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这个师父有毒 > 45.姻缘田
  第四十五章

  *

  司命星君,掌人之生死、气运、劫数……总而言之,关于凡人的一切,都归他管,包括姻缘在内。

  天宫西南方向,灵山脚下,有一大片望不到边际的田地,地里种着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命魂草,一棵代表一个凡人的一生,若命魂草出了什么问题,相同的问题就会出现在所代表的那个凡人身上。

  司命要管的凡人太多了,导致他不可能精细到每一个凡人的一生,于是经常拿写好的本子直接给别人设定一生的经历波折。

  命魂草得灵山旺盛的灵力惠泽,姻缘花开时,颜色不一七彩鲜艳,远远看着也是天宫一道亮丽的风景,是以,众仙又管命魂草田叫姻缘田。平日里,闲来无事的神仙会到灵山附近欣赏娇花,或是看看司命又写出了什么好剧本。

  清泽带凤凉凉去的地方,便是司命掌管的姻缘田,他要找到梁秋月的那株命魂草,看看有没有法子破解她已定下的命运。

  关于命魂草,凤凉凉在小三师兄的书堆里看到过与其有关的记载,上面还特地配了几幅图夸赞命魂草开花时有多么的娇艳美丽,当时她还特别好奇,缠了小三师兄好几日,要他带她上天去看,不过都被小三师兄以师父会揍他为由拒绝了。难得今日有机会到姻缘田,她一定要圆了看花的心愿!

  抱着此念,落地后,凤凉凉极为兴奋,忙转动小脑袋四处张望,想看看姻缘花到底有多美,可她看来看去,除了雾茫茫一片外,什么也没有。

  “这里真是姻缘田?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

  “……”

  清泽默默不语,牵着她往前走。

  凤凉凉挣开他的手嘟囔道:“姻缘花在哪,香味好似有一些,可这里好大的雾……”

  “汪汪汪!!!”

  话音未落,几声犬吠声倏地冒出,吓了她一跳。

  “师父,你听,有狗叫声?”

  九重天上,哪来的狗?

  “汪汪!汪汪汪!”

  她正疑惑着,犬吠声由远而近,似乎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不多时,一条浑身长毛牙尖齿利的灵犬从白雾中蹿了出来。

  凤凉凉与它大眼瞪小眼一秒,而后立马掉头朝清泽飞扑,嘴里鬼哭狼嚎着:“啊啊啊师父!这有狗!!!”

  “……”

  “师父,为、为什么有狗啊,徒儿好怕,它要吃我!”

  凤凉凉勾着清泽脖子还觉得害怕,便又往上爬了爬,踩着他的手坐到他肩上去了还不够,两手死死搂住他脖子,整个人缩在他脑袋边发颤,就差变回原形蹲在他发顶了。

  “……”

  清泽稳如泰山的站着,难得不优雅的眼珠子上翻,看了看勒着自己脑袋的手,耐着性子解释:“这些灵犬是司命养在田地附近,用来防止神仙偷摘姻缘花的,不会吃你。下来。”说着一道法术挣开她。

  “可是师父它们长得好凶……”

  凤凉凉怀疑的看着朝自己流口水的灵犬,不依不挠地黏回他身边,挂在他胸前怎么都不肯让脚落到地上。

  “……”

  也就这种时候拿他当师父,前面不是挺有能耐的,张口闭口要断绝师徒关系,还要老死不相往来。她这样紧密地贴着他,娇软的身子曲线清楚,他虽清心寡欲,但还是有几分觉得不适。

  “放开。”

  他冷声命令她,大手握着她的腰一用力,硬是把她从身上拉开。

  “别别别!不要!不要,有狗,它对我流口水!”凤凉凉怕极了,“嘤嘤”着要回到他怀里,好像那是世间最安全的地方。

  “……”

  清泽的身体骤然僵住,但并非因又黏过来的凤凉凉,而是有条灵犬突然“偷袭”舔了他的手,末了还对他摇头摆尾“汪汪”叫。

  诚然不周山崩于眼前都心平气和,可这会子手上散发着腥臭味的黏糊糊液体还是让他变了脸色,掌心一动唤了白泽剑出来,抱着凤凉凉跳到剑上升空。地上的灵犬见了,狂吠不止,短短片刻功夫,引来了数十只灵犬,围在二人脚下叫个不停。

  局面……似乎有点糟糕了……

  这些灵犬是负责看守姻缘田的,除此以外,田地外围还有司命设下的结界,就是前方的白雾。双重保护,一方面是防姻缘花会被偷摘,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命魂草。毕竟一棵代表着一个凡人,若是不小心折花掉叶了,就会害了那个凡人。

  司命的结界对清泽来说,悄悄潜入不成问题,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灵犬的鼻子那么厉害,刚一落地就引了它们过来,如今它们高声吠叫,恐怕会将附近巡逻的仙兵引来,届时进入姻缘田一事就难办了。思及此,他捏指掐诀,正欲一道法术甩下去打晕灵犬们,一道寒光穿破白雾飞了过来,剑上还站着个华服男子。

  “玄朝?”

