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村长的妖孽人生 > 1089:很郁闷
  1089:很郁闷

  董叶秋这声干爹叫的聂小凤那个恶心啊,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但是董叶秋却不愿意了,看着聂小凤,问道:“你瞪我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你说的很对,干爹捧你,还怕捧不红你吗,再说了,混娱乐圈的,谁还没有个干爹啊,没有个干爹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万有才说道。

  “就是”。董叶秋狂点头道。

  因为聂小凤不让她从事这一行,所以她现在和聂小凤正在打冷战呢,说的这些话,十之七八都是为了气聂小凤的。

  其实还有个原因,那就是万有才对她的欲擒故纵,每每被万有才撩拨的欲罢不能时,万有才就及时撤梯子走人了,这让她很有些不舒服,她把一些都归结到了聂小凤的身上,所以,讲起话来丝毫不客气。

  “你气死我算了”。聂小凤指着董叶秋说道。

  “哎哎,吃饭呢,吃饭时不说话,有什么事咱们吃完后好好的说,好吧”。万有才打圆场道。

  本来聂小凤是想自己去村委上班的,但是下了楼被万有才叫上了车,说是有事和她商量,她以为是说董叶秋的事呢,于是上了万有才的车。

  “村里最近没啥事吧?”万有才问道。

  “有事林雅迪还会不和你汇报吗,你还用在我这里打听事?”聂小凤白了他一眼,说道。

  万有才看看她那样子,伸手摸在她的大-腿上,说道:“怎么了这是,吃了枪药了,昨晚那么厉害,按说这火也该泄的差不多了吧,怎么着,还没泄完火呢?”

  “滚一边去,你打算让秋子做什么,我现在已经是这么命苦了,你就放过她,别在鼓励她走这条路了好不好?”聂小凤哀求道。

  “你的意思是我怂恿她走这一行的?”万有才问道。

  “你说呢,不是吗?”

  “还真不是我的原因,是她自己都开始去当群演了,我是为了爱护她才说这条路的”。

  “爱护她?你还爱护她?巧舌如簧”。聂小凤白了他一眼,哼道。

  “你看你,不信是吧,你是不知道,她现在是做群演,就这么卖力,如果有个男人对她说,我可以给你安排个有台词的角色,第十七八号女主角,但是呢,让董叶秋陪那人睡一-夜,你干吗?”万有才问道。

  “她敢,我打断她的狗腿”。聂小凤勃然大怒道。

  “你在她身边看着她吗?为了角色,舍弃自己身体的女孩子多的是,都是为了能有个角色用到自己,这样的人多的是,当然了,有男导演玩女孩,也有女导演玩男的小鲜肉,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娱乐圈吧,你能想象的有多脏,就有多腌臜”。万有才说道。

  “那你还怂恿她去做这事?”聂小凤急道。

  “但是有一部分人呢,是不需要经过这么困难的去往上爬的,也就是说,有些女孩子就不需要通过身体去换角色,那么,这样的女孩子要么是有钱,要么就是有个有钱的干爹,我不就是那个有钱的干爹嘛,所以,你放心,秋子既然有这么个条件,有外形,有天赋,你让她去做这一行又能咋滴,还有,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做她的经纪人,管着她点,天天跟着她不就完了嘛”。万有才说道。

  “这样也行?”聂小凤有些意动了,问道。

  车到村委,万有才没下车,村委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着办事了,在聂小凤下车之前,又被万有才好好的修理了一番,面红耳赤的低着头上了楼,进了办公室。

  林雅迪看到万有才的车了,但是万有才没上来,却看到了聂小凤从他的车上下来了,顿时醋意萌生。

  “哎哟,你还来啊,我以为昨晚劳动过度,今天就不来了呢”。林雅迪说道。

  聂小凤一愣,不好意思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笑话,他在哪里不都得给我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嘛?”

  “对对,都要在你那里报备,对了,赵永清的事怎么样了?”聂小凤也知道林雅迪是在吃醋,这娘们也会反击,那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这话一出,林雅迪顿时没了刚刚的嚣张气焰,悠悠的说道:“唉,我是人财两空啊,钱被他花没了,人呢,也被抓了,前几天被批捕了,还有刁国能那个混蛋,赵永清都是被他连累的,这下好了,下半辈子在牢里待着吧”。

  “你不去找找万有才,兴许能缓和一下呢”。聂小凤说道。

  林雅迪摇摇头,说道:“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他是为了害万有才,才被抓的,现在要我去求万有才饶了他,可能吗?”

  聂小凤点点头,对林雅迪表示了深深地同情,但是觉得这样刻薄也不好,于是说了一下自己的苦难给林雅迪听:“他借了我五百万,到现在都不说还钱,我也不好意思张嘴”。

  “怎么不好意思张嘴,昨晚我就不信你没张嘴,怎么着,吃了火腿肠就把你的嘴堵上了,不知道说啥了?”林雅迪笑道。

  “你这个死妮子,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聂小凤扑向了林雅迪。

  万有才给夏书锋打了个电话,想问问李玉堂在哪里,夏书锋说已经上班了,在办公室呢,但是万有才赶到了办公室时李玉堂又不在办公室了。

  “老板让你等着,他去开会了”。夏书锋说道。

  “开会,这么早就去开会?”万有才问道。

  “嗯,今天来了两位新常委,肯定要开个常委会认识一下吧,市长和市委副书记都到位了,这还是第一次常委会呢,所以,老板不得不去”。夏书锋也显得有些落寞。

  很明显的道理,自己的主子没能上位,自己的地位肯定也是原地踏步,所以,这几天夏书锋也很是郁闷,但是郁闷归郁闷,在李玉堂的面前,他还是不敢放半个屁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