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人鱼婚后日常 > 2.第2章
  客机坚硬的合金材料被无数黝黑锋锐的怪肢劈开,像巨型仙人球把客机捅出密密麻麻的窟窿,惊惧的乘客也被坚不可摧的怪肢直接捅穿,跟串糖葫芦似的串在一起。

  秦玄反应敏捷,险之又险地避过怪肢的攻击,接着便感觉客机剧烈颠簸,猛然失重从一万两千米的高空垂直向下坠落。

  客机坠落的瞬间,秦玄大脑一片空白。

  机舱里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味,无数狰狞惊恐的死亡景象印进秦玄脑海。

  客机震动颠簸得越来越厉害,秦玄手指死死扣着座椅,在翻滚下坠的客机里无法维持平衡。客机下坠过程中,秦玄背脊狠狠砸在背后的巨树上,庞大的尖刺毫无障碍地陷进他皮肉里。

  秦玄脸色顷刻惨白,伤处传来剧痛的同时,更有尖锐的绞痛也在腹部翻腾。

  秦玄紧攥着腹部,因为疼痛意识变得浑浑噩噩,他恍惚中感觉客机发生了剧烈撞击,像是砸落进海里。随即事实印证他的猜想,咸涩凶猛的海水瞬间灌满机舱,导致沉重的客机不断朝着更深的海底坠去,被血液染红的海水很快又恢复如常。

  肌肤碰触到海水,撕心裂肺的疼痛突如其来,像刀绞着秦玄的五脏六腑,大脑更是针扎似的。

  秦玄紧咬牙关,强忍着歇斯底里的痛,手指颤抖地借着浮力抓紧机舱顶部的窟窿。从窟窿里爬出来,秦玄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被痉挛的剧痛推得重重跌进海里。

  秦玄仰面不断下沉,头顶是淡蓝的黯淡的透进海底的光,他则被四周冰冷的海水密密麻麻缠绕着。秦玄能睁开眼,能在水里自如呼吸,海底高强度的水压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这也是秦玄一直以来努力隐藏的秘密。

  痉挛的剧痛还在持续,秦玄感觉四肢麻痹,心脏像被人狠狠攥紧,压迫得有些无法呼吸。秦玄感觉自己的骨头被打碎重组,重组后又被打碎。

  秦玄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他的细胞在分裂,结构在重组,痛不欲生的过程让秦玄无法忍耐地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

  整个过程持续将近半个小时,秦玄稍微恢复意识,却还是无法冷静思考,更无法移动分毫,只能任自己持续不断地向下沉去。

  秦玄微微睁开眼,隔着海水隐约瞥见他的双腿已经变成奇怪的巨大的蓝色鱼尾,从腰向下,都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鳞片,腹鳍、臀鳍、尾鳍薄如蝉翼,也覆盖着透明的薄膜,随着海水的流动上下起伏显得格外瑰丽华美。

  猝不及防出现这么诡异的变化,自己突然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就是秦玄平常再淡定,这会也被吓得六神无主。他无力地奋力挣扎想证明这不过是自己的幻觉,然而硕大的蓝色鱼尾却在随着秦玄的指令微微晃动。

  更像是鱼尾在向秦玄证明自己的确是他身体不可或缺的部分。

  深近万米的海底,幽暗的海沟终日被遮天蔽日的黑暗所笼罩,透不见丁点亮光。

  沉睡在海沟底部的青色巨龙如有感应般猛地睁开双眼,巨龙体型庞大,无法窥见真容,它微微抬起头颅,只是轻微的动作,便搅得黝黑的海水肆意翻滚。

  巨龙头似麒麟,躯体犹如长蛇,需近十人才能合抱得过来,如鹿的犄角威武凶猛。它仰起头颅朝海面望去,赤红的眼底闪过几分熟悉的惊讶,以及失而复得的狂喜。

  巨龙猛然起身,肢体粗壮健硕,它有力的爪子着地便深陷进去,将底部完整的岩石碾成碎末。

  海沟上方,秦玄在无限的惊惧跟惶恐中,无助地将视线投向更遥远的海底,心想这也真他妈可笑,自己坐的飞机失事,接着掉进海里还莫名其妙长出条尾巴,现在更是要带着这些未解之谜死无葬身之地。

  这可是真的死无葬身之地啊。

  然而秦玄没想到,他望进海底的这一眼,会隐约看见只存在神话传说里的巨龙直奔他而来。

  巨龙庞大的躯体占据秦玄眼前所有的视线,上面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青色鳞片,跟巨龙赤红色的双目对视时,秦玄心头骤然涌过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只是很快,秦玄便因无法抵抗剧痛彻底地陷入昏迷,没法去探究这种熟悉感的真实度。

