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仇人总想攻略我[重生] > 第56章 番外一
  柳鹤虚弱地躺在地上,力量一点点地从他的身体中流逝,他的视线渐渐地变得朦胧起来,甚至就连那个人的容貌,都看不清了。乐文小说

  那个人啊,那个人,他在心底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或许这是他最后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吧。

  哪怕重新来过一次,他也没能改变结局。即使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也后悔过那么多时间,可他还是那个柳鹤。

  那个自私自利到极点的柳鹤。

  他的记忆仿佛又快速穿梭到前世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叫墨宸的时候。

  秘境中,他用剑狠狠地刺向了那个人腹部,看着那个人好看的一双眼里的目光,由惊讶到愤怒再到怨恨,然后渐渐地死去。

  一直以来怨恨嫉妒的人死了,柳鹤本以为自己是开心的,可是当他看见那人躺在地上冷冰冰的尸体时,心里却感觉有个地方,空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塌了下来。

  “裴原。”他轻念着这两个名字,渐渐蹲下身来,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那人的手。

  他感受到那人手心里的温暖,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跳出与那人相处的许多画面,甚至连他遗忘了很久的画面,此时不知怎么得也突然想了起来。

  不知不觉,视线就渐渐模糊了,有种奇怪而又陌生的情绪袭上柳鹤的心头。

  但他很快就把这种情绪抛之脑外,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莫过于权势,莫过于站在高处,掌握着他人的生死。

  可是他却不知怎么的,连他也说不出来理由的,他将那人的尸体,收进了一个储物戒指,一个以前从未装过任何东西,以后也不会有任何东西来打扰那人的储物戒指。

  可这世界却像是对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当醉仙阁的长老们过来和他说,他就是醉仙阁阁主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时,柳鹤那一瞬间,心里却闪过一个黑发黑眸男子的容颜。

  作为醉仙阁唯一的少主,柳鹤一下子得到了他原来没有,并且一直渴求的尊贵地位。

  之前难以达到的实力,在他渐渐觉醒血脉之后,也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身份地位有了,实力也有了,但是他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而这时候,命运又对柳鹤开了一个玩笑。

  在裴原还没死的时候,云仙门招收了一个新的弟子,十几岁大,还是个少年。少年十分年轻,资质非凡,一进门就被掌门收为弟子。

  同样的资质非凡,同样的容貌出众,那少年,曾经也是柳鹤的眼中钉。

  但后来,当柳鹤成为醉仙阁少主后,那颗眼中钉,还是眼中钉。

  柳鹤并不想承认,那是因为,在裴原死后,他仿佛失去了动力,明明杀死裴原的人是他,但是他却感觉自己的灵魂也随着裴原一起流逝。

  杀死那个少年,成为了柳鹤新的目标。

  凭借着柳鹤现在的实力,杀死那个少年,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那柄曾经刺向裴原的剑,如今也刺向了那个少年,血一滴滴地渗进土里,少年的生命力一点点的流失,与此同时,柳鹤却感觉自己的实力暴涨!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他和少年其实是一体的。

  这种感觉很快就得到了验证,少年死后,一大串的记忆挤进了柳鹤的神识内部——

  柳鹤有上古神兽凤凰的血脉,而修士的身体难以承受住这暴戾的血脉,因此便需要一容器来容纳这个血脉。

  本体中含有修士能够承受的少量血脉,而容器内却承载着大部分的凤凰血脉

  只是与平常容器不同的是,承载凤凰血脉的容器,却是——人。

  区别就是那标志的银发,有银发者则是醉仙阁的少主,而黑发者则是容器。

  仅是一发色之差,地位就天差地别,而本体与容器融合的之后,等待容器的,只有死路一条。

  醉仙阁每一代的阁主,都享有着无上的荣光,而每一代阁主的背后,当相当于弑兄上位。

  同样是鲜活而有生命的人,同样是会爱会恨,会感受到痛苦的人,但命运却天差地别。

  一股说不出的悲哀之感充斥着柳鹤的心头,他只感觉自己的脖颈仿佛被人狠狠地掐住,根本喘不过气来。

  血淋淋的真相真得太过于残忍,如今的柳鹤已经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可是他却感觉自己失去了一切。

  又是那柄剑,那柄杀了许多人,也杀了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的剑。

  而这一次,柳鹤也准备用这柄剑,结束的自己的生命。

  只是他终究是舍不得对自己下手,归根结底是因为,他还是那个最爱自己的柳鹤。

  而这时候,对柳鹤来说,一个新的目标,又出现了

  ——成仙!若是他能够成仙!仙人法力无边,一定会有办法救活那人。

  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柳鹤也知道,他只不过是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古往今来,成仙者寥寥,柳鹤终其一生,也未能修炼成仙。

  生命的最后一刻,柳鹤祈求上天——若是能够再来一次,他定会……

  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忏悔,人生如梦,悔过一场,机缘巧合之下柳鹤得到了重生的机会。重来一次,成仙、权势、地位,他要,那个人他也要。

  只是从来一次又如何,他柳鹤还是那个柳鹤,自私自利,只爱自己的本性已经融入了他的骨血。

  又加上这个世界的许多事情都和前世的不同。

  重生并不能给柳鹤带来什么优势,反而让他成为了一个注定要死亡的容器。

  他看着本该属于他的身体,和他最想得到的人在一起。

  那一刻,恶念又起。

  果然人的本性都是不会变得。

  嫉妒,怨恨,杀念继续充斥着他的内心。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一个因果循环,前世,那人死在他剑下,这一生,他却死在那人剑下。

  只是那句从未说出口的“我爱你”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

  作者有话要说:  1柳鹤和墨宸原身其实是本体与□□的关系

  2今生的柳鹤是前世的墨宸

  3柳鹤_(:з」∠)_并不白,本性自私自利

  么么哒,因为还是一个新人,有写得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指教,再次么么哒,爱你们_(??ω??」∠)_

  求个新文预收,五月八号开文,还有一周的时间啦,很快就开文啦,现在正在加速存稿,求个预收么么哒~顺便厚脸皮求个专栏收藏qwq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