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农女为商:驯夫有方好种田 > 第683章 时沁的警告
  第683章时沁的警告

  苏大丫和苏三丫听到后心下大惊,苏大丫看向时沁,一脸的不敢置信,她颤着声问道:“莫非姐姐忘记我当年救过你们,你们这是要不认了么?”

  时沁一听,气的闭了闭眼睛,到如今她还敢这么说,人家苏二丫却是知恩不图报,她却是抓住这点恩情不放,这么多年,护了她多少事,便是真是受了她的恩情,也有磨灭的一天,她到现在还不知反省,还想要骗她。

  时沁睁开眼睛,一双美眸里有怒意,“苏燕,我们时家根本不欠你什么,当年自然也不是你救的吧,你敢对天发誓吗?”

  苏大丫立即举起手来要发誓,可是她看到时沁眸时轻蔑的眼神,她明白了,她知道了真相,就算她发誓,她也是不会信的,反而会嘲笑她敢随意发誓。

  苏大丫似乎什么都想明白了,她算了算日子,去年乡试开恩科,苏义必定下了考场中了举,而今入京赶考了吧,所以时沁见过苏二丫?

  苏大丫哈哈大笑,她慢慢地站了起来,看向时沁,“是不是苏二丫告诉你的?她来了?”

  时沁果然神色有波动,苏大丫全部落入眼中,她明白了,终于明白了,可是她为何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入京,还要见时沁,若是还能给她半年的时光,她必能弄死孔氏,坐上正妻之位。

  “我知道了。”

  苏大丫收起神色,却是朝时沁恭敬的跪下,匍伏于地,说道:“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犯下错事,只求姐姐不要将我送去奄里,我舍不得夫君,以后不管夫君能不能来,我都会安守本份的留在西院侯着。”

  时沁见她态度诚恳,放下心来,她如此有心计的人,想来也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见她悔过了,时沁便放两人回了西院。

  苏大丫一到西院,她伏在梳妆台前哭了起来,好半晌坐直了身子,盯着镜中的自己,自言自语道:“莫非我的气运尽了,老天给我的机会给我的气运,都用尽了?”

  “可是前一世她为何能成为正妻,而我却不能,为什么?”

  苏三丫站在旁边看着她这模样,吓得不轻,以为她疯了,刚要上前劝慰,苏大丫开口,“三丫,去准备一下,我要见二丫。”

  “她,当真来了京城?”

  “是啊,咱们的死对头来了,该死的我却还不如她,她弟弟有了出息,将来我与她必有云泥之别,所以要事先阻止。”

  “啊?大姐,咱们在时家如覆薄冰,咱们还是先不用管她吧,咱们先过好自己的日子再说,大姐,实在不行,咱们两人离开时府,咱们有了钱,在外头买些田地,不是过得很好么?为何还要去争。”

  苏大丫笑得很诡异,看着苏三丫说道:“因为我不甘心,我两世都不如她,凭什么,我占着先机,按理我要强过她,还有这两世她给我的耻辱,我都记得,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苏三丫听后,心里越发惊奇,两世?这是何意?

  ……

  苏宛平收到一张请帖,又是时府的,不过这一次写了名字,是苏燕的请帖,她要见她,还在护城河上的画舫里,那是在水上,她倒是识水性的,也不怕她对自己不利,只是她是如何知道她来了京城?

  苏宛平将请帖放在桌前,赵朋远一看,便立即制止,“不准去,那人可没安好心。”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她想去见苏大丫,在那河上,她能伤害她,难道她就不能伤害她么?当年的气可没有消,她这是送上门来的。

  赵朋远果然又劝不住,不过听到妹妹说带上青衣和白衣,倒也安心一些,杜储想要跟着去,苏宛平却打算让杜储以后跟在弟弟身边,上一次那件事后她仍心有余悸,虽说事后郑家与孔家说了情,待那韩跃这一次得中,便能娶了孔家庶女为妻,若是没中,韩跃便只有死路一条。

  东京城的护城河很宽,上面有无数画舫,说起来东京城极为繁华,苏宛平没有仔细的游玩,然而往护城河去的这一段路,听赵朋远说夜市是极为热闹的,勾栏瓦舍,评书、戏曲、杂技、相扑比赛,等等,还有州桥夜市里的吃食。

  除此外还有红火的风月作坊,等等,赵朋远知道的不少,但是他说从来不去那些地方,她可不相信,如此好玩的夜场,他这么有钱不去游玩一下。

  至于汴河上的画舫,却也是京城里的特色,汴河上除了那些往来的货船,便还有不少风月画舫,偶有四方大家来此表演,很受京城权贵追棒。

  苏宛平心里藏着事,便不曾将京城好好的看过,如今受邀来到河边,那儿停了一艘画舫,上面写着时府,想来是苏大丫准备的了。

  她从马车上下来,身上穿的是入京后订做的新衣裳,天蓝色的褙子,里头是淡粉色的长裙,发髻上饰品不多,但人看着并不朴素,反而低调中透着奢华,清艳中透着纯净,与当年苏大丫在梅岭县见到的她完全的不同的,甚至连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反而变得更加好看。

  要说长相七分,打扮三分,可是加上她的身段与那满满的自信,苏大丫看着竟然有些嫉妒,为何这人这么傻,这么天真,不懂得争斗,可是好事却都给她遇上了呢?

  这一世时烨是皇子,时凌并不是,她嫁给了逍遥王,上一世时烨不知是哪根葱,早就死在了盐场,时凌是皇子,她同样也嫁给了逍遥王,真是讽刺,这世上的事竟是如此的巧合。

  苏大丫看着她这模样便想起前一世她刚入京之时,苏二丫来接她,她当时也是这么看着她,她很漂亮也很贵气,她们之间也有了云泥之别。

  苏宛平从马车上下来后,便看到了画舫上一脸诡异盯着她看的苏大丫。

  还当真敢来见她,呆会她得想法子将她弄下水去,倒也不弄死她,就让她吃回苦头,免得还背一个杀人罪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