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情生意动 > 12第十一章
  “哇,你们两个一起了?”王臻明知故问,不可思议地看着秦佑生。

  秦佑生看着宁冉声,俊雅眉眼荡起舒心笑意:“既然有人问了,那就给句准话吧。”

  宁冉声嘴角忍不住上扬,不仅点了下头,还对王臻做了一个“k”手势。

  “真是一点风声也不透啊。”王臻继续演戏,明明是清楚知情人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样子,“按照你们速度,今年结婚没问题吧?”

  结婚?宁冉声立马有点歇菜了。

  女人对恋爱和婚姻观念是不同,恋爱可以不停分分合合反复折腾,终结果分手或结婚,甚至每一次失败恋爱可能还都是一种经验;而婚姻呢,结婚证钢印把两个人以法律关系绑定一起,它比恋爱赋予了神圣意义和责任,即使这样法律关系也是可以解除,但一次失败婚姻都可以让一个女人伤筋动骨。

  所以宁冉声对结婚态度是:玩不起,也不想玩。

  秦佑生看了眼不再说话宁冉声,兀自唇角带带笑,语气轻松:“结婚是大事,冉声还小,再相处几年吧,现就结婚了,万一到时想换还要去一趟民政局,也是一个麻烦事儿啊。”

  宁冉声斜睨了秦佑生一眼,真不知道她跟秦佑生是心意相通呢,还是心有灵犀呢?

  ……

  饭后,双方各回各事务所,王臻有案子需要跑一趟卫生局,宁冉声很空闲,回来整理了一会案卷就有点犯困,索性戴上眼罩、穿了上空调衫趴桌上午睡。

  午休时间办公室没有人,静得可以听到中央空调吐出冷气丝丝声。

  近事务所助理们小团体现象严重,中午有个实习生请大伙吃兰州拉面,虽然她也邀请了她,但是语气明显不对,还没有等她回答,另一个实习生就插话说,“小茹,冉声有次说她不喜欢吃牛肉拉面。”

  王臻为了她也没有跟她们一起,所以宁冉声就把秦佑生给她自助餐卷分给了王臻一半,秦佑生告诉过她,朋友贵真不贵多。

  才眯眼了一会,办公室就响起了脚步声,是有人回来了。

  宁冉声继续趴着睡,直到她们交谈对话声传到她耳朵,因为她们提到了自己名字,宁冉声一边睡一边把耳朵竖高高。

  “……”

  “外头真热啊。”

  “能不热么,四十二度啊。”

  “对了,那个宁冉声是不是真家里很有钱啊,我看她穿衣服都是名牌啊。”

  “不一定吧,家里有钱还会坐公车,我有一位女同学家里只是一般有钱,毕业后家里立马买了一辆代步车给她,所以我看她估计是打肿脸充胖子吧。”

  宁冉声无意识摸了下自己脸,继续听下去,心都要跳出来了,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生气。

  “可能是男朋友有钱吧,不过不管如何,这都不关我们事。”

  “对啊,工作吧,实习结束还不知道能不能留这里呢,我听师傅意思是可能要走几个呢,就是不知道走是谁。”

  “谁知道呢,希望我们俩都能留下来吧。”

  “……”

  宁冉声办公桌位于办公室里面,椅子后面就对着落地窗,加上整理好案卷高高地堆桌上,她又是趴桌上睡觉,所以她们背后讨论她时,肯定不没看到她也这个办公室。

  廖初秋事情,王臻责备过她太冲动,所以现她是不是一定要忍住呢?

  宁冉声深吸一口气,还是没忍住,她假装刚睡醒样子伸了一个懒腰,慢慢悠悠地站起来,然后拿起桌上茶杯往茶水间走去。

  见她突然站起来,俩实习生整张脸都僵硬了,反应一个对她扯了扯嘴角:“冉声?”

  宁冉声面无表情地路过她们办公桌,走到茶水间时候,转过头解释了句:“哦,你们说没错,我男朋友确挺有钱。”

  宁冉声悠哉游哉地从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回到办公桌,想了想给秦佑生发了一条短信:“我刚刚告诉俩同事我男朋友挺有钱,这算撒谎吗?”

  ——

  江行止和秦佑生办公室两两相对,中间是助理们用外间,宇达写字楼所有办公间都用钢化玻璃高隔间,内设自动化百叶窗,视野通透,光线充裕。

  午休时间,秦佑生江行止办公室坐了会,收到宁冉声短信时,他抬头问江行止:“我还算有钱人吗?”

  江行止打量着看着秦佑生:“我说你是不是太闲了?”

  秦佑生不理会江行止,低头给宁冉声回了短信:“幸好你没有说他是富豪。”

  江行止拿出需要看文件,随意地问秦佑生:“上次跟你女朋友打架女人查得怎么样了?”

  “殴打声声叫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