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回到宋朝当大侠 > 第二十二章大闹兴隆居
  白袍少年把‘锅包肉’盛到盘中,才回转身形,道:”哎呀,进来的挺准时啊。“

  此人正是王金童,当日他离开五台山,虽然随身带有几两银子,可是,他一不认道儿二不会骑马,只有到集市上买了一辆马车,一边打听道儿,一边往东京汴梁方向行驶。

  可是,他身上的银子有限,只好睡在马车中,有时就在丛林中随便找些吃的来充饥,还好此时正是阳春三月啊,树上还有些果子可以吃,以前看到小说里的那些大侠放荡不羁,自由来去,是何等的潇洒自如,可是,谁能告诉哥,这些大侠经济来源从哪来的呀?

  光靠吃些果子怎么能解决温饱啊,王金童馋得不行,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就是向饭馆借灶,自己做菜吃,至于那些食材,他靠刷盘子和教掌勺的手艺,竟然一道吃着就来到汴梁了,而且还吃得挺好。看来人馋志短啊,办法总是被逼出来地。

  王金童之所以能教给大厨手艺,不是因为大厨手艺不好,也不是因为自己的手艺有多好,而是许多菜品都是他们这个朝代没有的。

  终于在一次做宫爆鸡丁时引来了金不怕,金不怕这家伙闻着味就找来了,天下美食没有他找不到地,金不怕从此一路上就死皮赖脸地跟着王金童,王金童想到如果夜探皇宫金不怕这样的高手还真能用得上,于是,就一路上带着他。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东京汴梁城,王金童要等到晚上再夜探皇宫,这个时候正好两人肚子也饿了,王金童就去了京城最好的馆子兴隆居。

  那个时候正是后厨最忙碌的时候,后厨哪有地方借给他用啊,可是金不怕就是不走,还扬言要不让他在此地做吃的,就躺在兴隆居的大厅内搅和。兴隆居是汴梁城最大的饭庄,当然也养了许多的打手以防闹事。

  而那些打手刚一伸手就被金不怕都点上动不了了,面对这样一个赖皮,只好把老板请来,老板名叫任堂慧,王金童一听就乐了:“哎呀,原来你就是任堂慧啊,我认识你,你家在云、南昭通县,对不对?”

  老板看王金童长得相貌堂堂,又把自己身世说得清清楚楚,他也是个好结交朋友之人,就安排王金童到自己后院的私人厨房里做菜。

  王金童刚把菜做好,金不怕就进来了,金不怕拿起筷子就吃,刚吃进去,又吐出来了,王金童道:“咋地?不好吃啊?”

  金不怕道:“不是,太烫了。”

  王金童道:“该。”说罢,把端着盘子,往门口走去。

  金不怕赶忙拦住他,道:“你上哪去。”

  王金童道:“掌柜的对咱那么好,咱怎么也得给他尝尝啊,再说了,你不知道,以后这个任炳会为朋友而死,哥最佩服这样的人了。”

  王金童走出门去,看到院内相对平静,他向着正门走去,正门处全是亲兵把守,那阵式真是庄严而不可侵犯。王金童一闪身,又退了回来。

  金不怕就笑呵呵的看着他,此时的院子内已经全部黑下来了,不过,兴隆居通明的灯火,把这院落也照得朦朦胧胧。

  王金童道:“看着没,来大人物了,算了,咱就不进去了,咱俩上马车上吃吧……哎?马车呢?”

  金不怕嘿然笑道:“给人了。”

  王金童道:“你倒大方啊,是你的吗你给人?算了,反正我也到汴梁了,咱们今天晚上就去趟皇宫”

  金不怕一把夺过盘子,道:“去那儿干什么?”他拿起筷子开吃,可是却吃得很慢,细细品味。虽然他很脏,可是,却每次吃东西都细细品味,每次吃东西都拿筷子。

  王金童道:“当然是找个人啊,我的本领不行,就得要你帮我啊,要不然干嘛一路上让你白吃白喝的一句怨言都没有啊。”

  金不怕道:“哼,老子不去。你事先又没跟老子说吃你的还得有条件。”

  王金童道:“哎呀,那哥一路上为你服务,你以为是稀罕你啊?”

  金不怕道:“也许呗。”

  王金童点了点头,突然把盘子抢了过来,道:“你行啊,哥把这菜喂狗也不给你吃。”

  金不怕道:“哎呀,威胁老子啊,你喂啊你喂啊,等你喂狗时,老子再从狗嘴里抢。”

  王金童:“……”。

  突然,一声尖叫,王金童抬眼望去,见兴隆居楼上烛火透着窗棂纸,显现出两道身影就如同戏台上的皮影戏一样,那是一个女孩的身影,女孩来到窗前,后面紧跟着一个男孩的身影,可是,当男孩来到女孩面前,只那么伸出手一拽的时候,女孩突然开窗翻身跳落了下来。

  王金童赶忙把盘子一扔,飞身迎了上去,金不怕赶忙把盘子接住,拿起筷子开吃,他道:“这可是你不要了啊。”

  ”啪“

  王金童正正好好接住了女孩,可是这向下的惯性实在是太大,王金童搂着女孩翻了好几个个,方才坐了起来,可是身子刚刚坐直,窗内飞身跃出一团红影。

  红影人还没等落地,就冲着王金童顶头击去。

  哎呀,这是什么情况?王金童情急之下,又抱着女孩滚了出去,红影双掌落空,反转身子站定身形。王金童此时才看清楚。

  这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他身影逆光而立,一身绛红色底色的金丝镶边长袍边角嚣张的随风荡起,腰间配着的世间少有的纯正血玉。

  少年抿着唇,一双黑眸目中无人,眉飞入鬓,犹如刀削斧刻般的容颜,他道:”你是什么人?“

  ”那个“王金童把女孩放平,因为女孩已经昏了过去,他没有顾得上看女孩一眼,站起身,对少年道:”你还不道我是什么人,为啥就下死手啊?“

  这时,从窗户上紧跟着又跳下一人,王金童还没看清楚,他就已经来到少年身边,道:”太子没事吧?“

  哦,原来此少年就是太子赵德昭啊,可是这人又是谁呢?王金童见此人二十多岁,身穿灰袍,腰系黑带,足蹬虎皮靴,长得棱角分明。

  太子道:”师父,我没事。“

  那人突然看到了王金童,他二目如电,上来就要擒,他道:”你……“

  王金童往后一退,做了一个独臂挡车的招式。

  这时,从正院呼拉拉跑过来许多亲兵,亲兵顿是把院子围成一团,亲兵们手拿灯球火把,立时把这院子照得光亮如白昼。

  可是,从人群中却挤进来一少年,少年身后跟着两名大汉,少年如入无人之境,亲兵却也不敢阻拦,少年进来后就看到地上躺着的女孩,他跑了过去,扶起女孩,道:”参商,参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