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野村那些事儿 > 第100章 悬崖勒马
  第100章悬崖勒马

  女人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用力,几乎把王海亮一口吞下。

  带娣态度的突然转变没有让王海亮引起过度的惊诧,他早料到带娣会这么做。

  他想躲闪,可身子却没有一点力气,因为害怕带娣伤心,任凭女人那么吻着他。

  女人的唇终于划过男人的脖子,吻在了他的胸膛上,小嘴巴就像暴雨的雨点,在他身上尽情地抽打,

  王海亮是不想背叛玉珠的,可是又不得不背叛她……因为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带娣死,目前,任何的躲闪和拒绝都会刺激女人的神经,把她逼上死路……所以他顺从了。

  带娣的手不老实起来,一边亲一边在男人的身上抚摸,摸过他的脸颊,摸过他水漉漉的胸膛,在他肚子上轻轻摩擦,最后一下勾住了他的脖子。

  带娣就那么把男人按倒在了山洞里的干草上,她在男人的怀里轻轻颤抖,不住缀泣,眼泪,心酸,痛楚,无奈,一起化作热吻,搜遍了男人身体的每一寸角落,每一寸肌肤。

  王海亮躺在地上茫然无助,他躲闪不是,拒绝也不是,脑子里翻江倒海。

  带娣吻到那里,那里就像燃起一片火,让他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好像怀揣一面出征的战鼓咚咚敲个不停,热血也彭拜起来……。

  一阵阵麻酥酥的电流从身体的各处传来,王海亮觉得自己被女人的身体焚毁了。

  他再也忍无可忍,头脑一片空白,翻身把带娣裹在了身下,同样开始亲吻女人的脸,撕咬女人的唇。

  他迫不及待撕扯了女孩的衣服,转眼的时间带娣就变得光溜溜的了。

  女人美好曼妙的身体展露无疑,肌肤就像天上的白云,肚子平坦紧绷,一双娇小的白瓷窝窝好比一对展翅欲飞的鸽子,扑扑楞楞钻出窝窝。

  王海亮同样像一头捕获猎物的豹子,将女人贴在了怀里……。

  他变得欲罢不能,觉得自己不是在亵渎她,而是在挽救她。

  他不这样做,带娣以后还会寻死,他必须让她满足,让她对生活充满希望……这是一种无奈的挽救跟补偿。

  带娣现在的情景就跟两年前的二丫一样,当初,他没有能力挽救二丫,今天也不想看到女孩重蹈二丫的覆辙。

  他的感情很矛盾,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也不知道是对带娣的挽救,还是对玉珠跟二丫的背叛,更加不知道这么做过以后,带娣的前途命运是阳光大道还是万丈深渊。

  带娣仿佛等待了他一千年,女人就那么无怨无悔将男人越缠越紧,越缠越紧,好比一条受了惊吓的蛇,拼命地往男人的身上贴……。

  可就在这时候,女孩的身体忽然不动了,带娣的脑袋一歪,倒在了海亮的身上。

  最关键的时刻,海亮没有让自己错下去,而是伸出拇指,在带娣脖子的昏睡穴上按了一下,女人就这样失去了知觉。

  过了一分钟的样子,海亮才爬起来,光光的肩膀跟后背上净是明光光的水珠子跟汗珠子。

  他慢慢拿起带娣的衣服,帮着女孩穿在了身上……并且一一帮着她扣好了扣子。

  看着女孩酣睡的样子,海亮说:“带娣,对不起,我不能对不起玉珠,也不能对不起二丫,你永远是我……妹子。”

  王海亮在篝火上烤干了衣服,穿在身上,看不出任何破绽的时候,他才哈腰将带娣抱起来,慢慢走下了大梁山。

  关键的时刻悬崖勒马,不是王海亮在装比,他的头脑是冷静的。

  如果说他对带娣一点感情也没有,那简直是扯淡。带娣年轻貌美,机灵可爱,是个男人就喜欢。

  不这样做的原因,就是担心亏欠玉珠,一旦跟带娣有了这一次,他的后半生都将在两个人的女人的纠缠中渡过。

  他不想欠下女人更多的孽债,只能忍痛割爱。

  海亮是黎明时分回到疙瘩坡的,他把带娣抱回了大夯哥的家,交在了大夯哥的怀里。

  “大夯哥,我把带娣找到了,你要看好她,不能让她再干傻事。”

  大夯将妹子从海亮的怀里抱过来,他叹了口气:“海亮,对不起,带娣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大夯哥不傻,当然知道妹妹喜欢的是海亮。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不是妹妹痴迷,是王海亮太吸引女人。

  王海亮淡淡一笑:“她还小,啥也不懂,以后长大就明白了,大夯哥,带娣醒来你告诉她,这辈子算我王海亮对不起她……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加倍偿还……”

  王海亮说完转身就走了,没有回头。大夯哥叼着烟锅子将妹妹抱进了屋子,放在了炕上,帮她裹好了被子,临走的时候将房门反锁了。

  带娣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第一件事就是往旁边摸,喊了一声:“海亮哥!”

