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至尊兵魂 > 第三十二章我会谈爱情
  “美,真美……”

  一曲终了,望着场中的两个人影,蒋松华不禁感叹不已,这么多年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将音乐吃进肚子里,然后再吐出来的高手。

  “好棒,再来一个……”

  同样,望着场中相对而立的两个人影,旁边的那些人群,立即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就楚天鸣和秦语冰刚才所展现出来的舞技而言,真心和那些所谓的黑池高手,基本没什么区别。

  别説蒋松华等人,就连此时此刻的秦语冰,都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她甚至都不知道在过去的几分钟时间里,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只是依稀的记得,楚天鸣不时将她搂在怀里,让她顿时感觉xiǎo心肝都在颤抖,不时又将她抛了出去,偶尔也会带着她旋转几圈,让她又有种身在飞翔的感觉。

  不过,面对周围那些膜拜的眼神,以及热烈的掌声,秦语冰纵然再笨,却也依稀猜得出来,楚天鸣刚才带着她演绎了一段传奇。

  是以,望着眼前的楚天鸣,秦语冰的眉目之间,悄然流露出一丝春情,这个混蛋,总是能够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偏偏这些出人意料的举动,又让她感觉是那么的刺激。

  “这样看着我干嘛?”

  对于秦语冰那火热的眼神,楚天鸣还真心有些不适应,而旁边那些人群的目光,更是让他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于是乎,拉着秦语冰的芊芊玉手,楚天鸣立即转身朝角落里面走去,丫的,玩大了,得赶紧闪人。

  然而,秦语冰却在此时拖着他的衣角,同时撅着红唇説道:“混蛋,答应我,以后不许对别的女人也这样。”

  “呃……”

  一心想要往角落里钻的楚天鸣,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这话的深远含义,是以,他只是轻轻的diǎn了diǎn头,同时拖着秦语冰快速朝角落里面钻去。

  得到楚天鸣的diǎn头,秦语冰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上,顿时浮起朵朵红云,她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説出那些暧昧的话语。

  极度娇羞之下,秦语冰只能低着脑袋,然后任由楚天鸣牵着他的xiǎo手,快步朝阴暗角落里面走去。

  然而,刚刚没走几步,就一头撞在楚天鸣的后背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人影,正拦在她和楚天鸣的面前。

  “哼……”

  冷冷的看了楚天鸣和秦语冰一眼,何衍东立即飘身远去,这让楚天鸣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从二楼到三楼,这货的心境似乎瞬间精进了不少。

  不过,随着何衍东的离去,楚天鸣也就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不管怎么説,他和何衍东现在还没什么矛盾,所以,没必要为那些事情去过多耗费精力。

  是以,仍然拉着秦语冰的xiǎo手,快步回到角落里面,刚刚端起酒杯,耳畔就传来一阵钢琴声,高音如大珠xiǎo珠落玉盘,低音如冬雷滚滚,高低音一同奏响,就像暴风雨中夜莺的呢喃。

  “各位,今晚很荣幸的请到了何少,为我们带来一段钢琴演奏,请大家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

  短暂的前奏过后,南湖市副市长黄腾宇,立即走到场地的中央,然后声情并茂的发表了一番説辞,换来的,自然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在这阵热烈的掌声之中,何衍东也开始了他的演奏,只不过,谁也不曾知道,此时此刻的何衍东,心中正酝酿着一股什么样的邪火。

  记得舞曲开始响起的时候,他就向秦语冰发出了邀请,结果,被对方无情的拒绝,这些也就算了,最让何衍东气愤不已的是,当他转身离去之后,秦语冰就和楚天鸣踏入了舞池。

  最终,两人默契的配合,使得周边那些人群,全部都退出了舞池,即便舞技颇为精湛的何衍东,也不得不悻悻的退了出来。

  所谓没了观众,就没有了表演,随着楚天鸣和秦语冰两人逐渐成为了焦diǎn,他和张丽娜两人的身上,也逐渐失去了周边那些人群的目光,所以,何衍东也就没有心思再继续蹦跶下去。

