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情生意动 > 23第二十二章
  包厢隔着一副山水锦屏,里面点线香清香宁远,外间一位佳人正弹奏一曲琵琶语,时而嘈嘈切切如雨打芭蕉,时而清脆婉约如泉水叮咚,饭庄引入山里活水,清澈山泉细细缓缓沿着玉石管子流入包厢里小鱼缸里,潺潺有声。

  秦佑生收起心底烦乱,沉下心思,继续听顾东洺打电话。

  顾东洺已经按掉了免提,接电话时一直缄默不语,过了很久,才说一句:“你们到底会不会做事?”

  秦佑生蹙眉,拿出手机给宁冉声拨了一个电话,没有接听。

  作为一位律师,有些信息会自动脑子里碰撞然后组合成某个猜测。

  冉声去了清市,顾东洺近关注点也清市,冉声回a市还没有过给自己打电话……虽然有些猜测很凑巧,但不能因为凑巧就否认掉可能性。

  顾东洺很挂断了电话,站起来抱歉道:“突然出了点急事,我先行一会……”顾东洺说完,伸手拿起外套穿上。

  同时他助理很反应过来,对秦佑生和江行止说:“刚刚两位大状都没怎么喝酒,不如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

  “不用了。”秦佑生谢绝了助理好意,待顾东洺已经走出包厢时,秦佑生也起身走顾东洺身旁,如果忽略秦佑生眼里阴沉,这个男人依旧是一身清风雅月气质。

  顾东洺一直很清楚,秦佑生这个人也只是外表斯文而已。

  “秦律师,还有什么事?”顾东洺停下脚步,耐着性子问。

  秦佑生抿唇一笑,顿了下开口:“顾总,我必须有提醒你一次,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绑架他人行为是犯法。”

  顾东洺愣了下,也不打算隐瞒秦佑生:“抱歉,是下面人不懂事,我现就是去解决这事。”

  秦佑生暂时还不能肯定那声音就是宁冉声,想了下说:“我跟顾总一块儿去。”

  顾东洺笑了下:“这事就不需要麻烦秦律师吧?”

  秦佑生侧过头,像是听不懂顾东洺话里意思,直接道:“顾总,走吧。”

  ——

  被强行绑上车后宁冉声先是骂,然后开始讲道理,道理还是讲不通后,开始将一条条刑法背给这群西装男听,从“绑架罪”背到“非法拘禁罪”,但是效果甚微。

  一路过来,车子来到一幢山间别墅,当宁冉声再次跟着许澄被“请”进去时,一位西装男不小心抓疼了她手臂,宁冉声抬眸瞪了眼这位男人:“记好了,故意伤害罪。”

  “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们老板只是想请你们来这里坐一坐。”为首一位男人解释说。

  宁冉声不屑地哼了一声:“坐你头啊,你们杀了人是不是狡辩为了他好,是想让他早死早超生啊。”

  西装男不再狡辩了,倒了三杯水放茶几上,看架势真像请人过来做客似。

  童童之前还许澄怀里哭,现已经哭睡过去了,许澄抬头对西装男说:“你们送这位小姐走吧,你们顾总要见人是我,跟她无关。”

  西装男也后悔把这位佛爷抓上车:“这位小姐,刚刚多有得罪,我们现就送你回去。”

  宁冉声想了下:“那你先把手机还给我……”

  西装男看了她一眼,把一只白色手机递还给了宁冉声,结果宁冉声拿着手机先是对着自己被抓红手臂一阵猛拍,然后拨了秦佑生电话,挂上电话后开口:“我不走了,我要等我律师和警察来了再走。”

  ……

  秦佑生已经跟顾东洺坐同一辆车上,他接到宁冉声电话挂上后,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沉沉开口:“顾总,我想知道为什么我女朋友也被你人‘请’了去?”

  顾东洺哪知道秦佑生女朋友为什么会跟许澄一起,侧头望了眼车窗外:“我想这是一个误会。”

  秦佑生并不接话,他不想承认下这个“误会”。

  “另外我想问下秦律师,如何争取要回外面女儿?”顾东洺淡淡询问。

  “外头女儿?”秦佑生目视前方,“可以参考私生女处理方法,首先应该跟孩子母亲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再要求法院确认你跟你女儿之间亲子关系。”

  顾东洺:“如果孩子妈妈已经结婚了呢?”

  秦佑生先愣了下,不疾不徐道:“顾总,你确定孩子真是你么,千万别是一个误会才好。”

  顾东洺沉默了一会,冷冷道:“错不了。”

  突然下起了骤雨,秦佑生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外头狂风暴雨将道路两旁灯光冲刷成淡黄色,同时大风将雨水吹散,也吹散了投路上车前灯,道路一片虚笼……

  这样可视度极低盘山路上,一辆黑色车子沿路行驶,过了会,一辆霸气悍马也跟着它盘山而上。

  终于,前头车停了一座别墅跟前。

  司机拿出两把伞,顾东洺和秦佑生各自撑着伞走进了别墅,立大门口视线各自一转,分别落沙发上两位女人身上。

  ——

  当门外传来停车声,宁冉声眼睛便一亮,转过脑袋盯着大门。

  待客厅大门被打开,狂风暴雨夹带着夜风立马呼呼往里灌进来,凉意跟着侵袭入内,茫茫风雨中,走进两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