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云涌风满楼 > 第三章
  一行人行至玉虚宫前,被大弟子子陵拦下,让他们暂时在此等候。

  宋怀瑾一直恍恍惚惚,这才仔细打量这座玉虚宫。殿前是汉白玉铺就的广场,广场中央有一条主路,路尽头是玉虚宫殿门下的百步石阶,两边是下沉广场,广场中整整齐齐地立着几千名弟子,衣裳颜色不一,所持的法器武器也不一样,甚是庄严肃穆。几个孩子被安排在主路的西南侧的花坛附近等候传唤。宋怀瑾仰望宫殿巍峨,飞檐翘角雕琢地甚是精致,碧绿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向后望,霞飞径恢复原来的样子,郁郁葱葱的林间小路,弯弯曲曲的石阶一直延伸到山下厚重的朱漆大门。

  玉虚殿大门紧闭,虞念白叹道:“恩师,要说您真不愧是待过钦天监的,紫微斗数算的也忒准了。您说来,师兄果然就来了。”

  张道年笑着看了纳兰卿观一眼,随即看着镜中场景叹道:“这次终于多出了几个好的。”

  虞念白补充道:“应该是说,总算是有女孩了。这女孩胆大的还真不多,你看咱这四百多届,女弟子也将将不过三十余个。咱这里都快成和尚庙了。”

  纳兰卿观瞥了眼水晶镜,喝了口茶:“那个背着包袱的小女孩我收了。”

  虞念白冷哼一声气道:“你这来了还不如不来!来了就抢人!”

  纳兰卿观道:“今日清晨李广白来找过我,当年荆州我许给他一个诺言。他如今来把宋怀瑾托付于我。”

  虞念白愣了一下问:“李广白?四皇子?”

  张道年点头道:“看到宋怀瑾旁边手握宝剑的女孩了吗?李广白的妹妹。当朝裕阳公主李广寒。”

  虞念白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拍在桌上气道:“当然知道她是谁了!你看看这信都送过来了。”

  纳兰卿观问:“这信是何人送的?”

  虞念白道:“三皇子李文冠啊!”说完叹道:“这俩兄弟争皇位都争到这儿了!咱们堂堂仙门大派!岂是他们胡闹的地方!真是闲着没事干了!往这儿安插什么人!”

  张道年劝道:“是安插还是别的目的我们暂时不清楚。好在是通过真本领进来的,若是硬塞进来才是最难办啊!”

  李广寒在耳边惊叹:“真美啊!”说着戳了戳宋怀瑾,手一指殿前广场中央的祭台:“怀瑾!看到祭台上的柱子了吗?”宋怀瑾看了一眼柱子,高不见顶,柱身上雕刻了许多云纹和其他不认识的图案。李广寒道:“归真派是众教派中唯一管通天柱的教派,据说道行高达一定程度的弟子就是在这个地方历劫。”

  “历劫?”

  李广寒嗯了一声:“八十多年前大败南疆邪教后,纳兰督教就是在此历的劫,因为他的第一个历劫成功的。自此之后就被世人称作纳兰上仙。”

  “八十多年前?”

  “历劫后会容颜永驻,长生不老。”

  宋怀瑾恍然大悟。

  忽然,只听吱呀一声殿门大开,长老张道年,掌门虞念白和督教纳兰卿观三位尊者款步走出殿门。几个孩子听到声音一惊回头一望,阳光仍然强烈,三位尊者的面容朦朦胧胧看不清晰,但谪仙的气质已经彰显无疑,缥缈若寒风,唯恐惊尘世。

  大弟子子陵小跑走过来和颜悦色道:“你们都跟随我过来吧。”说罢带着几个孩子穿过广场中间的大道,在石阶之下停住,小跑上百步石阶,在三位尊者面前抱拳恭敬道:“师公,掌门,师伯。人已带到。”

  虞念白点头,向子陵说道:“子陵啊,你也别走了,你是首席大弟子,今年啊你也收个徒弟吧。”

  子陵闻言连忙道谢答应下来。

  虞念白向前走了一步,朗声念道:“今天,各位的表现我们都已经看到了,留下来的都是精华,一个个的关卡淘汰掉的就是那些不配进入我派的人,淘汰掉的就是贪生怕死平庸之辈!”

  宋怀瑾被刺目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睛,眯着眼睛谁也看不清谁是谁,只是单凭声音偷偷地小声问站在自己左边的李广寒:“说话的这位是虞掌门吗?”

  李广寒虽是公主但也是第一次拜师见到这种大场面也有点紧张,小声道:“对。等会儿说话声音老的就是张道年长老啦。”

  此时虞念白已经高谈阔论一番,开始说到正事:“下面点到名字的,走上前来!”

  虞念白看了一眼手中的单子,朗声念道:“周子琪!”

  站在宋怀瑾右边小男孩大声应了声“到!”说完飞快跑上石阶,跑到三位尊者面前揪着衣角满脸通红不知所措。

  张道年长老和颜悦色问道:“好孩子,你可愿意拜在大弟子子陵座下?”

