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从火影世界开始的死亡主宰 > 第三章 药师野乃宇
  “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如果你再不回应的话,那我只能将你当成敌人看待了!”

  旗木·卡卡西的耳朵抖动了一下之后,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右手上的苦无对准了那边的灌木丛,冷然的说道。光凭他此时的冷漠语气,便可知他此时的话语并非是在说笑。

  这些年来,旗木卡卡西一直是以一种老好人的形象视人,甚至还是村子里面有名的“迟到大王”。但是他在面对敌人,以及执行任务的时候,却是一个杀人无数,宛若修罗般姿态。在除了木叶以外的各大忍村之中的“暗杀手册”上面,他的名字可是位列在最前排。这些年来,他虽然没有故意的去滥杀无辜,但他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和冤魂。

  尤其是这一次的任务,实在是太过诡异和异常了!在他踏进那片诡异的迷雾区之后,他的处境就宛若天翻地覆,换了个世界一般,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木叶的死亡森林,来到了一个诡异的小村庄的外面。

  在最开始的时候,旗木卡卡西以为自己中了幻术,但是在他试了六七种不同的方法去进行“解除幻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并没有一丝身中幻术的迹象。

  旗木卡卡西本就是木叶忍者村中的幻术高手,擅长于施展幻术和解除幻术。在当今忍界之中,也许有那种能够让他无声无息间便着了“超级幻术”,但几乎不可能有那种让他已然怀疑自己中了幻术的情况下,依然无法通过解除幻术的手段去验证这个事实的究极幻术。

  在这种情况下,旗木卡卡西自然刨除了那个猜测,姑且认为自己并非中了幻术,而是进入了类似于“妙木山”,“龙地洞”等通灵圣地一般的异空间之中。也只有这种情况,才能解释他此时所面临的处境。

  不过,旗木卡卡西固然分析出了自己的处境,但是他的分析却对他的境遇并无益处。无论是中了某个让他都无法察觉的究极幻术也好,还是莫名其妙地前往了一个异空间也罢,他都必须谨慎行事,如履薄冰。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小心,才让他发现了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忍者。

  “不愧是‘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啊,果然足够谨慎!哪怕我已经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了,依然被你发现了踪迹。”在那片灌木丛抖动了一下之后,一个满头黄发,脸上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容的女忍者从中走了出来,柔声说道。

  旗木卡卡西朝着她的额头上看了一眼,发现她佩戴者木叶的护额之后,心中的警惕略少了几分,但却依然用冰冷的声音质问道:“你也是木叶的忍者吗,可是火影大人派来的援兵吗?”

  他的这句话,看似轻描淡写,但其实暗含了一个陷阱。因为他这一次的任务是单人行动的缘故,是不可能有援兵存在的。如果这个女人回答“是”的话,就代表这个人实在撒谎。那么,不管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她都会是敌人。

  “是的,卡卡西前辈!我是木叶根部的药师野乃宇。”

  这个女人用手指了指她的护额,微笑道:

  “我是木叶的忍者,也是来执行任务的。不过,我这次是奉团藏长老的命令,调查这片存在于死亡森林的迷雾的。但是我没想到,在自己进入那片迷雾区之后,竟然会被传送到这个奇怪的地方。”

  旗木卡卡西闻言,终于将心中的警惕放下了大半。

  药师野乃宇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的。这在木叶谍报部中的最为优秀的谍报忍者,可是素有‘行走的巫女’的称号。并且他也依稀想起,自己在根部任职的时候,曾经见到过她的照片。她的摸样,的确和照片上的她一般无二。

  关于志村团藏为何会暗自派出忍者,偷偷潜入到这里的事情,旗木卡卡西就根本不必多问了。在他身处暗部的那段时光之中,他已经彻底地领略到了这位志村长老的胆大妄为的程度了。在数年前的时候,他可是亲手从志村团藏的手中接到了那个动手去暗杀三代目火影的任务,因此在他却确认了这个女忍者的身份之后,便开口询问道:

  “药师野乃宇,你就是根部的那位‘行走的巫女’吧?我早是久仰大名了!不知你来到这里多久了?可否搜集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吗?”

  药师野乃宇不愧是情报部中的典范,直接开口道:“我来到这里,已有两天的时光了,已经详细地搜查了那个村庄。但是在我搜查了一番之后,却发现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庄,居住的也都是火之国的普通平民,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不过,在我仔细调查之后,发现在这里的村民之中,似乎有宇智波一族的族人?”

  旗木卡卡西顿时感到有些惊愕,说道:“宇智波一族的族人?不可能吧,在半年以前,宇智波一族就被那位s级叛忍宇智波·鼬给灭族了,只留下了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在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宇智波一族的族人的存在?”

  药师野乃宇解释道:“你说的情报,我的确清楚。但那些人的身份,我并没有弄错。虽然那些人并非忍者,只是一些平民而已。但是他们身上的那股‘味道’,却是货真价实的宇智波。你应该清楚,团藏长老一项很关注宇智波一族的情况。”

  有些话,药师野乃宇无法开口去说,但旗木卡卡西却是心知肚明。志村团藏此人,何止是“关注”宇智波。他对于宇智波一族的野心和恶意,早就昭然若是了。别人不清楚,但他却是知道的,那位志村团藏长老的右眼,便是从一位死去的宇智波的尸体上剥下的写轮眼。因为志村团藏多次使用写轮眼,使得他的那只眼睛已然接近失明的缘故,他还曾试图去夺取自己的写轮眼,那只来自于他的好友宇智波带土的遗物。若非他为人机警的话,怕是真的会让志村团藏得手了!

  “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吗?那的确是一个麻烦!哎,我们姑且先去那个村庄看一看,查看那里的情况,然后再讨论下一步的动作吧?如果那些人真的是宇智波一族的遗民,那也是一件好事!”旗木卡卡西反复思索了一番,断然说道。

  “好吧,那我在前边带路,一起去那个村庄看看。”药师野乃宇并没有任何意见,微笑的恢复道。

  药师野乃宇的笑容,的确很温柔,就好似一位慈祥的母亲一般。但不知为何,她的那抹笑容,却给人一种庙里的菩萨的微笑一般,稍稍有些僵硬,就好似她脸上的笑容是用刀子刻上去地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