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情生意动 > 24V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男女之前爱恨情仇也不是分手就能画上终点,再次见面一个已婚,一个未婚,偏偏中间扯出一个孩子,真是作孽啊。

  宁冉声也终于明白许澄为什么要居住到清市去,原来是躲一段前程往事。

  宁冉声站女性角度多少是有点同情许澄,如果不是极爱是不会生下前男友孩子,如果不是极恨,又怎么会负气远嫁他人。

  不知道许澄口中那做采购老公又是一个什么存了。

  但不管童童到底是不是顾东洺孩子,宁冉声觉得顾东洺都是一个让人讨厌存,如果童童真不是他女儿,事情就像许澄说这样,顾东洺有着严重臆想症;如果童童真是孩子,他有什么资格发脾气么?

  而许澄这个女人,柔柔弱弱外表透着一股倔强好胜。她望着顾东洺一双眼眸好像蕴藏着深潭里水,冰凉如水却平静无波,如同她说话声音,寡淡冰凉。

  顾东洺还咻咻地生着气:“不管如何,这个dna你同意要验,不同意也要验!”

  许澄不怒而笑:“顾先生,我想你真误会了,另外童童虽然小但已经懂事了,如果你再说胡说八道,影响她和她亲生父亲感情话,我一定会告你。”

  “好,我就等你告我。”顾东洺深吸一口气,整个人已经是气坏节奏,望向秦佑生:“秦律师,她不经过我同意就偷了我种,法院会怎么判?”

  宁冉声嗤笑一声:“顾总真搞笑,你当法院是你家啊,许小姐不告你强—奸就不错了。”

  秦佑生把宁冉声脑袋按住,淡淡道:“如果徐小姐孩子真是顾总,法院也是会建议你们协商解决。”

  就这时,别墅门再次被打开,从外面进来江行止眯眼看了里面情景,走到秦佑生和宁冉声跟前:“你们俩晚上是要住这里么?”

  秦佑生本对这事不感兴趣,望向宁冉声,宁冉声看向许澄:“许澄,你要一块儿走吗?”

  许澄感激地看了眼宁冉声,抱着童童走向宁冉声这边。

  顾东洺抿了下唇,面色阴沉。

  秦佑生走到顾东洺身旁:“今晚大家都不适合认真详谈,顾总还是改日另约许小姐吧,不然顾总一直强行留许小姐这里就是非法□了,之后顾总跟许小姐若真法院见面,非法□这点对顾先生也是不利。”

  顾东洺眸光依旧冰冷,但是也缓了缓脸色,对别墅一位西装男开口:“送秦律师和江律师他们离去吧。”

  “不用麻烦顾总了,我开车过来了。”江行止道。

  ——

  江行止悍马空间很大,许澄抱着童童坐副驾驶上,宁冉声跟秦佑生坐后头,那么几个人上了车后,整个车厢还十分宽敞。

  外头依旧下着大雨,雨水密密麻麻地拍打挡风玻璃上,江行止驾驶着车子沉稳地行驶山间公路一路盘转而下,雷声轰鸣,大雨如注,飞闪而过山峰黑压压,好像就要倒塌过来一样。

  对比外面“雷声千嶂落”,车厢越发显得安静了。

  江行止只开车不说话,许澄抱童童不说话。宁冉声靠秦佑生肩膀想还留车站张小驰,心里着急万分,之前她别墅给家里打过电话,电话是宁贝贝接听,她套问了两句,得知张小驰还没有回家,随后她给火车站服务台打电话,才知道张小驰还火车西站。

  经历一场惊吓童童趴许澄怀里脆生生地开口问:“妈妈,那个叔叔到底是谁啊?”

  “一个妈妈以前认识人。”许澄摸了摸童童脑袋,“童童你记住了,他是一个骗子,所以他说任何话你都不要相信,知道吗?”

  “知道了。”童童用稚嫩地语调保证说,“童童一点不会骗走。”

  宁冉声听许澄和童童对话又有点疑惑了,难道顾东洺真有臆想症?

  她看过顾东洺八卦绯闻,总结起来不过一句话,一个花心又有钱男人,他跟许澄又有什么过往呢,按照许澄性格,也不像是会跟顾东洺扯上关系样子……

  车子进入了市区,许澄对江行止道:“前面有个旅店,律师先生这里停车吧,我晚上这里暂住一晚吧。”

  江行止从来不是一个过分热心人,利索地将车停靠酒店门口。

  许澄解下安全带,抱起童童准备下车:“今晚谢谢你们了。”

  秦和江自觉没帮上多少忙,受不起这声谢谢,都静默不说话,只有宁冉声探出头对许澄说:“不用客气,许澄,你注意安全啊。”

  许澄下车后,悍马再次缓缓驶入主道,一路沉默江行止终于说话了:“现去哪?”

  宁冉声自责地敲了下自己脑袋:“可以送我去火车西站么,我有一样很重要东西落那里了。”

  秦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