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嫡女重生记 > 铁奎番外(31)
  一只大黄狗躺在院子里的棚子下面,伸出红舌头一伸一缩地喘

  着粗气。坐在它旁边的小少年,眼睛半眯着,手里的小扇子有些一下没一下地扇着。

  春妮将衣服跟被单收进屋出来,就看见小儿子面团在那打瞌睡。

  走过去将面团抱起来,春妮在他屁股上拍了两下骂道:“这么大了睡觉不会自己上床去吗?”

  面团也没感觉到疼痛,双手扣着春妮头靠在他肩膀,呼呼睡了起来。

  刚将孩子抱进屋,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她。将孩子放到床上,春妮就走了出去。

  打开门,看见外面站着的人春妮笑道:“是小草呀,快进屋来坐。”这叫小草的妇人,是去年从金家村嫁过来的。

  小草犹豫了下还是道:“不用了。春妮姐,我刚从娘家回来,听说你娘病得昏迷不醒金家的人都不管。”

  春妮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

  金老太死了以后,金氏就很少回娘家了。可年初的时候齐老汉病逝了,养子的亲生父母为了霸占齐老汉留下来的几亩薄田跟两间土胚房将金氏赶走了。

  金氏无处可去只能回金家,而金家根本就不将她当人看。吃的是剩下来的清汤寡水,睡的是牛棚,且日日要从早忙到晚。不仅如此,还得经常挨骂挨打。铁打的人,也禁不起这样折腾。

  小草是个心善的人,她觉得金氏太可怜了,所以就忍不住跑过来跟春妮说一声。不过看到春妮的难看的脸色,小草也有些害怕:“春妮姐,是我多管闲事,你就当我没来过。”

  春妮回过神,摇头说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若你不说我还不知道。”

  小草摆摆手手道:“不用、不用。”说完,赶紧转身回家去了。要让婆婆跟丈夫知道她多管闲事,非骂死她不可。

  铁虎跟段小冬两人去放水到田里,回来就看见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春妮。铁虎问道:“春妮,怎么了?”

  春妮说道:“她病得快要死了。”

  哪怕没指名道姓,翁婿两人也知道春妮指的是谁。铁虎说道:“你想带她去看病?”

  “阿爹,若她横死于奎子的前程不利。”春妮对金氏是半点情分都没有,生养之恩也早就在谩骂之中消除殆尽。她现在想救金氏,完全是为了铁奎。

  铁虎嗯了一声道:“那你跟冬子去金家村接了她到镇上看病。”

  春妮嗯了一声,又有些踌躇地问道:“阿爹,等她病好了无处可去,到时候该怎么安置?”总不可能病好以后再送去金家,那还不如不治呢!当然,若是金氏自己要跑回金家去,那她也不会管了。

  这个问题,当年铁奎就问过。铁虎说道:“在村子里租一间屋给她住,每个月送些粮食跟钱过去就是。”

  虽然铁虎将家政大权交出来,但铁家真正的家主还是铁虎。没他发话,春妮也不敢擅作主张。得了这话,春妮心里就有底了。

  夫妻两人在牛棚找到了金氏,此时金氏已经陷入了昏迷。

  刚靠近金氏,春妮就被她身上的恶臭熏得吐了起来。

  段冬子说道:“春妮,得先给她洗干净,这个样子送去医馆人家大夫都不给治。”

  春妮带着金氏去了小草娘家,先给金氏从头洗到脚,然后借了小草娘一套衣裳给她换上。然后,才带了她去镇上看病。

  大夫给金氏诊完脉,然后骂了段冬子:“有你这样当儿子的?你娘都病了好几天,怎么今天才送来。”

  春妮忙说道:“她是我娘。”

  大夫这才没继续骂,开了单子说道:“病得太严重了,我先开一副药给她吃。”

  抓了药,也没回去,直接就在在大夫这里煎了。

  春妮让段冬子守着药炉,她去外面买了吃食回来。

  夫见金氏吃得下粥,说道:“两刻钟以后,再给她药。”以金氏的这种情况,应该很快就能醒来。

  药煎好了,就用勺子喂。药那么苦,昏迷之中的金氏也一口没剩地喝完了。

  当日,夫妻两人就留在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馆守着金氏。

  到第二日早晨,金氏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金氏就看见了春妮,当下一脸惊恐地问道:“怎么在这?”

  春妮冷笑一声说道:“除了我,你以为还有谁送你来医馆治病?”

  金氏这段时间真正的吃足了苦头。确切地说,从离开铁家以后她就再没过一天好日子了。

  春妮也懒得兜圈子,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我送你回金家;一个是你随我回铁家村。”

  金氏狂喜,然后想起凶悍的铁虎怯怯地问道:“你爹准许我回去吗?”回了铁家,就能过上以前的好日子了。

  春妮很快打破她的幻想:“你已经被我爹休了,怎么可能让你回铁家。”

  金氏的神色,瞬间就黯然下来。

  “虽然我巴不得没你这样的娘,可谁让我倒了八辈子霉托生在你肚子里。念在你生养我的份上,我给你养老。”说完,春妮盯着她说道:“我会在铁家村租一间屋给你住,每个月给你五十斤粮食跟五十文钱。你若是敢送去金家,你就是饿死我也不会再给你一粒粮食。”

  金氏垂下头道:“好。”不管如何,春妮也给了她一个容身之所。至于金家,这段时间就跟噩梦似的,她是再不想回去了。

  夫妻两人带着金氏回了铁家村。在路上,春妮琢磨着该去租谁家的房子。一间房,可不好租。结果回到村里,她才知道铁虎已经租好了房子。

  听到是村子后头那两间土坯房,春妮有些迟疑:“阿爹,那房子也太破旧了。”那房子的主人无儿无女,十多年前去世后就一直空置着。漏风漏雨不说,一面墙还倒塌了。

  “这房子再破旧,总比牛棚好。”就金氏的性子,铁虎可不想让她住村里头,没的惹是生非。至于住别人家去,更不行了。

  春妮没吭声了。

  铁虎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说道:“房子破旧,让冬子带人修缮就是了。”

  对春妮来说这房子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