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 第2168章 没有底气
  老师一听,便明白,软软的家人一个也没有来,所以只有眼前的这位,自称是慕少凌下属的女人。

  她说道:“原来如此,那你会留下来看软软的比赛吗?”

  “嗯,会的。”念穆说道,她肩膀上还挂着一台相机,难道还不明显吗?

  “外面的观众席留了表演小朋友家属的位置,一般都是第二排开始的,麻烦你在那边等着吧。”老师说道。

  念穆点了点头,看见软软换好衣服走出来,她笑了笑,眼神里,慈祥又温柔。

  “姐姐,你能帮我绑一绑吗?”软软直接绕过老师,向念穆求助。

  念穆点头,蹲下,帮她绑好身上所有需要绑的带子。

  “好了。”她站起来,宠溺道:“我在外面看你表演哦,加油!”

  “好的,姐姐。”软软笑着,这些舞台,她早就习惯,也不会紧张,只是知道念穆在下面看着她,她想要跳得更好。

  念穆离开后,老师便开始帮软软扎头发。

  念穆走到观众席,找到上面贴着软软名字的椅子坐下。

  一共是贴了三张椅子,念穆选择坐在最旁边的一张,然后等待演出。

  软软学舞蹈的这个学校,念穆知道,在A市,甚至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学校,教舞蹈的老师,都是在国外大剧院见习过的,再回国开始教学。

  所以A市很多想要让孩子学舞蹈的家长都想着办法把孩子往里面送。

  只是,这里有钱也不一定能进,基本上得有舞蹈天赋。

  所以,每一场的公演,都能吸引很多喜欢舞蹈的小朋友与家长观看,尽管外面冰天雪地的,但是依旧很多人来看这场演出。

  念穆打开相机,看着以前拍的照片,几分钟后,周围空着的座位便坐上了很多人。

  只有念穆身边的两张椅子是空着的,她往后看了一眼,好些人已经坐好,空的座位,也没有几个了。

  她看了一眼腕表的时间,进来的时候她专门看了一眼外面海报的时间,演出差不多开始了。

  一个人影从身边经过,然后坐在给软软家长准备的椅子上。

  念穆愕然,抬头一看,居然是杜蕊蕊,旁边还有慕天瑜在坐着。

  杜蕊蕊也一脸愕然地看着她,“你怎么在这里?”

  “我看软软的表演。”念穆说道,也同时在纳闷,她们为何会在这边。

  杜蕊蕊看了一眼念穆坐的椅子,因为她没有靠在椅背上,所以看得清楚,上面写着软软的家长。

  她坐下,想到之前慕老爷子对念穆的偏心,心里便不舒服。

  她也不是要争宠,但是因为念穆的出现,他们这房整体都被慕老爷子给忽视了。

  “我也是来看表演的,天瑜喜欢芭蕾,但是一直不能进这个学校学习,所以来看看,之前学校说会给表演小朋友的家长留三个位置,我还想着让睿程一起,不过今天他刚好有事情,所以没来,也幸好没来,不然,得蹲在旁边了。”杜蕊蕊故意说道。

  念穆听出她话语外的意思,就是指责自己把位置给占了。

  “软软也没想到,她的婶婶还有妹妹会过来看她的表演。”念穆摆弄着手中的相机,若是以往她还是阮白的时候,她可能会包子一下,不会让老人家难做。

  但是现在,她已经是新的身份,在外面也不用顾忌什么慕家的和谐。

  更何况,就算她对杜蕊蕊好,对方也不会对软软好,念穆是知道,在慕家,对他孩子好的,只有孩子的太爷爷跟他们的爸爸。

  “怎么说,我也是软软的长辈,这个位置,显然就是给长辈坐的,你呢?软软虽然叫你一声姐姐,把你叫年轻了,但是你总不能认为,你就是大伯的女儿吧?”杜蕊蕊嘲讽着她。

  念穆的手握紧拳头,又听见她说道:“软软的母亲还在国外,迟早会回来的,按照大伯的长情,阮白回来了,就没其他女人什么事情了,即使跟孩子们处的好又怎么样,娶老婆的,是大伯他本人,跟孩子们没有多大关系,而且,血缘的亲情,比其他虚伪的感情要深厚得多。”

  杜蕊蕊说着话,指责着他的不是。

  她对念穆的不满,有来自慕老爷子,也有受蔡秀芬的影响,但是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认为念穆是小三。

  慕睿程以前也很爱玩,虽然说结婚以后他已经没有乱搞,但是杜蕊蕊还是会经常的疑神疑鬼,同时,慕睿程以前的那些名模女朋友,在他选择与其断交后,遇到杜蕊蕊,还会时不时的挑衅,展示以前慕睿程对他们的大方,还有对他们的好。

  所以,杜蕊蕊对念穆,是十分的讨厌,只是之前慕老爷子在那里,她不好表现出什么来,毕竟一个晚辈,要是表现出来,是要挨批评的。

  念穆垂眸,提醒着她,“平时,你也是这么教育天瑜的吗?”

  杜蕊蕊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她正好奇地看着这一切。

  她立刻捂住女儿的耳朵,瞪着念穆,“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的事,但是在孩子面前说这些,不太好,不过也好,至少你说了这些,我知道你是厌恶我的,以后吧,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是也麻烦你注意一下,说这些话,对孩子的教育不好。”念穆说道,要是那天晚上没有跟慕少凌做那些事情,她可以在这里严肃地表示自己跟慕少凌是清白的。

  但是经过那天晚上,她再也没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他们现在就是不清不白,虽然没有杜蕊蕊理解的那么不堪,但毕竟也是有那些接触。

  杜蕊蕊瞪着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周遭便暗了下来。

  舞台剧表演正式开始。

  杜蕊蕊即使有再多的不满,在灯光暗下来的瞬间,周围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她也是个有素质的人,松开捂住慕天瑜耳朵的手,不再围绕着刚才的话说话。

  毕竟,再说话,就要被人关注,惹起别人的议论。

  她拿起手机,把灯光调到最暗后,不断给慕睿程发着牢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