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最佳赘婿 > 第542章 穷山恶水出刁民
  查德等人见安妮也下车走了过去,便也打开车门,好奇的跟了上去。

  林羽和那个女助理还没等走到跟前,便听到大门口聚着的百姓正在那情绪激动地破口大骂。

  “混蛋,你们都是一群该死的混蛋!”

  “都是你们给我们带来了灾难,是你们害了我们!”

  “滚!你们快滚!哪儿来的滚哪去!”

  ……

  他们的声音中带有浓重的方言口音,可以确定是当地的居民。

  一帮人叫骂的同时还不停的挥舞着手里的木棍、锄头等武器,打砸着紧锁的大门,最前面的人用力的拽着绿色的铁栅栏大门,将大门撕拽的哗啦作响,要不是因为大门紧锁,他们早就宛如潮水般冲进去了。

  而铁栅栏大门里面,则站着一排荷枪实弹的军人,端着步枪冷冷的对着这帮捣乱的人群。

  林羽看到这一幕心头惊诧不已,没想到这帮当地的百姓居然敢到军营这里来捣乱,虽然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事,但是林羽大致能猜到,多半跟这次的病毒事件有关。

  “何,你靠后点,小心他们伤到你。”

  安妮看到前面情绪激动地人群,不由皱了皱眉头,拽着林羽往后站了站,显得有些惊慌。

  单纯从人数上来估量,这帮人可能有上百人。

  “没事,别担心!”

  林羽冲安妮淡淡的一笑,示意她别紧张。

  “我再重复一遍,请迅速撤离!请迅速撤离!”

  铁栅栏大门里面一个肩头扛着上尉军衔的男子望着外面大声叫骂的人群沉着脸说道,“否则别怪我们使用武力手段!”

  他话音一落,他身旁的士兵立马利落的把枪一扛,“哗啦哗啦”数声拉枪栓的声音同时响起。

  “来,你们往我脑门上打,来!”

  大门跟前,一个秃头的男子死死地把头顶在铁栅栏的缝隙中,大声的吼叫着。

  “就是,有能耐你们就开枪!反正你们害死了我们也不是一两个人了!”

  “来啊,你们开枪啊,有本事把我们都打死!正好一了百了”

  “恶魔,你们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后面的人群也顿时跟着激动地大喊大叫,碰撞的铁栅栏大门“呼啦哗啦”作响,好多人捡起石头朝着里面扔去,一帮士兵只能慌忙低头躲闪。

  里面的上尉看到这一幕气的面色铁青,气的牙根直痒痒,要不是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他早就把这帮刁民给打趴下了。

  “把枪放下,都给我把枪放下!”

  这时一身沉喝传来,就见军营大院里快速走出来一帮身着军装的军人,领头的是一个面色方正的中年男子,整张脸阴沉不已,宛如一块布满寒霜的铁板。

  林羽瞥了眼他肩头的军衔,不由微微一怔,没想到这个人肩膀上扛着的,竟然是大校军衔,显然是正师级别的干部。

  如果这种级别的军人放在京城确实多不胜数,但是要是放在这地处偏僻,条件艰苦的鸟不拉屎的山区,那绝对是极其的少见。

  既然连这种大校级别的人竟然都亲自到场了,那可见这次的军演有多重要。

  “你们手里的枪是用来对向敌人的,不是用来对向自己的同胞的!”

  中年大校走过来后冷冷的冲那个上尉和一帮士兵呵斥了一声。

  一帮士兵这才赶紧将手里的枪放了下来。

  外面的群众情绪也顿时缓和了几分,不过仍旧不停的叫嚷,他们也能够看出来,这次出来的官儿要大的多。

  “乡亲们,你们别激动,请静一静,请静一静,听我说,请听我说!”

  大校表情和缓的冲众人喊道,同时双手抬着在空中不停地往下压,“我是这里的最高级别长官,你们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我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大家听到他是这里的最高级别长官,顿时面色一振,声音又小了几分,既然管事的出来了,那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行了,大家都静一静,静一静!”

  这时一个身着中山装,皮肤黝黑,脸上皱纹深刻的老者冲身后的乡亲们喊了一声,“既然他们的最高长官出来了,那就由我代表大家跟他们谈!”

