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独步 > 第413章又一个
  “去追,都给我去追!一定要把他找到,生死不论。”御伟奇吼了一声,当然,其实不用他吼,也已经有人追去了。

  而因为他这一声吼,让他那个属下也不好意思站着,也跟了过去。

  御伟奇也就回去等消息了,在这个时候他也只好回去等消息了,于是,他就走会原来的位置,然后坐了下来。

  他思考了一下这个事情,然后看向桌子上的盒子,自己二儿子的人头,他在这个时候,似乎突然发现下面有一张字条。

  他拿起字条看了一下,他疑惑了,因为这个字条是真正杀了他二儿子的人说的话,写明是这个人做的,并且也说明和送人头来的人不是一伙的。

  这个人他知道,的确是自己的一个仇家,杀自己二儿子的理由也很充分,那就是说,刚刚那个步铮所说的话,是真的?

  如果他真的没有杀自己的二儿子,那侄子的事情也是真的了?那样的话,他就不是仇家,他只是巧合的情况下杀了四儿子。

  不过,这最后一点也足够让他杀步铮千百遍了,前面是不是真的其实无所谓,步铮是一定要死……

  死!!

  “我要死了……”

  御伟奇呆呆地看着自己胸口突出来的剑尖,他明白自己要死了,但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把剑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为什么这把剑可以在这里。

  这两个问题看起来很相似,其实所要知道的事情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前面一个问题有点复杂,也有点多,他不明白为什么杀他的人会出现在他身后,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有。杀他的理由……

  而至于后面一个问题,那就简单很多,只有一个地方他不明白,他不明白这把剑是怎么能刺穿他的防御,包括他的护体真气与阵器。

  这是一把黑色的剑,但在黑色之中。似乎有种火光,就好像溶岩一样,分布在剑身各个地方。

  但这种火光只是出现在那一瞬间,之后就消失了,恢复成一把极为普通的黑剑,那似乎是一种因为真气而改变的想象,这把剑绝对不普通。

  如果普通的话,又怎么能刺入自己的身体!

  而被刺入了身体的人,不可能还能或者。除非对方没有办法使用真气,如果有的话,那一必定会使用真气,以兵器为媒介,轻易的啥事对方。

  一般这样做的人,不可能不用这一招,而能刺入身体的兵器,又怎可能没有办法震碎对方的五脏六腑。

  “为什么?”御伟奇淡淡地问道。

  “这还需要问为什么吗?”步铮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杀了我之后。只会让事情更严重!”御伟奇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步铮,比如说步铮怎么回来的。比如说步铮怎么能藏在一边没有任何气息,比如说步铮的剑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能吃穿他的防御。

  而这种种问题,他不可能来得及问,因为他马上就会没了气息,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不明白步铮的动机。

  虽然说自己是要杀他,虽然说御家是下了追杀令,但这个程度来说,并不算是最优先等级的。这个追杀令其实并不是那么强烈,简单来说,这个追杀只是看到步铮的时候,就顺便追杀一下,不会太刻意的去找步铮的下落,仇怨还没有那么大。

  而现在,步铮暗杀了这个御伟奇之后,那他仇怨会立刻上升好几个等级,会让御家满世界追杀,会主动出击。

  “你死了,所有的人都只会来找我,如果你活着,你会去找那些无辜的村民,我是一个好人,不想连累别人。”步铮淡淡地说道,而这段话是御伟奇最后听到的话语,他已经闭上了眼睛,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同时,其实御伟奇并没有听到步铮最后的那句话,幸好这不重要。

  而御伟奇怎么也没想到,步铮会是因为这个理由而回来暗杀了自己,他很不甘心,自己是多么重要的人,那些贱民,就算是再有个十万八万,都不如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重要,结果,自己却是因为这一些贱民而死。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当然,他还有不甘心的是,自己竟然死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明明他的实力要弱于自己,如果正面对敌的话,自己可以轻轻松松的拿下这小子,但没想到自己反而被这小子给轻轻松松地暗杀了。

  “乾坤戒,拿了,防御内甲,拿了,这个什么东西,也拿了……”步铮在暗杀了御伟奇之后,就立刻收刮了战利品,除了御伟奇身上的,他还顺便在这个房子之中顺点东西,反正还有一点点的时间。

