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干掉BOSS来上位[快穿] > 57.邪魅俏王爷(8)
  陛下,娘娘说,您三天两头才来一次,她吃醋了……  宋槿抬了头,很羞涩地抿嘴朝她笑了下,耳朵通红。

  看他这模样,虽然对周围有意无意转来的视线还有些害羞,但也能称得上是大方得体,并没有怯场。

  竹猗心中点了下头,朝他招手,让侍女在自己身旁给他拿了个秀榻坐下。

  这下转过来的视线更多了,连比她略高些坐着的小皇帝都看了过来。

  竹猗拿了筷子,给宋槿夹了块玫瑰山药糕,小声地和他说了她在将将入殿时冒出来,在方才那会儿却逐渐明确了的念头。

  “阿槿,我认你为嗣子如何?”

  宋槿原本正微微翘着嘴角去咬那糕,听见这话,连着筷子都掉了。

  他抬起头来看竹猗,一贯澄澈的眼里难得出现了明确的抵制,而且在敏锐地发现她的不虞后,那抵制也没有少上几分,连带着还摇了头。

  竹猗只当是他小孩子不懂,遂耐心地和他讲了好坏,“你是本宫的嗣子,本宫死后,整个长公主府上的东西都是你的,你可以尽情取用。”

  “且之后旁人都敬你三分,再无闲言碎语,阻碍你之后的通途。”

  宋槿自那日算账之后,就对此事抱着极大的热情,时不时就跑去账房帮着算账,倒是赢得了账房那些老先生的交口称赞,且他的天赋如此之好,以后封侯拜相也是能够的,不能多了长公主自小养大的禁脔的名头。

  竹猗一开始还能眉头不皱地把他到处送来送去,现在养了小半个月,倒是有些舍不得了,只能给他想个足够留在她身边又不会遭了嚼舌的身份。

  原本她是想认作弟弟的,可她嫡亲的弟弟还坐在御座上,她这一认,宋槿就成了小皇帝的干哥哥,实在太过惹眼。

  小一辈却是好主意。

  毕竟长公主也已经二十二了,生个七八岁的儿子也只能说是生得早了些。

  她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和宋槿先说一句,便是怕等会直接说出来吓住了他,却没想他居然抗拒得这般明显。

  坐得离长公主近的那几位,已看见长公主的面色有些不虞了。

  宰相端着酒回应了敬酒的下属,视线却看着这边,正等着这位直接掀了桌案,坏了这除夕宴,却看见那低着头的幼童低声说了句什么,长公主眼眸中的那点怒火便像是火苗遇见了水,突然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宋槿说的是,“我不想叫您娘,娘会不要我的。”

  他记得自己是被母亲厌弃了的,甚至恨不得烧死他。他怕悲剧重演。

  竹猗原本也没生气,只是将那点子不高兴放大了,用来吓唬吓唬还不知事的孩子,却没想他会说出这句话来,直直地戳了她的心窝窝。

  当年她定不下来去维衡一区还是二区的时候,她的养母说过一句,“猗猗这种护起短来不用看青红皂白的性子,太重情了。”

  一区用杀戮来替代,可太重情的性子,注定去不了二区。

  那些沉溺在任务对象里,情愿陪着生老病死再不回来的人,二区每年都有。

  她养母这话没说错,虽宋槿还不到她“不看青红皂白”的行列里,但毕竟也是她想着要护在羽翼下的。

  所以宋槿这句解释一出,竹猗怒气全消不说,还有些心疼,将那个念头远远地就抛到了天边,只是她也没将话说死,只摸了下宋槿的脑袋瓜子。

  “你之后若是后悔了,随时来找我。”

  宋槿看了眼她,伸手握住了她的食指,小指甲一下下轻轻扣着她指腹,声音里犹带担忧,“您真的不生我的气?”

  “恩,”竹猗点头,把新上的燕窝朝他推“等你吃得胖胖的,本宫就不气了。”

  她这自然是有些玩笑的话。

  可宋槿却当了真,松口气的同时,自个握着那调羹,将一盏血燕吃了个干净,又往嘴里塞了好些肉食,两颊都被塞得有些鼓起。

  竹猗看着好笑,又给夹了些蔬果,让他慢些吃。

  整个除夕宴下来,最爱闹腾的长公主没说过几句话,却也贡献了最热的议点。

  她带来的那位模样甚好的小男孩,真是极得长公主宠爱,有这么位在前头挡着,只要那孩子争气些,以后前途必不可限量。

  几家心思活络的,已想着将家中样貌出色的小辈送过去一同教养了。

  不同他们这见利便趋之若鹜的欣喜,同样见着了长公主对宋槿的宠爱的小皇帝却气哼哼地回了守岁的归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