  中山装老者在这帮人中似乎具有极高的威信,他这话说完之后,众人顿时安静了下来,显然认可了由他做他们的代表。

  大校见人群情绪缓和了下来,忍不住长出了口气。

  他以前也是经历过战争的人,在面对枪林弹雨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畏惧,但是现在面对自己的同胞时,他却十分的无奈。

  因为这帮村民都是附近山区的居民,有文化的不多,喜欢认死理,所以不好跟他们讲道理,要是他们那股蛮劲上来,他还真有些无可奈何。

  “老哥,请问您怎么称呼?!”

  大校掏出一盒烟,颠出一根递向中山装老者,语气讨好的说道。

  要是任何一个人看到一个堂堂的大校竟然有些谄媚的给一个乡野村夫递烟,一定会惊讶不已,但是这个大校做起来的时候,却十分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虚伪和隐藏在骨子里的高高在上,俨然真的把这个村民当成了自己的老乡,自己的乡亲。

  老人把烟接过来,等大校帮自己点上之后,吧嗒了几口,这才说道:“我是后山石家屋子村的村长,在场的人都是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

  因为其他村子的村长要么生病了,要么病死了,所以在场的这些人中,就只有他这么一个村长了,大家伙儿自然也都认他当头儿。

  “哎呀,原来您老是本地最大的村子,石家屋子村的村长啊,失敬失敬!”

  大校连忙笑着跟这个老人握了握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说道,“老哥,您怎么也是一村之长啊,带着人来闹事,实在是有些不合适吧?!”

  “哼!”

  村长听到这话面色陡然一变,怒气冲冲的说道,“我们为什么来闹事,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们附近八个村,两千多户人家,死了快一半了,你们知道吗?!”

  他这话一落,后面的村民再次激动了起来,大声的叫骂了起来。

  “老哥,你先让他们安静下来。”大校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不说了,我们有话好好说嘛。”

  村长冲身后的村民招了招手,一帮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大校皱着眉头,面色焦急的冲村长低声说道,“老哥,上次我不就跟乡亲们说过了吗,这次病毒感染的事情事发突然,我们也是措手不及,不瞒你说,我们部队里也已经有上百名将士感染了这种病毒……”

  “活该!”

  村长面色陡然一寒,狠狠的呸了一声,怒声道,“就是你们在这里又是开飞机又是放炮的,惹恼了山神,山神才会降下这种怪病惩罚我们的!”

  “对,就是因为你们带来的灾祸!”

  “你们死了活该!可恨的是你们连带着我们也受到了山神的惩罚!”

  “你们对山神如此不敬,都应该下地狱!”

  后面的村民听到村长这话,顿时也跟着大声的叫骂了起来,显得极为震怒。

  大校听到他们提到“山神”顿时禁不住连连摇头哭笑,十分的无奈冲他们说道:“乡亲们,我说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山神!”

  “首长,他们这里的人信奉山神,你怎么跟他们解释都没用的。”

  他身后的一个中校级别的干部凑够来跟他说道。

  因为这里地形的复杂,导致这里有些闭塞,跟外界的发展有一定的差距,科学技术和观念也都相对落后,所以才导致了他们这种信奉山神的愚昧思想。

  其实本来随着他们村子的发展,他们对于“山神”的概念已经变得越来越淡化,但是这次病毒感染事件的出现,让他们把这种封建落后的信仰又重新拾了起来,他们以为是这帮士兵的军演惊扰了山神,所以才降下灾祸惩罚他们。

  这也不能过多的苛责他们,毕竟千百年来人类向来如此,当出现无法解决的灾难与困惑,都会寄希望于神力天道。

  听到这个大校竟然敢否认山神,一帮村民愈发的愤怒,再次大声的叫嚷了起来,显得愤怒不已。

  “乡亲们,乡亲们,你们听我说!”

  大校见状急忙冲众人安抚道,“我们手里现在已经有了一批能够遏制病毒的药丸,因为谨慎起见,我暂时没有大量的给咱们的村民发放,先让我们军营的士兵进行了服用,等他们试过之后,确实有效,我便会给大家分发这种药物!”

  “我们才不信你呢!”

  先前的那个秃子站出来冲这个大校怒声道,“先前我们就是听了你的蛊惑,让你们派出的什么狗屁专家医师给我们的乡亲看病,结果却把他们都害死了!”