  当然,生性狂傲的何衍东,绝对不甘心就这样丢了面子,所以,从xiǎo就苦练过琴技的何衍东,决定用这样的方式,来扳回些许颜面。

  对于何衍东的这些心思,楚天鸣自然无从知道,他只是带着满脸的惬意,一边听着流水般倾泻出来的琴曲,一边品着杯中的红酒。

  同样,坐在楚天鸣身边的秦语冰,此刻也忍不住眯起了双眼,真别説,何衍东这个人虽然品性不咋的,但在钢琴这方面的造诣,却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叮咚……”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慢慢消失在耳膜之中,何衍东也在此时缓缓站起身来,迎接他的,自然是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何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

  伴随着这阵阵掌声,何衍东身边的那些追随者,立即爆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恭维声。

  在这阵阵欢呼声中,何衍东径直走到场地中央,缓缓扫视四周,何衍东随即便笑着説道:“感谢大家的肯定,不过,何某才疏学浅,就凭这diǎn琴技,着实难登大雅之堂。”

  “何少,谦虚过度就等于骄傲。”

  “就是,对于何少的演奏,我只能説是余音绕梁。”

  面对何衍东的自谦,那些想要抱住何家大腿的人群,真可谓是怎么恶心怎么来,使得秦语冰和蒋松华等人,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

  相比之下,楚天鸣倒是比较淡定,只见他仍然坐在角落里面,时而浅酌一口,时而尝尝面前的diǎn心,似乎,在楚天鸣的眼里,除了眼前的diǎn心和美酒,其余的都与他无关。

  然而,刻意的低调,似乎都是无用功,随着何衍东的眼神扫来,使得楚天鸣不禁头皮一麻,直觉告诉他,麻烦又来了。

  果然,目光锁定角落里的楚天鸣,何衍东立即提高了声调:“各位,不是我谦虚,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咱们秦总今天带来的舞伴,可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下面我们不妨以热烈的掌声,请楚少为我们一展才艺。”

  “啪……啪……啪……”

  随着何衍东的这阵吆喝,会场之中立即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只不过,这掌声之中,多半都是带着几分戏谑的意味。

  “对不起,我不会弹钢琴。”

  面对何衍东那挑衅的眼神,楚天鸣连忙轻轻的摇了摇头。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听到楚天鸣这么一説,何衍东立即在心中得意一笑,紧接着,望着对面的楚天鸣,何衍东又连忙徉装糊涂的问道:“那按照楚少的意思,是想为大家带来一段电子琴?”

  “不好意思,我也不会谈电子琴。”

  “不知楚少会弹什么琴?”

  漫步走向角落里的楚天鸣,何衍东笑得很是得意,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原来也不过如此,这下,不趁机杀杀某人的威风,他还真就不姓何了。

  “呵呵,我会谈爱情。”

  缓缓站起身来,望着对面的何衍东,楚天鸣连忙贼贼一笑,颇为搞笑的是,秦语冰也连忙默契的站起身来,同时轻轻靠在某人的怀里。

  “哈哈……”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一旁的蒋松华顿时爆出阵阵狂笑,笑得是那么的放肆,笑得是那么的刺耳。

  “你……”

  盯着楚天鸣和秦语冰,何衍东立即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眼前这对jian人,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一定会。

  不过,深深的吸了口气,何衍东那阴沉的脸色,又立即恢复到了常态,只见他盯着眼前的楚天鸣,当即笑着diǎn了diǎn头:“楚少果然是风趣之人,相信应该不会让大家的掌声落空。”

  面对何衍东那阴似笑非笑的表情,楚天鸣不禁暗暗皱了皱眉头,原本以为,何衍东一定会恼羞成怒,从而拂袖而去,没想到,对方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空档,就将那股怒火压了下来,这样的人,一旦成为对手,绝对不是件愉快的事情。

  “好吧,我若是不露一手,你似乎不会满意。”

  是以,低头想了想,楚天鸣便走到一位工作人员的身边,然后附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