  而这一点点的时间过去之后,他就到外面喊了一句,堂主大人遇刺了,然后,整个风魔城都乱了,他就趁乱走人了。

  御伟奇的死,并没有让人怀疑到步铮身上,不是说步铮没有嫌疑,只是这嫌疑被排除了,因为大家都不觉得,一个才九脉七重天的高手,会死在一个少年手里,并且,还是在他自己的地盘上。

  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个剑法高手所为,一剑致命,并且,还是一个暗杀高手,凶手的剑也应该很特别,不能不可能破除御伟奇的防御。

  反正他们绝对不会认为是步铮杀了御伟奇,他们觉得哪怕是御伟奇站着不动,步铮也不可能伤他分毫,这有点超乎他们的认知,也超过了整个天下的认知范畴。

  不过,即便是他们觉得步铮不是杀了御伟奇的人,不代表他们觉得步铮和这件事情无关,他们觉得步铮可能是一个复仇集团中的一员,而杀御伟奇的人,也是其中之一。

  因此,步铮非但没有减少仇恨,反而增加了,并且肯定一个复仇集团在做事情,现在已经连续杀了四个御家重要成员了,尤其是御伟奇,更是会影响到御家的一些核心战略。

  就比如说这风魔城,在御伟奇死后,可不一定就是御家的人来接替,其他的家族也是一样想要接管这个地方,这就等于是将到手的东西,又扔出去大家重新竞争。

  如果输了的话,那这个代价可想而知,而就算赢了,这中间付出的代价也不少,这是本来不需要付出的,还有,御伟奇是一个人才,少了他之后,就等于是让御家弱了一些。

  也就是因为这样,御家的家主考虑这个事情也多了一层怀疑,这个事情或许不一定是为了复仇,也许是对手安排的事情,当然,这个只是怀疑,他不敢肯定。

  现在的线索就是步铮,因此,这一次之后,御家就收回追杀令,而是用了追捕令,因为他们想要步铮或者,或者才有更多的价值。

  不过,也只需要活着就可以,断手断脚的,受伤被废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并且,在追捕令上,似乎说明了,遇到步铮就砍了他的双手双脚,让他逃也逃不了,更用不了东西。

  至于怎么抓步铮,他们觉得,步铮应该是向着势力之外逃走,或者是躲了起来,准备对付下一个目标,也就是御家的人。

  但他们没有想到,步铮没有两个方向都没去,无论是御家的势力所在,还是逃出真魔宗,他都没有这样做,他是向着真魔宗的总坛真魔殿前去,并且大摇大摆的,一点也没有御家所想到的隐秘或者害怕。

  步铮依然还是骑着小毛前进,不过没有让小毛跟着到城市之中,他每次都是自己飞上飞下的,与小毛会合,而在没有事情的情况下,小毛可以随意去一些地方隐藏起来,等待步铮的召唤。

  御家的人没有想到步铮竟然反而向着里面进发,而同时,步铮这样是越来越离开御家的地盘,御家不可能像自己地盘那样好找步铮。

  当然,也不是说步铮是不好找的,如果认真去找的话,也是能找到的。

  就算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也会有人渗透进去,明着的暗着的都会有,这是一种手段,上位者必定会用的手段,想要控制手下的人,那就要了解手下的一切。

  因此,步铮如果继续这样,也是迟早会发现的事情,所以,他必须换装,改变自己的容貌与特征,让自己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自然是不需要害怕什么,大摇大摆的前进。

  步铮换装成为一个贵族公子,这也是必然的,慕容情的身份不简单,要是身份相差太大的话,一些事情就不好吧了,因此,这个身份还是越接近越好。

  步铮考虑来考虑去,决定用一个身份……

  “在下东皇玄流,来自南黎。”

  这就是步铮的身份,而这个身份步铮说的很模糊,越是模糊反而越是有效果,仔细了反而不好。

  就这样,步铮来到真魔殿,这个虽然被称为是殿的地方,却有着比一般王都都要大的面积,虽然没有城墙,但却必须要各条大道之中进入,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不然就会被这里的阵法反弹出去,然后引来真魔宗的质问,如果答案不能让人满意,必定有苦头吃。

  步铮很容易就进去了,只因为有钱,!(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