  “就是,我们才不信你呢,我们的人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那几个专家医师才该死,但凡他们看过的人都死了,他们一定是魔鬼的化身,应该拿他们来祭山神!”

  “对,应该拿他们祭山神,把人交出来!”

  “快,把人叫出来!”

  一帮村民情绪再次紧张无比,冲上来拽着大铁门用力的撕扯了起来,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拽着铁栅栏往上爬了,想要从外面跳进来。

  “首长,你跟他们解释是没用的,要我说,直接开枪吧!”

  先前的那个上尉沉着脸冲大校说道,方才他早就已经料到了这帮刁民一定会发生暴动,所以提前让自己下面的人都换上了橡胶子弹。

  橡胶子弹的威力虽然极大的小于实弹,不会害人性命,但是其打在身上的疼痛程度,并不亚于实弹,要是万一打中下体等要害部位,也仍旧一定致死的可能。

  不过他这帮手下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阻止过好几次暴动,所以不会闹出人命。

  只要他们的首长一发话,他便有信心能够击退这帮人。

  “首长,要我说就开枪吧,暂时先把他们吓退吧,要是任由他们在这里闹也不行啊!”

  大校身后的中校也沉声劝说道。

  “就算现在击退他们又能怎么样,难道你能阻止他们半夜里往军营里扔燃烧的油瓶子吗?!”

  大校沉着脸面色严肃的说道,“再说,他们本来就对我们抱有极大的敌意,这枪要是开了,他们的敌意只会更重,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拒绝我们的帮助与医治,那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可是我们为他们着想,他们一点都不为我们着想啊,他们这么闹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中校叹了口气,有些愠怒的说道,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没一会儿他们的大门都得被这帮村民给拆了。

  “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自然得为人民考虑,吃点委屈,就吃点委屈吧!”

  大校望了眼有些松动的铁栅栏大门,颇有些无奈的长长叹了口气,“一会儿他们冲进来,不管是砸也好,打也好,我们只能躲避,不能回击!”

  “是!”

  中校十分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一声。

  “对了,你们快去派人,把军营里的几位专家医师保护起来!”

  大校似乎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急忙转过头冲身后的几个手下说道,“必要时,可以付诸武力!”

  他知道,这帮村民口中念叨的拿那几个专家医师祭山神,不只是说说而已,他们冲进来之后,真的会对这几个专家医师下手。

  他说话的刹那,整个铁栅栏大门哗啦作响,显然用不了多久就要被众人给推倒了。

  林羽望着一帮接近疯狂的村民,忍不住感叹,不知该用“穷山恶水出刁民”来形容他们还是该用“愚昧无知”来形容他们。

  他见这么闹下去也不是办法,准备挺身而出,但是没等他站出去,他身旁的安妮突然往前走了几步,冲着那帮暴动的村民大声喊道,“你们都错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山神,你们生病也不是什么惩罚,是因为一种病毒,一种病毒!”

  因为用力的过猛,安妮整张白皙的面庞都胀成了粉红色。

  离她最近的一帮村民听到这话顿时转过身来,满脸疑惑的望着她,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洋人,他们十分的好奇与惊诧。

  “你们听我说,我是医生,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帮大家对付这种病毒,帮助大家恢复健康的!”

  安妮将手罩在嘴上,大声的冲一众村民喊道,“请你们停下来,听我说说几句话!”

  听到她的喊声,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停下来转过身对向了她。

  “你们听我说,我是米国医疗协会的副会长,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我相信,只要我能找出病毒感染源,就一定能帮你们医治好你们所说的‘怪病’!”

  安妮极力表现出一副诚恳的神色,冲众人解释道。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

  听到安妮的话后,先前挤在铁门跟前的那个秃子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上下打量安妮一眼,皱着眉头问道。

  “我是医生,米国医疗协会的医生!病毒方面的专家!”

  安妮说着急忙拿出了自己米国医疗协会的证件,展示给众人看。

  “大家听到了吗,这个洋鬼子也是医生,我们用她祭山神也一样!”

