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神医千金 > 第33章暗藏玄机?
  <=""><>  柳叶被气得笑了起来,“难道今后你家小姐不冠赵姓?感情你们都是李家的丫鬟,而不是赵府的丫鬟,好歹还有这婚约,府里头的二少爷都不顾了?”

  周蔚悦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用手捏了捏眉心,一副难受的模样抬眸,“韶星也是关心我,薇竹妹妹,你怎么还同小孩子计较。”说完了之后才走到了赵韶星的面前,“姐姐还难受不能抱你,别哭了。”声音温柔,用手帕擦了擦赵韶星的眼角的泪水。

  周蔚悦素来待自己温和,李薇竹欺负过他,这会儿还要推到周蔚悦,若是刚刚让赵韶星发泄出来,他出气了恐怕心里还会有个小九九,更何况茜草拦在了他的面前,让赵韶星这会儿似爆竹一样炸开了。“我让哥不要娶你了。”赵韶星觉得受到了委屈,厌恶极了李薇竹,嚷嚷着说道,“爹爹回来了,我现在就和他去说。”说完之后,蹬蹬蹬地就跑开了。

  赵韶星就这般跑了出去,周蔚悦身侧的人没人拦着,只有跟着赵韶星身边的柳叶也准备转过身,一边对着李薇竹说道,“二少爷的话别放在心上。”她也往外走了出去,柳叶以为白芨或者是茜草会拦住她,软声赔礼道歉,却没有人站出来。

  柳叶心里想着,自己大少爷是赵府的骄傲,二少爷是夫人老来得子,受过一次伤之后更是捧在手心里,李薇竹得罪了自己二少爷,今后在府中也只怕没什么威望,两个丫鬟没什么眼力见,李薇竹也是个蠢货。

  周蔚悦见着柳叶走了出去,融入到了金色的灿阳之中,唇角翘了翘,“妹妹,我没曾想过姑父今个儿就回来了,你还不让人追上去吗?若是等会韶星说了什么不中听的,可如何是好?”看似忧虑,语调轻快若水潺潺。

  “我就说你从头到尾就没有一句实话。”李薇竹抬眼看着周蔚悦,指的是那句不晓得赵老爷要回来的话。

  那场暴雨之后已经过了许久,被暴雨洗刷后的凉爽再次被骄阳烤的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哪儿的树枝上漏了的蝉忘记黏去,振翅响个不停,划破了一室宁静。

  李薇竹摇着头,看着周蔚悦的目光有些怜悯。

  意识到了李薇竹的怜悯,周蔚悦的心中升腾起了难言的尴尬之感,她瞧不起自己?她可怜自己?

  这个念头让周蔚悦的尴尬之意聚成了怒意,“你以为你是谁?”这样怜悯我。

  李薇竹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让周蔚悦吓了一跳,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r">。

  李薇竹瞧见了她的动作,反而笑了,笑意自唇边漾到了眼底,宛若石子投入到了湖中,荡起了安静的涟漪,“你怕我打你?动手从来都不是我,我和你一样,最多动动嘴皮子而已。”

  周蔚悦几乎要为自己下意识的动作而羞愧了,这会儿的李薇竹说话,与几日之前的她,多了些变化,她又成长了。先前的李薇竹就比漳阳城里的同龄女儿家更稳重一些,这会儿的气势有些靠近姑母了。

  李薇竹从周蔚悦的身侧走过,并没有理会周蔚悦,而是伸手抿了抿鬓发,“白芨,赵家老爷既然回来了,你跟我一道吧。”赵家的东西她们主人三人一样都没有动,既然不准备待在赵府,早就已经把东西收拾好,留下茜草是让她守着这些东西。

  周蔚悦看着李薇竹,她挺直了脊梁,在阳光下眼神明亮到近乎闪亮,她的步伐比过往要大,显得不那么淑女,却有一种抛开一切勇往直前的勇气。

  “你要去哪儿?”

  “我都说了要去见赵老爷。”李薇竹于灿阳下,对着周蔚悦一笑,灼灼日光,她的笑比炎日还要烈,笑容里的嘲弄之意也比平日里浓上了三分,“你是不是傻?”

  说完之后不理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周蔚悦,就往前走。

  白芨瞧瞧回首看了一眼,周蔚悦铁青着的脸,看上去就觉得畅快。

  周蔚悦只是呆立了一小会儿,继而也跟着李薇竹的方向去了,她一早收到了消息,姑父今个儿要回来,才会过来与李薇竹作对。不管李薇竹要做什么?她总是不愿错过的。

  曲水走在最后,经过茜草的时候,想要踩她一脚,谁知道茜草早已看到她的动作,伸出了腿,曲水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想到了茜草的性子,也不敢说什么?狼狈的跟着自家小姐身后。

  茜草看着一行人离开,把李薇竹刚刚看过的书,夹了一章风干的银杏叶,收拢好放入到箩筐之中。

  李微竹在花园中的脚步是轻快的,她的步伐轻盈,宛若蝴蝶振翼,萦在花丛之中。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