  但旁边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王海亮的影子?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海亮抱回家的,昨天晚上的情景还在脑海里回荡。

  她想冲出去,但发现房门被锁住了,于是扯着嗓子喊:“哥,嫂子,你们把门打开,我要去找海亮哥!”

  大夯哥上工地去了,喜凤嫂抱着儿子如意坐在门墩上,指着她的鼻子骂:“带娣,你可真傻啊?人家海亮是有夫之妇,你这样做对得起玉珠吗?”

  带娣说:“嫂,俺也不想,可俺控制不住啊。得不到海亮哥哥,俺只想死……嫂子,你开开门,俺求你了。”

  喜凤说:“你别痴心妄想了,王海亮不会见你的,他已经搬到工地去住了,以后再也不会见你,他让我告诉你,欠你的,下辈子再还给你……”

  “嫂,你开门,开门啊……”带娣疯了一样,将房门拍的呼呼山响。可喜凤嫂咬着牙就是不给她开。

  再以后的几天,喜凤嫂几乎发动了全族的亲戚,对带娣进行了连番的轰炸式教育,大量的说客接踵而来。

  所有的亲戚朋友对女孩进行了不断劝解,带娣也想了很久。

  现在,她不得不放弃海亮了,就算自己死了也没用。或许海亮不会为她流一滴眼泪。

  她的心也渐渐凉透了,宛如一捧死灰。

  王海亮根本不属于她,而是属于玉珠跟二丫。二丫死了以后,海亮已经将全部的感情倾注在了玉珠的身上,再也装不下第二个女人。

  带娣决定终生不嫁,做一辈子老姑娘了。

  二十天以后,她才被喜凤嫂放出来,那时候的带娣已经双眼无神,心如止水了。

  她没有颓废下去,而是整理了行装跟衣服,再次赶到了大梁山小学。

  或许自己的一生都将奉献在这里了,跟孩子们在一块。海亮哥成为了她压在心底唯一的牵挂,但她已经不再抱任何幻想。

  以后的日子比较平淡,太阳照样每天从东方升起,从西边落下。带娣每天放学,也总是看着大梁山修路的方向发呆,因为王海亮就在哪儿。

  大梁山的道路修地如火如荼。

  修路队终于将道路修出了村子,修过了学校,跨过了葫芦口,向着大山的深处蔓延,整整十多里,都是明光大道。

  这条路是大梁山人用热汗跟鲜血浇筑出来的,因为修这条路,不知道死了多少人。

  一场狼袭,十多条人命丢在了这条路上。一个哑炮,要掉了建军的性命。

  但是路还要修下去,王海亮是锲而不舍的。

  就是因为没有路,村民在走出大山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失足掉下山崖。自古以来从山道上掉下去的人不下数百。

  修路是为了减少伤亡,也是为大梁山的后代子孙造福,海亮坚信这个道理。

  这一年的秋天,大梁山的人更加繁忙,五个村子的人都没有闲着。

  王海亮将几个村子的人组成了更多的小组。

  有的小组在学习编制技术,编好的柳编全部有运输队的人运出大山,走出山口,送上汽车,换成了渣渣响的票子。

  有的小组在采集药材,那些药材经过晾晒,裴干处理以后,同样被运输队送出大山,换成了钞票。

  有的小组在采集山果,那些山果被人从大山上采摘回来,同样运出大山,为村民增添了另一份收入。

  其他的还有吃不完的粮食,棉花,家猪,牲畜,也一点点被送出大山,换成了钞票。

  同时,运输队的人还把山外的好东西运进了大山,有女人喜欢的花布,首饰,孩子们的学习用具,糖人,老人们喜欢戴的顶针,等等等。

  修路队跟运输队自称一组,跟其他人不掺和。再后来,他们成为了大梁山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王海亮利用从山外搞来的贷款给他们付了工资,在大山里挣到的钱不比在山外挣的少。

  在这一段时间,大梁山女人的日子仍然不好过。

  因为大部分的男人都上山修路去了,也有的加入了运输队。修路队距离村子越来越远。男人们很少回家了。

  女人们在家里就很苦闷,想男人想的不行。

  大梁山的夜晚也变得比较宁静,大家再也不喊炕了。很多女人夜里钻进被子,学会了玩自莫。

  其中有张上香,李上香,孙上香,喜凤嫂……

  因为没有了喊炕的骚扰,村子里的鸡晚上也不再扑棱了,产蛋量大幅度提高。

  家猪也不再乱哼哼,开始大量长膘。

  这一年的秋天,大梁山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手机请访问:http://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