  秃子压根没有理会安妮的话,直接冲一众村民呼喊了一声。

  他话音一落,一众村民顿时群情激昂,立马朝着安妮围了上来,作势要来抓安妮。

  安妮的几个保镖见状吓坏了,立马朝着人群狂奔了过来,想要解救安妮,但是为时已晚,他们还没冲上来,人群已经整个的将安妮围在了里面,将他们挡在了外面。

  “抓住她,抓住她祭山神!”

  人群一边大声的叫嚷着,一边伸出布满泥垢的脏兮兮的手臂过来抓安妮。

  “啊!退后,你们都退后!”

  安妮吓的花容失色,从小到大一直跟彬彬有礼的上流社会打交道的她哪见过这种架势,看到周围挤满的粗糙面容以及伸过来的黑乎乎的手掌,她彻底的吓坏了,内心不由生出一股巨大的绝望感。

  不过眼见她要被众人抓出的刹那,一个人影突然间从天而降,接着利落的两脚踢了出去,将她面前的众人连带着踢倒了一大片。

  安妮身旁的压迫感顿时减轻了许多,她立马转身朝着那个人影看去,见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羽。

  林羽面色阴冷,突然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抱着她身子一转,接着又是一脚踢了出去,将从后面袭来的一个男子狠狠的踹飞了出去,跌落在了人群里。

  “谁再上来,别怪我不客气!”

  林羽手腕一转,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黄色的符纸,猛地往上一扔,砰的一声巨响,只见符纸立马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火光,随后一闪而逝。

  一众村民看到这种奇怪的景象陡然间被吓住了,这才安静了下来,眼神颇有些畏惧的望着林羽。

  安妮吓得紧紧的缩在林羽的怀中,面色惨白,大气都不敢出,不过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因为感受着林羽温热的胸膛,她自心底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安全感。

  林羽紧紧的揽着怀里的安妮,冷冷的扫了周围的人一眼,目光如刀,吓的众人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什么人?!”

  秃子率先回过神来,迅速的往前踏了一步,指着林羽骂道,“你手里的刚才是什么东西!”

  “秃子,不准对道长无礼!”

  这时石家屋子的村长立马冲秃子呵斥了一句,站出来打量林羽一眼,冲林羽恭敬道:“小师父,您刚才手里拿的,可是道家的震邪崇符纸?!”

  “不错。”

  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会道术的道士。

  “小道长,失敬了!”

  村长闻言面色一变,恭敬无比的冲林羽鞠了个躬。

  “村长,您可别被他骗了!”

  秃子狠狠的冲地上吐了口粘稠的黄色浓痰,冷冷的扫了林羽一眼,说道,“这小子哪里看起来像个道长?!”

  “给我闭嘴!”

  村长皱着眉头恼怒的呵斥了他一声,随后转头兴冲冲的冲林羽问道,“小道长,您这次来是为了帮我们这里的村民驱邪镇煞的吗?!”

  林羽刚才那一手他年轻的时候也在一个十分厉害的道士身上见过,是门十分厉害的功夫,所以他断定林羽不是一般人。

  “我是来帮你们的不假,但却不是什么道长!”

  林羽望了他一眼,淡淡的笑道。

  他会玄术不假,但是跟那些只会装神弄鬼跳大绳的道士存在本质的区别。

  “怎么样,村长,我就说这小子不是什么道长吧!”

  秃子神色一振,急忙说道。

  “你不是道长?!”

  村长也显得极为意外,诧异道,“那你怎么帮我们?!”

  “我朋友刚才说了,你们这些村子的情况是病毒感染,与山神无关!”

  林羽望着他们淡淡的说道,“而我是一名医生,一名医术还算说得过去的中医,所以我自然能帮到你们!”

  “中医?!”

  村长皱了皱眉头,打量了林羽一眼,其他村民也都看了林羽一眼,低着头低声诧异了几句,看向林羽的眼神中仍旧带着先前那种敬畏。

  跟大城市里的现代人截然不同的是,他们在听到“中医”这两个字的时候,并没有多林羽和中医表现出丝毫的鄙夷与不屑,相反,他们听到林羽是中医后,敌对情绪倒是减轻了许多。

  因为在他们祖祖辈辈生病都是看的中医,而且他们这里的中医很纯粹,很多都会祝由之术,所以他们自然对中医都十分的敬重,不过因为中医太过庞杂,十分难学,发展发展着,他们这里的中医医生也开始没落凋零了。

  林羽似乎也察觉到了他们对中医的敬重,心头不由感觉到了些许安慰,这还是第一次他说出中医两个字后,得到对方如此大的肯定呢,所以他对这些人的厌恶之情倒也减轻了几分,也更加的想要帮他们医治好这种病毒了。

  “那你说,你要怎么帮我们治病?!”

