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巫能世界 > 二十.贝利你好
  火神郝菲斯托斯的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他们根本不愿意相信这是一场学生之间的对决,这种级别的较量更像是为了在争夺西大陆第一勇士的名号。面对火神的袭来一向无所畏惧的半兽人脸上也露出了胆怯的表情,但是即便如此内塞顿也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提起手中的巨锤准备与火神正面对抗。

  “终极毁灭!”内塞顿将巨锤扔向天空,然后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涂抹在自己的额头上,瞬间内塞顿的皮肤变成了血红色、瞳孔也散发着耀眼的红光犹如魔神降世。忽然,内塞顿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飞上天空,跃起的瞬间不知道是斗气还是血气瞬间掀起了巨大的红色气浪,其冲击力不比刚才两个技能撞击所产生的气浪差多少。

  内塞顿浑身迸发着血气手持巨锤冲向了火神郝菲斯托斯。眼看这两种巨大的力量就要碰撞在一起,在场的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任谁都不愿意看到这俩个天才少年中有任何一个陨落。一生之中如果遇到了一个值得自己尊敬的对手,那么必然要倾其全力不留任何遗憾,哪怕是死在对方的手里都是光荣且值得骄傲的。这个时候,弗雷亚和内塞顿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他们认为只有使用自己最引以为豪的全力一击才是对对方最大的尊重。

  “咚!”一声巨响,俩股强大的力量碰撞到了一起。内塞顿已经被火焰包裹着,身上也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灼伤;相反弗雷亚也没有好受到哪去,火神手中的蓝焰剑也出现了裂痕,裂痕对使用者的反噬也是巨大的。这一次技能碰撞所产生的层层气浪不断地撞击着竞技场的屏障,就连阿里安神卫所制造的屏障都开始不停地摇晃。

  “噹!比赛时间到!”主持人敲响了警钟宣布比赛时间到。虽然时间到了,但主持人却不敢撤出屏障,如果这个时候屏障被撤出那么在场的观众将会受到怎样的伤害简直不敢想象。可即便如此,弗雷亚和内塞顿也不能此时收手,如果任何一方先收手,那么另一方都会承受这致命一击。

  “我数1、2、3!我们分别往两边攻击而去。”弗雷亚用尽全力大声叫喊着。

  “好!”内塞顿也有些坚持不住了。

  “1!”

  “2!”喊到‘2’的时候,大家都双手合十祈祷着一定要顺利,千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3!”两个人默契地挥动着身体,令各自的技能朝竞技场两侧飞去。眼看着两人朝自己的飞来,哪怕是隔着厚厚的屏障,在场的观众都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的来临。

  “啪嚓!”被两个人技能撞击的屏障出现了裂痕,这可是阿里安竞技场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里曾经也经历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决斗,‘阿里安神卫屏障’都未曾出现过任何一次伤痕。这一次却被两个还未满30岁的年轻人击碎,如果阿里安神卫还在世肯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这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此时,内塞顿身上已被烧焦,但还紧握着巨锤倒在了巨像‘阿喀琉斯’的脚下;而另一边,弗雷亚手中的长剑早已被击碎,也浑身伤痕的倒在了巨像‘阿波罗’的脚下。传说,阿喀琉斯和阿波罗既是挚友也是敌人,一生经历过无数次的对决都难分胜负,最终在这片土地上大战99天仍未分胜负,最后化作石像彼此对峙着并且宣誓共同守护着这片只属于他们的土地。此时此刻的内塞顿和弗雷亚不仅让大家想起了那段传说。

  “所有牧师赶快去治疗,我不许他们任何一个人有生命危险!”议长亲自下达命令,可见在他心里这俩人的重要性。

  天神教堂除了卡米神使以外,在场的全部教众都参与了这次治疗大多都是贤者、祭司,内塞顿和弗雷亚也算是有惊无险并无躲过了一劫。

  “恩赐之失!”忽然,卡米神使将两只散发着白光的箭矢射进这俩人的身体里,不一会的功夫他们身上的所有伤痕全部消失了,两人也同时睁开了眼睛非常不可思议地看着彼此,然后互相傻笑起来。

  “你们为大家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比赛,这是你们应得的奖励。”此时的卡米在所有人的眼里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下次我肯定不会输给你!”内塞顿知道如果刚才要不是弗雷亚提议各自朝屏障攻击去,最终输的肯定是他。

  “这话应该我来说。”弗雷亚和内塞顿握着手,全场的观众都起立为他们鼓掌欢呼。

  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破烂不堪的竞技场和屏障才被修补好。第二轮对决由德尔学院对上弯月平原的花语训练营,10分钟后比赛正式开始。

  “第一场哈维先上,对方大多都是召唤师,哈维的话可以在安全的射程里进行攻击,就算对方很强也可以利用弓箭手的高机动性拖到平局。”乔治起初认为他们是最强的,可看了刚才的比赛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好的,交给我吧!保证不输。”哈维拿起长弓挎上箭篓向竞技场中央走去。

  “第二轮第一场,德尔学院的乔·哈维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