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神医千金 > 第73章鬼面疮二
  <=""><>  若是没有这第二幅画,这第一作画便可以称作极为难得的佳作。若是有了第二幅画,便觉得其内意境更胜于第一幅画。

  沈逸风的画作温暖如春风,而黛山的画作静谧如秋叶。

  两幅画作虽风格不同,但却又分外的融合。

  文夫人看到两幅画,露出了欣赏的笑容。她私心里是喜欢第二幅画的,偏生沈逸风偏袒自己的侍女,文夫人也觉得沈逸风和侍女之间关系不明朗,早就没了让沈逸风当自家女婿的心思了,于是虽是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不喜的。

  天山雪莲当时从西域带过来,是有五株的,同人交换数次之后,如今只有一株。若是还有两株,给沈世子一株也未尝不可,若是只有一株,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偏向,想到了这里便面露难色,为难的说:“难为几位如此有心,可时灵药只有一株,先拿出画作的是华夫人。”清了清嗓子,“昨日里,华夫人同贝姑娘也先下了请帖。”

  李薇竹听到这句话还哪里不明白?文夫人这是打算把天山雪莲给华氏母女了。

  古语有云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祖父也教过她,事急从权。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天山雪莲虽然不是只有一株,不过想要知道其他的天山雪莲的消息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得到的,文夫人这里的天山雪莲,无论如何她都想要争上一争。

  想到这里,也顾不得其他。想着既然文夫人还没有说出口将天山雪莲给与华氏母女,于是也不顾礼数的说道:“华夫人,”李薇竹这句华夫人叫出口,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华氏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自己未在母亲身边尽过孝,现在却要和自己的母亲争东西,不过毕竟和沈逸风的性命相关,无论如何都要争上一争<="l">。华夫人三字从她的舌尖滚过,刚开始有些烫,到后面就顺畅了起来,“不知华夫人想要这天山雪莲用来治什么病呢?”

  华氏刚刚听到文夫人的话,以为天山雪莲已经要到手了,没想到这个小小的侍女却插了一句嘴,现在横生枝节。心中不喜,那双与李薇竹相似的杏眸里划过讽刺,说道:“我治什么病,没有必要和你一个小小丫鬟说吧?”

  李薇竹心中一酸,被人称作是丫鬟也就算了,她毕竟一开始的时候见华氏,就是丫鬟的打扮。但是小小丫鬟,语气里含着的是对她的轻蔑。

  亲生母亲对自己的偏见这么大,是因为她的干女儿贝思怡吧,压下心中的酸楚,轻轻地说:“华夫人误会了,小女也是一名医者,询问华夫人想治什么疾病也是为了了解到,这天山雪莲要用到什么地方,毕竟天山雪莲是一味灵药,若是一般的病症是用不上的。”

  华氏听了这句话更是生气,眉眼重重的扬起,平时淡然的面容也染上了些许的狠厉。“你这是在咒我周围的人得什么重病吗,你这个丫鬟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别以为你是沈世子的侍女我就不会拿你怎么样,你一个侍女能懂得什么高深的医术,别不知道跟哪儿学了点本事就以为这世间没有难得倒你的事了?”冷冷瞪了李薇竹一眼,声音里也是森森寒意,“告诉你也无妨,我求这味灵药是为了给思怡补身子,她从小身体就不好。”

  沈逸风听着华氏之言,见着李薇竹素白着一章小脸,心中不忍,“黛山……”他甚至想要让她放弃了。

  今日里这般起冲突,他日谢二夫人一定会后悔的。

  李薇竹对着沈逸风摇摇头,“世子,我还有话要说的。”

  李薇竹今日一天已经被华氏伤到了好几次,之前是看低她丫鬟的身份,后又质疑自己的医术,最后还为了贝思怡这个干女儿和自己争夺救命的灵药。也是心中有酸楚还带着愤然,就算华氏不知道自己是她的亲生女儿,这话也说的太过。故而,李薇竹的语气中也难免有些失控,“华夫人,请恕我直言,我是不是一名合格的医者,不是您可以妄加揣测的,而且,您身边的这位贝小姐,也并没有体弱之相,用不着天山雪莲。”因为愤怒,她的一双眼灼灼如灯,耀眼的让人不能直视,“而我用这药,是为了给世子治腿,要是远上西域去求这味药,就不知道耽搁到什么时候去了。”

  李薇竹的这一双眼,让华氏一愣,竟是想到了谢薇兰的眼,那时候谢薇兰被大房讨去,而她搂着贝思怡的时候,谢薇兰也曾经用这样一双眼看着她。

  里面有着悲怆,有着愤然。和此时李薇竹的咄咄逼人不同的是,那时候的谢薇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