  村长有些疑惑的打量了林羽一眼,语气中显然还是带着满满的质疑,虽然他们这里的人都推崇中医,但是他们知道中医医生到了一定的年龄才会有所大成,对于林羽这么年轻的中医医生,他们自然持有怀疑态度。

  “刚才我的朋友说过了,我们首先需要找出感染源,如果你们能帮我们尽快找出这种病毒的感染源,那我们自然就能尽快的医治好你们!”

  林羽望着他们耐心的解释道。

  刚才他上山的时候观察过了,这里地势复杂,山岭沟壑纵横,植被、动物种类庞杂,数量巨大,他们要想短时间内找出病毒的感染源,根本不可能。

  不过如果要是得到当地人帮助的话,那他们找出感染源的时间肯定会大大缩短。

  所以林羽需要这帮村民的帮忙。

  “村长,你别听他胡扯,他这么年轻,医术能高到哪里去!”

  秃子站出来冲村长说道,“我怀疑他是被这些士兵找来的托儿,故意糊弄我们的!”

  “是啊,村长,我觉得秃子说的对,上山下山的路都被这帮当兵的给封了,如果他们不是这帮士兵的同党,他们怎么可能会上的来!”

  人群中一个比较精明的年轻人也赶紧跟村长说了一句。

  村长面色阴沉,也觉得秃子和这个小年轻的话在理,打量林羽一眼,神色迟疑,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砰!”

  此时旁边突然响起一阵响亮的枪声,众人吓得身子同时一颤,只见军营的铁栅栏已经打开了,而从里面涌出了数十名扛着步枪的士兵,先前的那个上尉也跟着士兵挤了出来,带着人快步围到安妮跟前,冲安妮低声说道:“您是米国医疗协会的安妮会长是吧,请您跟我们进来!”

  “不行,不能让她进去!”

  人群顿时叫嚷了起来。

  上尉面色一寒,立马掏出手枪对准了面前的一个村民,声音无比阴冷道,“首长有令,要是有任何人敢伤害安妮会长,立马就地枪决!”

  他说这话的时候气势无比,没有丝毫夸张地意味,显然是动了真格。

  要是米国医疗协会的会长在华夏的境内出个三长两短,那问题就严重了,到时候甚至会产生极大的国际纠纷,所以他们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如果这帮愚民真敢胡作非为,那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来啊,你开枪吧,反正横竖是个死!”

  “对,跟他们拼了,再这样我们一个也活不了!”

  人群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有些被这上尉的话给激怒了,再次情绪激动地叫嚷了起来,人群顿时围了上来。

  “找死!”

  上尉面色一寒,立马扣动了扳机,而与此同时,林羽闪电般抓住他的手往上一举。

  “砰!”

  再次一声巨响,子弹顿时射向了天空。

  上尉面色大为恼怒,转头冲林羽厉声道:“你是什么人!”

  “何家荣!”

  林羽淡淡的说道,“让我跟这帮村民谈谈!”

  他想要让这帮村民帮忙,所以不想激化矛盾,更不想看到因为冲突而死人,因为光是病毒虐杀死的人,就已经够多了。

  “何家荣?!”

  上尉听到林羽的话后神色顿时一振,喜色道,“你就是京城回生堂的那个何家荣何神医?!”

  “不错,怎么,你认识我?”

  林羽有些疑惑的说道。

  上尉没有回答他,面色陡然一板,接着啪的给林羽打了个敬礼,神色肃穆的郑重道:“何先生,我代表四团六连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林羽微微一怔,随后立马明白过来什么事了,问道:“徐谦托人送过来的药,你们连的人已经服用了?效果如何?”

  “效果很好!”

  上尉用力的点点头,感激道,“我们连原本几个症状很厉害的士兵,服用了您研制出的药之后症状缓和了许多,减轻了许多痛苦,就连我们请来的专家医师都感叹不可置信,没想到您的中药药丸竟然有这么大的疗效!”

