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一路青云 > 第838章院长的心事
  肖致远将钱推了推,道:“交钱。”

  这一次收费员倒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将钱收了下去,随后便给了对方一张发票。

  再次走到住院部,来到护士站,肖致远冷声说道:“钱已经交了,是不是可以对伤者进行治疗?”

  “该怎么做我们这边自然会有安排,况且这会已经是夜里,算要治疗,也没有医生,只能按照先前的用药单,给他先用药。”或许是因为这会只有她一个人值班,护士的态度明显不太好。

  肖致远疑惑的说道:“难道你们这里没有值班医生,病人情况都已经那样了,你们居然还好意思说明天治疗,如果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间,这个责任是不是由你们承担?”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我们又不是不给他治疗,否则他身的那些纱布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况且他送进来的时候,一分钱也没交,我们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还有几个小时,护士要换班,她这会巴不得什么事情也没有,自己也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待着交接班。

  肖致远并没有理会对方的这番话,而是直接走到了护士站旁边的医生办公室,这会里面一个人也没有,随即看到不远处还有一间医生休息室,怒气冲冲的跑了过去,用力的在门敲了敲,却并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

  由于这会已经是深夜,住院部的走廊里显得异常的安静,敲了两下没有得到回应,肖致远便趴在了门边,听见里面有阵阵的打鼾声,一脚直接将门给踹开,发现一位穿着医生制服的男子,满身酒气的睡在那里。

  在一旁装了满满一盆自来水,肖致远手一抖,全部浇在了对方身。

  被这突如其来的凉水给叫醒,制服男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睁开了双眼,发现窗前正站着一个陌生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盆,很快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接从床蹦了起来,怒声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你知不知道我可以让保安过来直接将你带走。”

  “你是今晚这里的值班医生?”根本没有直视对方的问题,肖致远冷声的反问道。

  制服男晃了晃脑袋,道:“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如果你不为刚刚的行为道歉,那今天你别想走出这个医院。”

  “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是不是今晚的值班医生?”肖致远依旧镇定自若,无视着对方一次次的威胁。

  制服男感觉自己遇了硬茬子,随即便拿出电话打了出去,冷声的说道:“让你们的保安来普外科,这里有人捣乱。”

  知道对方这是在叫保安,肖致远冷声说道:“看来你是今晚的值班医生,从现在起,你的职业资格被吊销了,仅仅是工作期间喝酒这一项,我可以让人将你给关进去。”

  “将我关进去,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脑子被门给挤了,在整个沧州,还从来没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制服男似乎听到了最大的笑话,顿时放肆的笑了起来。

  保安很快便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而且一下子来了七八个人,看起来面前这个制服男在医院里还有着一定的势力,肖致远不慌不忙的拿出了手机,给卫生厅打去了电话,道:“给我将沧州市卫生局的电话找出来,我要和他们的一把手局长联系。”

  门外的保安听到这番话,谁也不敢前,他们也在掂量这个陌生男人的身份,能够找卫生局一把手,想必也是一个有着背景的人,如果他们这会贸然的行动,说不定会跟着倒霉。

  “你要想演戏,能不能找一个更为合理的剧本,沧州卫生系统内大大小小的领导,哪一个我不认识,别说卫生局长,是副市长的儿子,那和我也是拜把子的兄弟。”制服男越来越嚣张,完全无视对方刚刚的那通电话。

  肖致远没有理会对方,这会他的手机已经有短信发了过来,低头看了看,正是沧山卫生局一把手的电话。

  “我是肖致远,相信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我现在在你们沧山市人医,十分钟之内,如果我见不到你,那明天你直接给我卷铺盖走人。”肖致远直接照着短信里面的号码给打了出去,语气异常的坚定,这也是他到任卫生厅之后,第一次如此动怒。

  电话那头的卫生局长刚想说什么,却听见里面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这会接到电话,本不爽,对方还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么一堆话,这让刚刚睡着了的他全然没有重视。

  将电话放在床头,刚躺下准备接着睡,猛然又坐了起来,仔细的回想着刚刚电话里,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

  连着两次爬起来,惊醒了身旁熟睡的女人,娇声说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这深更半夜的,谁啊?”