  小男孩飞快的抬眼看了一眼,哦原来是刚才通传的大哥哥啊。小男孩高兴的应道:“愿意!”语罢手忙脚乱的跪下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头,拘束地现在子陵身后,团着衣角不知所措。

  接下来是子陵又收了三个弟子,张道年挑选了六个弟子。

  宋怀瑾亲眼看着身边的孩子一个个的都安排好,台阶下就剩自己还有李广寒两个人了,心中其实有点紧张。突然一只同样冰凉还有点颤抖的手覆在自己手上,是李广寒。李广寒脸色明媚的低声安慰:“妹妹别急,我们都会被安排妥当的!”

  “李广寒!”

  李广寒看着宋怀瑾迟疑不上前去,宋怀瑾赶紧推了推李广寒,李广寒看了一眼宋怀瑾比了个“下一个就是你”的口型赶紧跑到了台阶上。

  虞念白笑问:“你可愿意拜在我座下?”

  李广寒朗声回到:“愿意!”说着磕了三个头,站在虞念白身后。李广寒站在虞念白身后一双眼滴溜溜乱转,飞快扫了一眼名单上的名字,看到还剩一个名字便是宋怀瑾才总算是安下心来,长长舒了一口气,抚着胸口安下心来。

  “宋怀瑾!”

  纵使宋怀瑾在台阶下已经被烈日晒得发懵,还是听出了这个声音不是来自虞掌门。这个声音很不一样,像从九天之上传来的袅袅仙乐,给人一种不真切的感觉,仿佛很容易被风吹散又好像悠长地绕梁三日而不绝。像一支安定剂,宋怀瑾原本紧张的心情瞬间被人唱着摇篮曲抚平。宋怀瑾放平心态,一步一步阔步走上石阶,一步一步走向你,看清你。

  声音的主人仿佛不到而立之年,完全看不出已经两百多岁的样子。周身弥漫着青竹香。男子一袭白衣,黑发如墨被一条白丝带简单束在脑后,面容清冷,气质儒雅如谪仙,气场缥缈出凡尘,好似画中仙人。

  心脏仿佛瞬间被击中,向四面八方生拉硬拽,又痒又疼。

  那仙人道:“你可愿意拜在我座下?”

  宋怀瑾答道:“愿意。”说完拜倒在地,安安静静地磕了三个头,起身站在仙人身后。

  先前宋怀瑾已经知道身份的虞掌门走向前一步,朗声说道:“各位既入我派,拜在我四人座下。你们就是我归真派下第四百九十一代弟子,从今往后务必恪守门规,尊师重道,行事光明磊落。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整个归真派!万万不可做出有辱仙门之事!一经发现,绝不轻饶!那么,今日收徒大会就到此圆满结束!”

  李广寒为宋怀瑾高兴地快跳起来了,小声给宋怀瑾说:“我就让你不要担心!就知道你肯定可以的!你先回去,等我安顿下来就去找你!”说着告别宋怀瑾随虞掌门离去。

  那仙人凝云作舟,见宋怀瑾抱着包袱有点犹豫,便伸出手拉住她轻声说道:“别害怕。”

  宋怀瑾一路都处于懵懵的状态,仙人手很温润,一路拉着她讲解道:“为师姓纳兰,名卿观,平日独自深居怀碧峰。”宋怀瑾心中恍然,原来这就是袁姐姐说好安排的纳兰上仙。

  纳兰卿观拉着她走下云舟,宋怀瑾才开始打量四周的景色。怀碧峰高耸云端,峰巅有一地势平坦宽广的地区,便依山而建一巍峨宫殿,红砖绿瓦,飞檐走壁,宫殿右侧立一石碑,碑上雕刻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静渊”。

  纳兰卿观拉着她走上台阶,走入殿内。穿过主殿,走到第一进院的院中,说道:“主殿是为师的居所,平日生活基本都在此。右侧是钟鼓楼,左侧是临安楼,从今往后,你便住在临安楼罢。”语罢便转身往殿内走。

  宋怀瑾慌忙轻轻拉住他问道:“师父师父!明日我几时起床呢?”

  纳兰卿观微笑道:“舟车劳顿,不必急于一时,明日你且先休息一天罢。”说着转身往殿中走去。

  宋怀瑾看出来师父喜静,心想到,以后没有大事就不要去打扰师父了。拜别师父后走上临安楼。

  忙了一天,身心俱疲。临安楼是个小阁楼,沿着一楼的竹梯登上二楼,屋外凭栏向远处张望,远处群山绵延,烟云笼罩,近处的竹林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看天色已是傍晚,屋外风不止,这才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秋天的气息。清秋的天气倒是应了一句诗“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对着屋门的是一扇窗子,走进屋中,相当于宾馆的大型套间,外面有周身雕刻精致的圆桌圆凳,里面是床和桌案。宋怀瑾只是简单地收拾收拾,铺好被褥,换好衣服躺在床上,不出片刻功夫便沉沉睡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