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九龙圣祖 > 第2278章 圣毒斑
  正文

  “你们这次到底有什么任务,万素门的那些家伙,又为何非要置你们于死地?”

  云笑心中好奇,口上就直接问了出来,说话之时,目光隐晦地在马文生身上扫了一眼,似乎已经猜到一些东西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这……”

  闻言马文生略有些犹豫,下意识地朝着自己二叔那边看了一下,却没有获得回应,马振宇一直都在忙着感应那些从天而降的树叶呢。

  虽然剧毒树叶都被云笑打上了标记,但谁知道这小小的少年有没有疏漏的,要是一个不小心,那可是会死人的!

  “是因为你身上的病吗?”

  云笑见马文生有些犹豫,紧接着又问出一个问题,此言一出,让得这个心毒宗的天才不由身形一颤,满脸不可思议地盯着面前的灰衣少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你怎么知道?”

  良久之后,马文生才颤抖着声音问了出来,他自问这个事实应该是没有人对面前之人说起过,但对方又是如何知晓的呢?

  “不过就是突破到化玄境之时,没有控制好体内的剧毒之气,而出现一些‘圣毒斑’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云笑微微撇了撇嘴,这几句话并没有如何掩饰,不仅是让得马文生听得清楚,就连最前方的马振宇,也是倏然回过了头来。

  与此同时,上方不断掉落的树叶,似乎也因为这几句话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是愣愣地看着那个灰衣少年,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星月,你可知道什么是圣毒斑?”

  良久之后,首先开口说话的,正是之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吴寿,他原本是下意识就想叫小子的,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改而直呼其名。

  不过吴寿这句问话,也是诸多心毒宗毒脉师,甚至是马振宇也想问的,他们自然是知道圣毒斑为何物,可为何在那小小少年口中,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呢?

  所谓的圣毒斑,乃是一种奇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可遇而不可求,而且那是一种属于毒脉师的专属病症,普通的修者就算是想要得圣毒斑,也是没有资格的。

  毒脉师在突破到圣脉三境化玄境的时候,那些融入脉气的剧毒,也会发生一种特殊的变化,而当这种变化发生变异的时候,就会在人身体之上,形成圣毒斑。

  严格说起来,圣毒斑更像是毒脉师突破到圣脉三境的后遗症,那些剧毒脉气淤积在身体的某一处,久而久之下,便会在体表形成一块毒斑。

  这可以说是剧毒的累积,也可以是说是剧毒脉气转化得不彻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若是不能彻底控制,圣毒斑就会越来越大,最后肆虐这名修者的全身。

  云笑前世乃是龙霄战神,圣阶高级顶峰的毒脉师,而且是医毒双修,对于圣毒斑这样的奇症自然也曾见过,甚至还针对这门奇症,研究出了一种特殊的治疗之法。

  只是这门治疗圣毒斑的特殊方法,并没有流传下来,哪怕是在苍龙帝宫,对于圣毒斑也是头疼之极,最多也就是控制其不继续变大的手段了。

  事实上据云笑所知,简单的控制圣毒斑不变大,那只是细枝末节,真正的化解圣毒斑,甚至能让这名毒脉师的脉气修为,再往上提一提。

  圣毒斑内淤积的,可是这名毒脉师在突破圣脉三境时,没有吸收完成的特殊能量,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能量的累积就会越来越多。

  这或许是天道对这些毒脉师的一种考验,普通天赋的毒脉师,根本就不会得到圣毒斑的眷顾,或者说没有资格得到眷顾。

  前世的龙霄战神研究了数十例圣毒斑的病症,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每一个拥有圣毒斑的修者,曾经都是惊才绝艳的毒脉师。

  正因为得了圣毒斑的病症,在他们突破到圣脉三境之后,修炼速度才降缓了下来,甚至是有性命之忧。

  因此当时的龙霄战神,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潜心闭关之后,研究出了一门特殊的方法,既不会让圣毒斑爆发,还能让这名毒脉师彻底将圣毒斑内的能量吞噬炼化。

  如此一来,不仅是能瞬间让圣毒斑的患者提升一重小境界,更能让其恢复突破到圣脉三境之前的修炼速度,重新回到巅峰天才的阵营之中。

  只可惜当年龙霄战神刚刚研究出这门特殊的手段,就发生了后来的变故,让得他都没有时间试一试这门手段的效果,不得不说是命数使然,一切阴差阳错。

  云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无意间邂逅的心毒宗天才,竟然就是一个圣毒斑患者,而且看起来还相当典型,比他前世所见的那些毒脉天才,都要特殊得多。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在突破圣脉三境之前,应该是心毒宗的第一天才吧?”