  “可惜,这些药也不过只是指标不治本!”

  林羽冲他凄然一笑,有些遗憾的叹息道,接着冲他问道,“能让我跟这些村民谈谈吗?!”

  “请!”

  上尉立马恭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围的一众村民见这个暴躁的上尉竟然对这个年轻的中医医生如此恭敬,也都是疑惑不已,停止了闹腾,低声讨论着什么。

  “老村长,我再次跟你解释一遍,你们这种病,要想得到医治的话,就是尽快的找出病毒感染源,只有尽快找出感染源,才能避免更多的人死去!”

  林羽耐心的冲村长说道。

  “刚才他说他们的人服用过你研制的药之后症状减轻了许多,是真的,还是假的?!”

  村长皱着眉头瞥了那个上尉一眼,有些狐疑的冲林羽问道。

  “当然是真的!”

  上尉立马站出来沉声说道,“这种事情我能开玩笑嘛,不信你跟我进去看,看过之后你就相信了!”

  “村长,您不能跟他进去,您要是进去的话,您可就出不来了!”

  后面的秃子立马冲村长提醒了一句,“要进去看的话,我们所有的人得一起进去看!”

  “你们人太多了,不行!”

  上尉皱着眉头说道,这么多人可进去看,那还不乱套了。

  “这样吧,你们找出一个染了这种病的病人,我现场医治给你们看吧!”

  林羽也觉得这么多人进去看不现实,所以便想当着众人的面儿给他们做一个示范,证明自己的医术,这样来的更有说服力一些。

  而要想尽快的做通这些信奉山神村民的思想工作,这也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

  “村长,我们不能听他的啊,要是他把我们的人给治死了怎么办?!”

  秃子听到林羽这话,立马冲村长提醒了一句。

  “对啊,村长,我们村当初不就是因为看听信了这帮当兵找来的什么专家医师的话,被治死了好几个人嘛!”

  一旁的那个精明的小年轻也跟着附和了一句,打量林羽一眼,十分的信不过他。

  他这话说的不假,他们村的几个病人确实是被部队找来的专家医师给治死的,因为当时病毒刚刚爆发,这些专家医师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病毒,只以为是普通的病毒感染,所以给他们注射了一种普遍的抗病毒药物,结果加速了那几个人的死亡。

  村长听到他俩的劝告,顿时也迟疑了起来。

  林羽倒是面色坦然的一笑,说道:“村长,你不用为难,你只管找病人过来让我医治,如果我要是将他医治好了,那你们就得相信我的话,尽力配合我找出病毒的感染源,要是我失败了,把人治出个好歹,那一命抵一命就是,你们带我去祭山神,如何?!”

  “何!”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顿时无比紧张的拽了林羽一把,神情间颇有些恐慌,急声劝道:“你知道的,这种病毒的变异性很强,每批病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你能治的好这一批病人不代表你也能治的好另外一批病人,要是万一有个疏忽,那么……”

  “放心吧,我知道!”

  林羽冲她笑了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轻声说道。

  安妮的提醒确实很对,这种病毒的变异性太强了,一直在进化,变得越来越难对付,林羽这么做,确实就有一定的风险性,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他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他需要尽快找出病毒感染源,制定出有效的治疗方案,尽快赶回去救治叶清眉。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带反悔的!”

  村长略一迟疑,见林羽如此担保,便点点头答应了下来,接着冲身后的两人吩咐一声,说道,“你们村离着近,去你们找个病人过来!”

  他身旁的秃子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冲村长说道:“村长,我去吧,我对我们村的情况最了解了!”

  说着他立马叫着俩人往村子里跑了回去。

  “你这个谎言编织的很巧妙!”

  这时林羽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讥讽的声音,说的是生硬的中文。

  林羽好奇的回头望了一眼,见说话的正是XS组织的查德。

  “谎言?你不相信我?”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问道,“眼见为实,你质疑的太早了吧?”

  查德眯着眼望着林羽嗤笑道:“不早,这里没有任何的设备,也没有任何的工具,你用什么杀死病人体内的病毒,用手吗?”

  “不错,用手!”

  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很是自信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