掌上看吧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回归课堂
  “同学们,今天渡边老师不舒服,所以还是由我来上历史课,今天我们学习‘信仰’。”杜兰再次回到了第三新东京市,堂而皇之地站在讲台上,完全不怕seele来抓自己。

  学生们都惊呆了,随即欢呼起来,他们最爱的老师回来了。

  杜兰微笑地压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我们先上课。”

  “同学们,你们知道什么是信仰么?”

  大家五花八门,各抒己见,有人说信神就是信仰,也有人说信任何一个东西都可以称为信仰。

  “你们说的都没错,但都没有说到本质上,所谓信仰就是可以让自己无偿奉献利益的事情,这件事情可以是正经事,也可以是荒诞不经的事情。而相同信仰的群体就是有相同分配关系的人。”“反之没有信仰的人,就是任何情况下都不愿意奉献自己利益的人,他们只接受交换,不接受无偿奉献。”杜兰依旧是老样子,语出惊人让学生目瞪口呆。

  和平日里受到的教育不同,但又很有道理。

  从利益角度出发,信仰就是在某些时候会无偿献出自己的利益。而没有信仰就是只接受交换,绝对不会无偿奉献,优先保护的也是自己的利益。所以自认为有信仰的人会害怕没有信仰的人,因为他们会觉得没有信仰的人只为了自己而活,和没有信仰的人是不可能做朋友的,因为没有信仰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随时出卖朋友。

  信仰就是相信一件东西,并且愿意无偿奉献自己的利益。这件东西可以是个神,也可以是道德规范,也可以是为人民服务,也可以是家族亲情,甚至可以是飞天意面神教和地球猫猫教……

  重点是为了这件事情,就算没有回报,也心甘情愿奉献。如果想着回报,那就不是信仰,而是交易。

  而交易就是自己利益不能受损的表现,就是没有信仰的表现。

  “不同信仰之所以矛盾重重,就是因为他们都把自己的信仰当做唯一,并且希望让别人也来接受这个信仰。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信仰只能是个人为之奉献的东西,如果推己及人那就是强迫了,就好像把手伸到我们的钱包里抢钱帮别人的信仰埋单,那是不对的。”“老师这段时间是深有感触,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群人叫嚣着信仰,却把手伸到了我们的钱包里,要我们为他们的信仰埋单,实在是大错特错。”杜兰差点就直接点名说是seele了。

  学生们也知道肯定是站在祭坛中间的那群家伙,seele不知道信仰了什么鬼东西,不但瞒着所有人,还要所有人掏钱。学生们本能地不愿意,毕竟他们又不信seele信的东西,甚至都不知道seele信什么。

  “老师,那么应该如何防止自己的钱包被掏空呢?”有个同学举手发问。

  杜兰说道:“好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自己也找个信仰,只要和他们不同,那么我们就可以坚定不移地对抗下去。我们生活在这个混沌的世界中,你们说什么事情才是值得我们奉献的?”

  “为了把地球建设得更加美好。”有同学这么说道。

  碇真嗣见杜兰回来,非常高兴,但现在也不得不思考他们到底能做什么。这段时间他也思索了很多的事情,人类和使徒,人和人,人和技术……但他还没有一个结果。

  明日香斜着眼睛看杜兰,她之前听说过杜兰驾驶零号机以匪夷所思的方法打败了雷天使,而且还用更加匪夷所思的方式训练碇真嗣,这让她不太喜欢杜兰,因为她觉得杜兰实在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开小差。

  作为从明日香型号克隆人中脱颖而出的幸存者,她是充满了竞争意识和危机意识,因为如果她不能做到最好,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那么她的生命就没有保障,所以她不得不张牙舞爪,不得不龇牙咧嘴,全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的不安和焦虑。其实她是很羡慕碇真嗣有个司令老爹,有这么强的同步率,甚至还有个开小灶的老师。有这么多人支持碇真嗣,而她自己什么都没有,她只能靠自己,只能努力地活下去。

  在这样的生存压力之下,明日香看似开朗傲慢,其实神经高度紧张,稍微一个意外就能让她崩溃。

  她能依靠的就是二号机,只有通过战斗不断证明自己而已。所以明日香是真的可怜,碇真嗣好歹有个爹,而绫波丽又没设置感情不懂得害怕,只有明日香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所以杜兰问有什么信仰是值得大家奉献的,明日香完全不知道,因为她感觉自己空荡荡的,根本不能给世界什么,自然也就找不到信仰。

  信仰绝对是免费又昂贵奢侈品,毕竟有能力奉献的人才有资格信仰,有时候很多人连自己有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能看到自己没有什么。

  明日香就是如此,她唯一知道自己拥有的就是二号机驾驶员的身份,其他一无所有。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能信仰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能花什么在信仰之上。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无情,夺走了她的一切,不给她任何的选择,这个世界是如此恶心,留给她的都不是她需要的。

  而信仰是需要选择的,明日香则知道自己不能选,她看向了碇真嗣这个官二代,就算离开神经元也一样有容身之处。又看向了绫波丽,虽然同为克隆人,但绫波丽被压制了感情所以随波逐流。而自己?神经元给了自己感情,却没给自己选择的权力,自己有感情还不如没有。

  信仰?这种东西和自己无缘。

  “这位新来的同学,你怎么不发言,听不懂岛国语言么?”杜兰表示自己离开一会儿,就多了一个新同学,这个时候自然是要找她发言。

  “我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明日香用冷漠来保护自己,毕竟说自己不感兴趣比说自己没有选择要轻松很多,也不会让人看出自己外强中干。

  “那我推荐你信仰‘使徒的命也是命’,你也不用特别奉献什么,只要在战斗的时候放放水就可以了。”杜兰表示这个信仰对驾驶员来说非常容易就能实现,完全不需要多余的奉献。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明日香表示自己只听自己的。

  碇真嗣心想明日香真的是太虎了,根本不了解杜兰老师的可怕,他可是会开着吉普车撞人的啊。

  杜兰眯起眼睛,心想难管的少年人加一。于是他说道:“今天放学后,你留下来别走,和碇真嗣一起参加课外训练。”

  碇真嗣一听不自觉地笑了,不知道是高兴训练恢复,还是高兴终于有人得和他一起受苦,总之他笑了。

  而明日香对此还一无所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