  卫生局局长这会已经想起了什么,连忙穿衣服,道:“你这个小妖精,赶紧睡吧,我要出去一趟,去晚了以后你可没有这么舒服的日子过了。”

  由于刚刚的忽视,以至于这会已经过去了几分钟,驾车一路疾驰,好在这会深夜,路已经没有什么行人,车辆也很少,整整耗时十分钟,卫生局长总算是出现在了市人医。

  肖致远从挂断电话之后,便开始用手机计时,他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仅仅是市人医今晚他所见到的这些事情,开掉一个卫生局长根本不在话下,只不过他并不想这么做,所以才会说出给对方十分钟时间这样的话。

  十分钟已到,制服男冷笑着说道:“十分钟已经过去了,你的戏也该结束了吧。”

  说完这番话,制服男便让门口站着的保安准备动手,而这是卫生局长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制服男自然认识对方,不过还没等到他开口,卫生局长却喘着气的招呼道:“肖厅长,我没迟到吧?”

  “你是?”肖致远虽然是卫生厅的副厅长,也主管着人事,但是对于下面这些分局的领导却也算不个个都熟悉,至少面前这位他没有什么印象。

  “我是沧山市卫生局长徐德来,刚刚您是给我打的电话。”卫生局长这会非常的谦卑,仿佛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决定着自己的生杀大权。

  肖致远点了点头,道:“徐局长,这么晚将你叫过来,主要是有个情况想要向你说明一下,这位医生,应该是今晚值班,而他不但没有坚守在自己的岗位,反倒是满身的酒气,在休息室呼呼大睡。”

  “徐叔叔,你别他的说,晚我和我爸一起陪市里的几个领导吃了顿饭,也喝了那么一点点,根本没有他说得那么严重,另外这个人到底是谁啊,看你这样似乎有些怕他,我们沧山什么时候有了一位姓肖的厅长?”徐德来的出现本已经让制服男感到意外,而这会见对方态度如此谦卑,心里更是非常疑惑。

  听到这番话,徐德来心里恨得直咬牙,制服男他当然认识,正是市人医院长王刚的儿子,由于是正规的医学院毕业,所以王刚便四处找关系,这才将其给安排到了市人医工作,算是有了一个铁饭碗。

  低头思索了片刻,徐德来笑着说道:“肖厅长,我给你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市人医王院长的公子王亮,去年刚刚进来参加工作,还没有太多的工作经验,所以也难免犯下一些错误。”

  “他这是犯错误吗,简直是在犯罪,医生酒后岗,和司机酒后开车其实是一个道理,都有着生命危险,只不过前者是对病人,而后者则是针对自己。”肖致远已经大致的猜到了制服男的身份,要不然对方也不会在医院如此的嚣张。

  徐德来这会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王亮这会已经醒了八成,前说道:“徐局长,要不这事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出面解决一下,还是直接让市公安局的同志过来?”

  “要打你自己去打,我可不趟这趟浑水,刚刚那个人是省卫生厅的副厅长,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看来咱们这一次要遭殃。”徐德来心里非常的憋屈,今晚他标准是躺着也枪。

  王亮似乎很不屑,虽然他心里非常清楚卫生厅意味着什么,不过在他眼里,对方毕竟只是副厅长,况且他们在卫生厅也不是没有人,套着对方耳朵说道:“要不我让市局的人过来,直接给他定个罪名,然后让其在里面待一段时间,这样他才会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说你是井底之蛙,你心里还不高兴,我早和你爸说了,让你出去多锻炼锻炼,见识见识一些人,这样也不至于以后会吃亏。”徐德来现在恨不得当场将对方给撤掉,只是碍于副市长以及院长的面子,他也没有这么做,而是将其的厉害关系告诉了对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