  北阳城,临海街道。

  持续整夜的暴风雨刚刚停歇,嫩绿的树叶被清洗得洁净如新,地面还汇聚着不少积水。

  临海街道车流稀少,距离街道近五米远的地方,修建着高两米、宽一米的堤坝。

  堤坝下方是清澈宽阔的大海,平常海水高度在堤坝下方,如遇涨水或是特别季节,海水高度的历史记录也没超过一米五,毕竟北阳城地势平缓,也较好地减缓了水流的冲击力。

  只是这天,北阳城的居民却极其罕见地发现了突然而至的奇观。

  原本无比平静的海面突然卷起波澜,起初是微微的涟漪,接着便变得愈发激烈凶猛。

  有人站在高楼用望远镜眺望,便发现目所能及的海面,从远处千军万马般推过来一道笔直的白浪,白浪速度极快,转瞬间便已朝着堤坝逼近过来。

  见此情形,正在行驶中的汽车接连疯狂鸣笛,并以最快的速度驶离现场。

  也有无数网友拍下照片配图发到微博,这些照片短暂的时间里便被大量转载。

  网友纷纷站出来猜测这道巨浪究竟是怎么回事,更有微博名人转发微博艾特政府相关单位,希望他们能尽快调查清楚情况,以免大家的生命跟财物受到威胁。

  转瞬间,巨浪便以翻江倒海之势猛地冲撞在堤坝之上,溅起的汹涌的浪花甚至越过堤坝,在堤坝内形成一片低浅的河流。一次冲撞后,巨浪顺势退去,接着又被推得再次狠狠撞过来,这次的海浪比第一回稍低,只堪堪矮了堤坝高度几厘米,然后便再度退去。

  如此反复几次过后,心情还无比惶恐的北阳城居民总算稍稍放下心来,不过谁也没敢久待,赶紧就近找能够躲避的场所。

  微博上更有粉丝如此评论道:“把海搅得天翻地覆,难道是有道友在海底渡劫?”

  这番有新意的说辞瞬间引起无数网友附和,更有人脑洞大开,虚构出无比连贯的灵异剧情。

  巨浪抵达北阳城五分钟后,没人注意的堤坝下方的偏僻角落里,严慕突然从翻滚的浪潮里冒了出来。他依然背着黑色双肩包,衣服早已被海水湿透,白皙的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

  从坠机的海域游到这座临海城市,严慕早就累得筋疲力尽,更别提还得带着怕水的严雅,还好游到一半,海里面突然掀起巨浪,让他能够搭乘这阵浪潮,也节省了不少的体力。

  严慕大口大口地喘气,背靠着堤坝墙壁,低头无语的盯着把自己完全泡在海水里的严雅。严雅脸色惨白,表情还透着恐惧,手指更是没忘攥紧严慕衣角,就任严慕随意地拽着他往前游去。

  严慕仰头目测堤坝高度,接着不耐烦道:“严雅,别装死了,赶紧想想怎么上去。”

  严雅听见严慕的话,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然后把头浮出水面,“到了?”

  “到个屁,堤坝这么高,鬼能爬得上去。”

  严雅这时的模样跟平常是有变化的,他眼睛是大海般瑰丽清澈的蓝,耳朵后面也多了淡蓝色薄如蝉翼的腮,轻轻拨动海水的指间更覆盖着肉色的薄膜,指甲也变得无比锋利尖锐,带着极为强大的杀伤力。

  只是目光笔直望进海水里,便会发现更奇特的场景,只见严雅双腿的地方被秀气的浅蓝色鱼尾取代,他显然很适应自己鱼尾的存在,尾鳍还轻轻晃荡拨动着海水。

  见严雅漂亮的鱼尾露在很浅的水面,严慕便伸手拍了下,“别露出来,小心被人看见。”

  严雅不以为然道:“没人,你傻吗,浪潮这么大,他们肯定急着逃命。”

  严慕噎道:“就你能是吧?有能耐别让我带你游过来啊,鲛人还怕水,你真是给鲛人一族丢脸。”

  “你不是还怕蛇吗,你也简直丢青龙一族的脸,何况现在鲛人就剩下我,我爱怎样就怎样,谁管得着。”

  “你这话要让爸听见肯定完蛋,爸还等着他的初恋情人回来呢。”

  “什么初恋情人,是我们的爹,”严雅强调道,“不过爹都失踪十几年了,要还活着肯定早就回来了。”

  “你想爹吗?”

  严雅倔强地扭开头颅,“哼,我才不想!”

  “你肯定想,”严慕幸灾乐祸笑道,“我前天晚上听见你说梦话,还在喊爹,说要爹抱抱呢。”

  严雅闻言恼羞成怒,在海里姿态敏捷,淡蓝色鱼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在严慕腿上。

  严慕一时不察,被严雅拍得一头栽进海里。

  严雅又傲娇地冷哼一声,没再搭理严慕,他从背包里掏出一捆登山绳,动作灵活地在绳子一头系上固定好的绳套。

  严慕湿漉漉地钻出水面,正准备找严雅算账,便被严雅一把将登山绳塞进怀里。

  严雅没给严慕说话的机会,直截了当道:“你力气大,看见堤坝上面凸出的石头没有?把登山绳套在上面。”

  严慕不甘道:“你……”

  “先做事,还想不想上去了?”

  严慕想了想,觉得严雅说得也有理,便暂时按捺住算账的心情,接过登山绳准备照严雅说的做,心想等上去以后他再慢慢跟严雅清算这笔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