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登陆修仙界 > 第一百三十四章剑意古息!
  顾川试探着说完,系统的提示还是没有响起,便就此作罢,松开了那蠢鸟的细嘴。

  金蛋被主人彻底抛弃,不敢再去内门,从此成了外门山上一只野鹤,顾川偶尔还能见着。

  这时顾川浇完最后一块灵田,一看天色就知道,自己施法术的动作已经越来越熟练。

  如今太阳还没下山,自己就将所有事情处理完毕,往山下走去。

  也正因为是第一次,顾川往常回山草堂时,基本没怎么见过其他妖修,此时刚绕过精舍,便看到一个面目阴霾的青年迎面走来。

  一瞬间,顾川不由站住脚步。

  身体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仿佛整个人都在排斥对面这个青年的靠近。

  甚至有种顾川十分讨厌的感觉,简直要按捺不住体内的修为,无缘无故的,就想冲上去和对方打上一架。

  那青年同样一袭外门弟子的灰衣,此时站住了脚步。

  顾川在这山草堂中,还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出过手,就连简莲生不断的挑衅后都说,十分厌恶他这副假装出来的好脾气。

  可实际上,没有动手的必要,自诩为文明人,没事还要跟一条蛇打上几回合吗?

  但此时,顾川额角跳动,只觉得心中燃起了一把火一般,就想无缘无故的,上去给他两刀。

  顾川从那男子的神色看出,对方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

  两人之间仿佛升起了某种危险的东西,淡淡的杀气,从对方身上缓缓的涌出。

  顾川眯了眯眼,反而感到了无比的兴奋。

  藏锋剑几乎下一秒就会出现在手中。

  “你就是新来的?”那男子眯眼道:“扬花荡金家的走狗?”

  那男子紧紧盯着顾川,嘴角忽然露出一丝邪佞的冷笑:“我倒是不知道,原来山草堂还来了一个……”

  语意未尽,他身上如同解除了压制一般,缓缓升起一股凌厉的气势。

  顾川一愣,脸色同时变化,终于明白自己这是从哪打的鸡血了——眼前这男人身上,竟然传出一股真正的剑气!

  可见对方和自己一样,竟然也是刀剑成精的妖修!

  且对方的修为明显比自己要高。

  顾川心头躁动,不由自主同时释放出了剑意,目光沉沉的看向对方,手中不见藏锋剑,反而出现了一抹极致的亮光,仿佛有一柄剑,正从他手中滑出——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江师伯的声音忽然在一旁响起。

  顾川一皱眉,对面的男子冷哼一声,瞬间收起了身上的剑意。自此顾川再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刀剑之气。

  这边如同一盆清水浇下,顾川头脑不由就是一静,同时手中那一抹寒光也消失不见。

  只是对面的男子却仍旧没有把目光从顾川身上收回,反而顾川觉得,那目光甚至比先前还多了一些东西,尤为不善。

  “金宝,今日回来的倒早,去看看你的屋门,白日已经掉下来了。”说着,就催促顾川去修门一般,从两人中间走过。

  顾川回想自己刚才那不管不顾的状态,简直是冲昏了头脑,可此时只要一回想起来,竟然还会立刻升起那种兴奋的渴望。

  当下深深的看了那男子一眼,顾川转身准备离开。

  “慢着。”那男子忽然道:“那日在银花火树下测妖龄的人是你?”两千年,的确不少了。

  他想起刚才从对方的剑意中感觉到的一丝古息,却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何他觉得那道气息,自己在感应到的同时,心中剑意有种说不清的颤动,就仿佛……

  男子的目光更阴沉了几分。

  只见不远处少年模样的妖修回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接着什么也没说,如同不想在此处多待,一个起落便消失在精舍后面了。

  他虽然没说,但男子已经从他的表情中得知,那测过妖龄的人,绝不是他。

  顾川灵力一指,落在地面的破门板便缓缓立了起来。顾川用木头削了两个榫卯的部件,和破门装在了一起。

  刚修好屋门,顾川拉动两下,空中一通翅膀翻飞的响动,枝叶噼啪折断,紧跟着一个庞然大物,落在了屋顶上。

  顾川头顶黑线的抬起头,只见一只巨大的白鹤,钩子般的脚爪紧紧抠住脆弱的房顶。

  小屋先是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顾川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见轰然一声巨响,白鹤的影子从房顶上消失不见,同时屋里白影翻飞,扑棱棱一只巨大的蠢鸟在地面挣扎不休。

  顾川缓缓的从外面关上门。

  “那人是杜凉。”

  旁边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顾川正在考虑要不要在此地划一个禁制,将金蛋彻底封死在屋里,乍一听到这声音,不由就有种扬天长叹的冲动。

  看来简莲生最近真是无聊的狠了。

  “怎么哪都有你?”

  简莲生仿佛没听到一般,随即道:“刚才,是他想要杀了你,还是你想要杀了他?”简莲生向来引以为傲的俊俏面容上浮现出一个饶有兴致的微笑:“比起这个,我还更关心……你们是如何起了冲突?”

  自己这小屋眼看只剩下四面墙壁,顾川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其他空屋,叹了口气,随意道:“管好你自己吧。”

  显然简莲生将刚才那一幕都看在了眼中,此时眼珠轻轻一转,带笑道:“你猜,那妖龄榜上的第一位,是谁?”

  顾川总共在这山草堂里也没见过几个人,此时看简莲生幸灾乐祸的笑容,不用问也知道了。

  “杜凉?”

  “他是古剑修成……”简莲生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妖龄长的不可思议。而且,我得知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要不要听?”

  “不听。”

  “……”简莲生脸色丝毫不变,紧盯着顾川道:“刀剑成精的妖修,本身戾气深重,一直被其他修士排斥……这你知道吧?

  可这杜凉,他早年也是杂役,后来频繁往来内门,据说,如今已经是内门某一峰主的刀剑道从……”

  道从?!

  电光火石间,顾川仿佛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任务根本没有完成的迹象了。

  他压根就想错了方向!

  “这就叫我忍不住好奇了,”简莲生保持着那笑容道:“你的真身到底是什么,金宝道友?”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