  见着来人,凤凉凉诧异的瞪大眼。

  “阿瑶,真是你!路过此地,听到灵犬的叫声有些疑惑,便飞过来瞧瞧,远远看着大雾里的人像是你,没想到还真是!”玄朝一见凤凉凉便露出惊喜开心的笑容,伸长了手要去抱她,顿一顿,瞥见挡在她面前冷着脸的清泽,忙将伸出去的手改为行礼,恭敬的:“咳,上神。”

  “你在这做什么。”清泽冷冰冰的启唇。

  玄朝略略蹙眉:“不周山告急,天帝已命人去夜澜请上神,我正要先领兵一万前去支援,不料在此地碰到上神,不知上神在姻缘田做甚?”

  “偷命魂草啊!”凤凉凉极快的接过话,随即拽着清泽一条胳膊,旋身几步跃到了玄朝身后,扶着他的肩膀,捶他一下,“梁小姐的事还没解决呢,先前还说人家对你有恩,你一定会想法子救她,怎么,全给忘了?”

  “……”她不提,玄朝还真有点忘了。没办法,眼下不周山局势严峻,天下苍生和一个凡人对比,自然是前者更重要。

  凤凉凉瞪他一眼:“我师……咳,上、上神说偷梁小姐的命魂草,然后想法子改了司命给她设下的劫数,让她有个正常的人生经历。”

  “啊,上神来偷东西?”玄朝着实吃了一惊。

  清泽冷眼看着依偎在玄朝身后的凤凉凉,扬手一道法术将她变回原形吸了过来,接着塞入袖中,抬眼看玄朝,“可有办法进去。”

  “躲开灵犬进姻缘田吗?”

  清泽:“嗯。”

  “玄朝不才,倒有个法子。”

  “那就有劳小天孙了。”

  “上神客气。”

  玄朝抓抓脑袋,有点不解好端端的,自个儿怎么成偷命魂草的“同谋”了,私盗凡人的命魂草可是重罪,要入牲畜道轮回一百次的……

  如此想着,偷眼看清泽,见他一脸镇定的,便想他乃大名鼎鼎的夜澜上神,不周山还等着他去救急呢!一株命魂草罢了,想来天帝也不会责怪什么,就在前头为他带路。

  远离姻缘田后,那些灵犬便停止了狂叫。

  “上神若不觉得有**份颜面,那玄朝就开始了。”

  “……”

  清泽抿唇不语,静静看着玄朝,看他有什么法子能避开灵犬进入到姻缘田里。

  玄朝跳下折渊剑,几步跑到天河边一处茂密的树丛后,埋头做着什么,随后直起身对清泽招手示意他过去。

  “……”

  清泽看了看四周,提脚朝天河走去。

  ……

  一炷香后,姻缘田内。

  玄朝拍拍身上的泥土,得意洋洋地凑到凤凉凉身旁,笑道:“怎么样,阿瑶,我说我的密道能直通田内,没有骗你吧!”

  “钻土洞进来,这法子虽然挺有效果,但不太光彩,像夜澜上神这样尊贵的身份,若此事传了出去,会很丢面子。”

  凤凉凉维持着原形,两只爪子往清泽衣摆上刨土,小尖嘴一开一合阴阳怪气的回答。哼,让他欺负她,给她施法不让她变回人形!

  “办正事要紧。”清泽摘掉头上的枯草,起身抖一抖身上的泥土,低头垂眸看着她,“你小,飞起来找更方便,也不容易被发现。”

  “哼~”凤凉凉扭开脑袋不理他。

  清泽懒得在这种时候和她计较,便拂袖进入花田。要想解决梁秋月的事,得从她与胡风相遇的那一世入手。

  找梁秋月的命魂草不是难事,她与胡风这只黄鼠狼妖纠缠不清,命魂草上自然有妖气萦绕,难办的是逆天改命需付出不小的代价。若是平时,清泽二话不说就上了,可眼下他马上就要动身去不周山同魔族周旋,此时浪费修为灵力,一时半会难以恢复,怕到了不周山会有什么不妥。

  幸好半道上来了玄朝这个小天孙,他虽只有七万年的修为,但已足够打开命魂草的生之门,让三人得以进入到梁秋月命局里与胡风相遇的那一世。

  起初玄朝不大愿意为了一个普通凡间女子牺牲修为,结果被凤凉凉好生嫌弃数落了一番,玄朝心里喜欢她,不想被她看不起,就硬着头皮上了。

  说来也是气人的,三人进入到梁秋月与胡风认识的那一世后,清泽的化身是凡间道士,凤凉凉依然是丫环。玄朝就糟心了,他居然变成了梁秋月的爹,又老又丑,同清泽的道士站在一块儿,凤凉凉一眼都不看他。

  “嗯?”咋一看清泽的道士打扮,凤凉凉觉得眼熟,拉着他袖子仰起小脸左看右看,末了咬着手指头咕哝:“你这副样子,好像我在凡间认识的一个道士。”

  “……”

  清泽少见的目光游离神情闪烁。

  凤凉凉倏地踮起脚凑近他的脸,亮晶晶的眼专注无比:“真的好像,你……”

  “轰隆——”

  惊雷声炸响,天际突然电闪雷鸣乌云层叠。

  清泽沉吟一声:“是天雷劫,胡风的劫。”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