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乱世佳人]回到当初 > 131.番外另一种可能(二)
  v章购买五成以下十二小时后可阅读更新内容xd。

  “我又没有说不嫁!”斯佳丽两条黑眉毛一皱,生气的样子活像她爸爸。

  想了整整一夜,斯佳丽还是决定暂时保留这个婚约——这毕竟是现在的她唯一亲近梅拉妮的办法呀!

  哪怕是在重生的不久之前,斯佳丽都是把那个瘦小的女人当做傻瓜看待。她斯佳丽·奥哈拉对阿什礼的痴心多明显啊,偏偏是这傻瓜视而不见,还全心全意拿她当好朋友。她帮助她,守护她,给她辩护,把她做的所有事情都从正面理解。可梅拉妮越是这样,斯佳丽心里就越是烦躁,就是这么个女人得到了阿什礼!这叫斯佳丽怎么甘心!

  直到——直到梅拉妮因为小产去世,用微弱的声音将一切托付给她,斯佳丽才意识过来,这个不起眼的女人到底对她有多重要。她默不作声,却忠诚守护在她身边,给她爱与友谊。/梅拉妮一直是她的盾,她的力量,她的勇气,失去梅拉妮,她这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也永远地插入剑鞘中。/

  斯佳丽绝不会让梅拉妮独自留在战火纷飞的亚特兰大。

  但是,过去的她能够常住在亚特兰大,全都是因为她是查尔斯·汉密尔顿——梅拉妮哥哥的遗孀。去掉这一层婚约,如今和她并没有太多交集的梅拉妮,也就没有理由再一次邀请她去亚特兰大,斯佳丽便没有理由阻止这件事的发生。所以,斯佳丽最终选择保留婚约,暂缓婚礼。

  至于干涉别人的命运是不是正确,斯佳丽才不会考虑到这些呢。她甚至根本不会有这个概念。说到底,虽然多了十二年的阅历,她还是那个勇气十足又不爱动脑筋的姑娘。

  “别闹了,丫头,你老爸不吃你这一套!”杰拉尔德还强称着嘴硬不答应,可他最宠爱的大女儿早就晓得他已经心软啦!

  “我们可以先订婚嘛,爸爸。想一想,我怎么能这么仓促地结婚呢!再有两个星期,查尔斯就要入伍啦。两个星期,这可来不及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我才不要简陋地就嫁了呢!”斯佳丽摇着父亲的胳膊,“我们完全可以等到战争结束,让他挂着一身的勋章来迎娶我呀。那样的话多风光!反正,爸不是说几个月就能打赢么?”提到战争,斯佳丽心中猛地一缩。可她又若无其事地说下去,她知道这一招准管用。

  杰拉尔德果然犹豫了,他当然想把女儿隆重地嫁出去,也想有个挂着一身军功章的女婿,但是因为女儿接受求婚,他昨天已经将话题暂时离开了战争,兴致勃勃地和约翰·威尔克斯讨论起来。两人的话题甚至已经扯到两对年轻人一起结婚时的盛况——

  “你要不答应,我告诉妈妈你跳栅栏的事儿去。”斯佳丽嘴一撅,作势要走。

  “好吧好吧,你这孩子,就会欺负你的老父亲。”杰拉尔德赶快愁眉苦脸地答应下来。

  “我和查尔斯,在梅拉妮的婚礼之后一天订婚。”斯佳丽补充道。

  “得啦,我的小姐!”杰拉尔德粗着嗓门,“我这就去同你妈妈说。”

  这个粗犷的男人并没有发现,女儿刚才说的是“梅拉妮的婚礼”,而不是“阿什礼的婚礼”。

  ————————

  等杰拉尔德去找埃伦说了延迟婚礼的事情,斯佳丽自己反而又开始犹豫了。她记得清清楚楚,查尔斯·汉密尔顿早早就死于战火。上辈子,他还给她留了几间价值不菲的铺子作为遗产呢!只可惜后来在亚特兰大沦陷时毁掉了。要是她——要是她嫁给她,然后安安心心等他阵亡,接手这些遗产,找个法子在亚特兰大毁灭前脱手出去,那么,那么她一直操心的,保住塔拉的税金不就有着落了——曾经为了这笔税金,她差点当了瑞特的情妇!

  这个念头实在太过诱人,不断在她脑海中盘旋,就像是那条诱惑了夏娃的、甜言蜜语的蛇在蛊惑。但斯佳丽最后还是咬牙放弃了。

  上辈子,弗兰克·肯尼迪死去后她曾向瑞特哭诉,若早知道会害死他,她绝不会嫁给他。当时她的确是真心实意这么想的。但是,世上最了解她的瑞特冷静地告诉她,斯佳丽,你会的,即使再来一次你也还会这么办。因为你那时候要钱,除了他你找不到别的法子弄到钱。想起他说话时的神情,斯佳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真的会为了钱再嫁一次查尔斯,并且冷酷地用手指头计算着他的死期?

  “不,瑞特,我不会。”斯佳丽喃喃道,她握紧了拳头,“那时候的我以为自己爱着阿什礼,可是又得不到他。所以为了塔拉,我什么都顾不得了。但现在,最坏的事情远远还没有降临,我还有千种办法让自己不必沦落到那个境地。况且,我现在一心一意等待着的是——哦,感谢上帝!”

  感谢上帝,让她有机会弥补曾经的过错,让她能够以一种不再狼狈的姿态去迎接真心的爱人。感谢上帝,这一次她有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好一切,不必把自己逼到最绝望的境地,又一次考验生存的底线。她还能做出许许多多不同的选择。

  哪怕是在上辈子的最后,离亚特兰大上流社会越来越远的斯佳丽,心里却依旧着成为母亲那样贵妇人的残念。她的良心还没死干净,尽管现在的她依旧会为放过这一笔财产感到惋惜不已。

  “哦,瑞特·巴特勒!这个该死的投机商!为了他我白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算了算了,我一定能想出其他办法来弄到钱、保住塔拉的!”

  ——————

  /因为战争的缘故,阿什礼与梅拉妮的婚礼已从秋天移至五月一日。战争一旦需要支援,他便可随营队离开。

  那天晚上,在十二棵橡树的客厅,千百只烛光摇曳不定,梅拉妮被熙熙攘攘的宾客推搡着,她的脸上闪耀着幸福的光彩。斯佳丽见证了前世最好也是唯一女性朋友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

  梅丽身穿雪白的婚纱,依偎在阿什礼的身旁,颈间的红宝石项链衬得她奶油色的皮肤分外莹润,沉甸甸的耳环吊着长长的细金链,挂在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边,在她褐色的眼睛两旁晃荡。这双眼睛犹如冬日林间的两潭宁静的湖水,褐色的叶子在湖的波光里倒映出来。/她心形的脸蛋旁堆满了乌发,整个人散发着幸福的光芒。

  十二棵橡树的宴会显得盛大而热闹。人人欢声笑语,从容不迫。这是南方人身上根深蒂固的一种气质,来自于知晓明天准能享有和今天一样的幸福安宁的底气。日子宁静幽长美好又一成不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