  云笑可不会去管吴寿的问题,此刻上方树叶已经不再掉落,倒是让诸人更加听得清楚他的话语,这个推测一出,马振宇的眼眸之中,不由闪过一丝心痛。

  马文生父母早亡,乃是由马振宇这个二叔一手带大的,而且自其修炼以来,就成为了马振宇的骄傲,无论是脉气修炼还是毒脉之术,都让人刮目相看。

  云笑猜得没错,马文生虽然性格内向,但修炼天赋却是极度惊人,在突破到圣脉三境之前,就算是那如今的第一天才鲁世遗,也要自愧不如。

  可偏偏在突破到化玄境初期之后,马文生被发现患了圣毒斑,这对于九重龙霄的毒脉师来说,无异于绝症,根本就没有被根治的先例。

  为此马振宇不知道偷偷抹了多少次眼泪,只觉老天如此不公,这根马家的独苗,曾经惊才绝艳的妖孽,就要一朝沉寂下去了吗?

  可是到得后来,马振宇关心的已经不再是马文生能不能重回巅峰,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马文生身上的圣毒斑越来越大,很可能会危及到性命。

  因此马振宇才不得不请那位心毒宗的宗主出手,炼制出一炉可以控制圣毒斑不致继续扩大的丹药,总算是保住了马文生的一条性命。

  “封歧丹固然是能控制圣毒斑的扩散,却是治标不治本,严格说起来,还是暴殄天物!”

  不待对方说话,云笑自顾又说了几句,以他的灵魂感应,不仅是感应出马文生的圣毒斑,甚至是其用过什么药,又用过哪些手段控制,都感应得一清二楚。

  先前说了,圣毒斑淤积了极为磅礴的能量,而且时间越长,斑中的力量就越足,治疗之后所能收到的效果就越好。

  只是云笑认为的暴殄天物,在其他人看来却是饮鸠止渴,这要是连性命都不保了,谈何吸收圣毒斑中的力量,在这个大陆之上,也就云笑一家,别无分号了。

  “你竟然知道封歧丹?”

  这一次马振宇终于是忍不住了,因为那所谓的封歧丹,正是他费尽了千辛万苦,走遍九重龙霄各大地域,找了数年时间才找到药材炼制的奇丹。

  这些珍贵的药材,在心毒宗宗主精心炼制之下,一共得到了九枚封歧丹,每一枚可以控制马文生身上的圣毒斑一年时间不扩散。

  这还是那位心毒宗宗主运气好,这才一次成功,就算是在心毒宗内,炼制封歧丹所需要的药材,也根本凑不齐,需要马振宇自己去满大陆寻找。

  “想当年……,罢了,封歧丹呢,给我看一看!”

  这个时候的云笑,俨然已经成为了场中的主导者,他并没有去纠结一些当年的往事,而是伸出手来,想要看看那封歧丹到底是不是自己印象之中的封歧丹。

  “唉……”

  而当云笑此言出口后,场中竟然传出好几声叹息,尤其是马振宇,脸上甚至还有一丝恨恨之色,让得云笑瞬间就知道事出有因。

  “不瞒星月兄弟,说来惭愧,也是我心毒宗宗门不幸,出了一个叛徒,而且那白眼狼不仅是勾结万素门图谋不轨,败露之后,还偷走了我剩下的七颗封歧丹!”

  这一次接口的乃是作为当事人的马文生,他知道这件事是自己二叔心底最大的痛处,让后者来说,实在是有些残忍。

  听得这话,云笑忽然之间就有些明白了,听得他沉吟着说道“你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到那叛徒清理门户,同时夺回封歧丹?”

  见得诸多心毒宗的毒脉师都同脸现愤怒缓缓点头,云笑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像这种背叛师门的无耻之徒,一向是最为人不齿的,难怪马振宇这些人明知道前路危险,也要一往无前。

  “这么说来,那躲在暗中施放冷箭的万素门中人,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那人脱身了?”

  云笑明显想得更远,万素门和心毒宗一向不和,双方多年来争斗不休,从心毒宗出来的叛徒,或许就是万素门的最爱。

  哪知道云笑话音刚刚落下,马振宇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听得他说道“我们追得紧,万素门那些家伙未必真的已经和那叛徒接上了头,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对我们的动向倒是清楚得紧!”

  九龙圣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