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神游诸天虚海 > 第269章大宋朝会
  “百官进殿!”

  悠长而又尖刺的声音在大宋临安皇宫殿堂里传动。

  围绕在一起的还有无数稀稀拉拉的“万岁,叩见陛下”的舔狗声中,崭新的一次朝会,就在这一刻开始了。

  “有事早退,无事退朝。”

  九层金黄明红的石阶上,龙椅威严。

  而上面正端坐着身穿着龙袍,一个年过半百的微胖中年。

  这位正是昔日在金兵入关,攻破了东京,强掳了徽、钦二帝,造成了大宋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灾劫以后,却又是一马渡江,在大宋临安在建【南宋】。

  虽然偏安一隅,又是不思进取,实在是叫人齿寒,但依旧再为这大宋续了一命的当今大宋官家!

  他的一身功业难以评论,但他的一身罪过却是在江山市井里,不知道被多少人评说。

  懦弱、无能、胆小、无力、喜好权势,偏偏又是窝里横,不止一次的将自己的有生力量折断,反而是去努力的跪舔那些异族!

  任谁在经历了这位宋帝在位时一系列的荒唐事,做出来的一种种作呕的决断以后,都是会'唉幽静深夜里都会暗暗反侧……

  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才能让这样的人上位,在那一片风雨飘摇里再建大宋江山的!

  如果就是这样的一个“丑角”都能成为南宋一国的开国大帝,荣登大宝,执掌大宋江山万里山河,都能带着南宋一国,以黄河为界苟延残喘的话。

  那么岳武穆、杨再兴他们死地未免也太不值了!

  只可惜这就是现实。世无英才俊杰,却让这区区竖子成名!

  “现实”与那些话本剧里面最大的区别就是画,那些话剧里面可能可以讲道理,而现实从来不用讲任何道理。

  所以这么多年了,他身穿黄衣王袍依旧端坐在这里,俯瞰着一批又一批的官员在自己的眼前走马观花一样的略过,又是很快的泯于世人之中,而端坐在龙椅上的他却从来都没有变过。

  面对着这位富有四海,执掌无上权柄的大宋官家,即便他在这个朝堂之上,并没有的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在场的官们根本就没有多少的轻松感,反而都是如临大敌。

  大宋祖训“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在这样的国策下,君与臣,与重臣、相国之间的关系可谓颇为紧张。

  “君臣之间一日上百战”根本不是市井谣言,而是每每都在发生着的现实。

  不过宋朝自立国以后,传自太宗一脉的帝王都是昏庸的很,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们的下限,压根就没有办法和他们文官们相互斗心眼儿。

  就连好不容易南宋刚立,这位宋帝有了一丝出现的执掌兵权的野心。

  可结果金国在国境线上稍微一压,他就哭哭啼啼的在皇座上“嘤嘤嘤”乱叫,只恨不能化身高级舔狗,拼命的去跪舔他的完颜爸爸,唯恐在重演徽、钦二宗的旧事。

  再加上万一岳武穆那蠢货真的打穿了金国,真的迎回来徽、钦二宗,那他这个南宋的开国皇帝该怎么办?

  所以在岳武穆喊出了“扫清蛮虏,重归宋氏河山,迎回二宗”的口号,他就已经被这位大宋官家在第一时间扔得远远的。

  之后在他近乎是自废武功般的残酷压迫清洗下,南宋开国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气数飞速耗尽。反而是叫他们文官体系完全凌驾在了那群丘八之上。

  对此身在这个大宋皇宫里的所有文官,都恨不得高举双手双脚在赞美他们陛下的这场决断!

  果然不愧是千古才能诞生出一位的圣君,也果然不愧是从来都和他们文人站在统一战线里的南宋开国君主!

  大快人心。

  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好好的一个人当什么兵?做一个圣人文章入心的忠诚臣子多好?

  不知道在我大宋,万般皆下品,唯有“东门唱名状元郎,方才真英雄吗?”

  那些当兵的丘八,只要老老实实的在我们伟大的文官们的带领下,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然后再被宰杀了卖钱多好?

  非得想着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妄想。

  枉费那些丘八们还将最后的理想寄托在这位南宋开国的宋帝身上。

  难道他们不知道,一个猪队友所能造成的破坏,真的完全可以超过一千个全副武装的间谍!

  尤其是这只“猪”还是一位开国皇帝的时候,就更叫人都要绝望了。

  “不过索性的是…这只“猪”是和我们在一个位置上的圣贤圣帝,而不是想着武夫立国的暴君啊!”

  帝座下,不知道有多少的文官这位身穿黄衣帝袍的宋帝,都是由衷的发出了些许的感慨。

  “这个大宋的江山若是没有了那群始终碍眼的武将丘八们,只留下他们文臣治世的话早就天下太平了。陛下能即使醒悟,发现这一圣贤真理,果真是天佑大宋,善莫大焉啊!”

  “当然了,若是陛下能够接受我的建国理论,而不是轻信那些乱国妄臣逆贼们的蛊惑,那就更好了啊!”

  遥在百官之首位置上的左后相国,此刻在不经意间似乎揭示看到了彼此眼中所燃起的熊熊野心之火,不由皆是冷哼了一声,心头怒骂一句“你这妄臣!”后,又是不约而同的收敛了自己的怒意,反而是露出了万分和善的笑容。

  大宋武将们既然再也没有可能翻起什么妖风邪浪了,那么在这大宋江山里能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不就只剩下彼此了吗?

  这个位置实在是太小的,做上一个都费劲,更何况是两个三个?

  所谓党同伐异,所谓比异教徒更可恶的是异端。

  “窝里横”可不是他们陛下的专利,而是他们文臣们早就玩剩下不知道多少年的手段啊!

  而且就算是真出了什么问题,不还有那群武将丘八们顶缸吗?

  “有臣奏。”突的就见一个五品文官从朝列里走出。

  “准!”

  百官最前方左右两位相国还没来得及开口,龙椅上的宋帝却已经先一步开口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