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从仙界归来的厨神 > 新书已经发布,跪求朋友们支援哈!

新书已经发布,跪求朋友们支援哈!

  本来新书在7月15号的时候就已经发布了,但是和编辑商量了许久,觉得新书的题材不行,不符合黑岩的环境,然后就是改稿,着实没有想到,一改改了六个开头,差点疯掉。

  但所谓好事多磨,终于磨出了如今这本全新的《豪门弃少》,这是一个讲述弃子归来的故事,将会异常热血和激情。

  新书简介:

  五岁生母惨死,被骂野种赶出家门,寄人篱下却惨遭虐待,被迫离家出走。

  不过,那已经是曾经。

  弃子归来,我要将这一切的耻辱,还回来!

  新书第一章预览:

  第一章:老娘让你生不如死!

  上港市,浦西,老城区。

  长长的弄堂口,一个背着旅行包的男人影子,被灯光拉得很长,很长……

  “终于回来了,十年了,只是不知道,她们是否还住在这里。”

  说话的男子,名叫秦小天,十年前,曾在这里生活。

  秦小天并出生在这里,只是五岁前的记忆,秦小天已经很模糊了,只依稀地记得,自己常常会在一个满是玩具的房间,和一个小女孩玩耍。

  有时候做梦,秦小天还会梦到那个小女孩,但已经看不清她的脸了。

  但是,五岁那年,秦小天遭遇了人生的第一个厄运。

  秦小天的生母被残忍杀害,秦小天被所有人辱骂是个野种。

  后来,秦小天改名换姓成这个名字后,就寄宿在这条弄堂里,又生活了五年。

  但这五年的生活,对于秦小天来说,也是场噩梦。

  毕竟是寄人篱下,那时候小小的他,每天做牛做马。

  直到十岁那年,他终于忍受不了,逃了出去,这一别,就是十年。

  没人知道秦小天这十年去了哪里,更不知道,这次,他回来,是为了什么。

  ……

  秦小天来到了一栋陈旧公寓的403房间门口,这里,就是他曾经被寄养的地方。

  咚咚咚,秦小天敲了敲门。

  但并没有回应。

  “难道,她们真的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吗?哎,毕竟十年了。”秦小天有些失落,准备离开。

  毕竟,此刻已经晚上十点,这个点没人,想必这里面,恐怕都没人住了。

  秦小天回到楼下,不由得又抬眸看了看403的阳台,随后眸光不由一闪。

  因为,秦小天看到了那晒在阳台上的衣服,而且还有女人的内衣。

  这至少说明了,403住着人!

  “这么晚了还没回来?”秦小天轻声嘀咕,然后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之后,脚下一蹬,便一把抓住了二楼的阳台,再手臂轻轻用力,借助手臂的力量,一下子便跃上了403的阳台。

  秦小天拍了拍手,然后便走进了客厅。

  客厅家具的摆设,和十年前,基本上一模一样,没任何区别。

  “真没人吗?秦卉香,如果你在家,希望别把你吓着。”秦小天心中暗想,然后打开了卧室的门。

  凭借外面的月光,秦小天发现,床上的确没人。

  秦小天需要确认,这房子,住的是否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两个人。

  自己曾经,喊了五年妈妈和姐姐的人。

  很快,秦小天注意到了贴在墙上的照片,这使得秦小天不由得打开了房间的灯。

  “太好了,你们还住在这。”看到照片,秦小天心中不由一喜。

  但是,照片中秦卉香的着装和打扮,又让秦小天忍不住皱了皱眉,说道:“长大后长得倒是不错,前凸后翘的,就是怎么打扮得像个小姐似的?而且,这么晚还不回来,不会真做小姐去了吧?”

  这个所谓的姐姐,其实带给过童年的秦小天,很多的伤痛。

  那时候的秦小天,天天被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两岁的女人看不起,甚至还总是被她打,逼得秦小天离家出走,秦卉香占不小的原因。

  这回再见到这个女人,得好好给她点教训。

  秦小天关掉卧室点灯,然后乌漆嘛黑地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小天,准备等秦卉香回来。

  给她一个惊喜。

  当然,更确切地说,是一个惊吓。

  ……

  如今的秦卉香,还真被秦小天给猜对了,是上港市一家规模还可以的娱乐会所的陪酒小姐。

  毕竟,秦卉香没什么学历,也没什么本事,要想来钱快,只能靠勾引男人的本事了。

  凌晨一点,秦卉香在同事的搀扶下,终于摇摇晃晃地回来了。

  “混蛋,以为老娘干不过你啊!喝啊!继续喝啊!妈的,喝得越多,老娘赚的越多!”秦卉香挥动着手里红色的钱包,花枝招展地乱骂。

  “卉香姐,人都走了,你别骂了,那男的都喝到送医院了。”秦卉香的同事,一脸无语地盯着秦卉香。

  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嫌弃。

  “喝,继续喝呀!走什么呢!”说完,秦卉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卉香姐,你家就在前面了,我走了!”秦卉香的朋友瘪了瘪嘴,要不是老板让她送,她还真懒得送。

  主要也是秦卉香这个女人的性格太傲慢,很势力,所以会所内,没几个人喜欢她。

  “走吧,继续勾引男人去吧!”等同事走远后,秦卉香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这才上了楼。

  单单从包里拿个钥匙,秦卉香便花了近五分钟。

  从秦卉香到了楼下,秦小天便早就听到了动静,不过坐在沙发上的他,并没有任何举动,就想这么看着秦卉香,从外面烂醉如泥进来的样子。

  终于,秦卉香打开了门。

  但秦卉香,并没有开灯,而是一进门,先脱了恨天高的红色高跟鞋。

  而后出现的一幕,尽管没开灯,但秦小天还是瞪直了眼睛。

  毕竟,秦卉香没注意到秦小天,脱了鞋子之后,也不穿拖鞋,摇摇晃晃地走到客厅,直接便是撩起自己那件露肩的短袖,当着秦小天的面,脱掉了。

  脱掉短袖之后,秦卉香随手把衣服一扔,刚好扔到了秦小天的脸上。

  秦小天闻到衣服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但一时半会,秦小天也分辨不出,秦卉香平时,用的是哪种香水。

  然而,当秦小天把衣服从自己脸上挪开的时候,发现秦卉香,已经把自己那条超短的牛仔热裤,也是脱了。

  瞬间,此时的秦卉香,已经是三点一线,曲线婀娜,身材倒还真是不错。

  脱了裤子,秦卉香走进卧室,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很快,周遭的一切,就又都陷入了寂静。

  甚至,秦卉香的呼吸声,都是格外的明显。

  秦小天站了起来,依旧没有开灯,而是来到了秦卉香的卧室门口,淡淡地盯着这床上的尤物。

  “这妮子,脾气虽然不好,但长大后,姿色倒是真不错,只可惜,做了小姐。”

  秦小天虽然恨秦卉香,但不管怎么说,秦卉香和她的亲生母亲,收养了自己五年,而且是自己最没法自力更生的五年。

  这养育之恩,秦小天不能忘。

  毕竟没有她们,自己可能早就已经死了。

  所以,虽然恨秦卉香,但这次回来,秦小天并不想报复秦卉香,而是想还一个人情。

  尤其是秦卉香的母亲,他的后妈。

  看着秦卉香入睡了,秦小天也不想打扰,准备继续回客厅,度过这个晚上。

  明早再向秦卉香解释这一切。

  然而,就在秦小天刚打算离开的时候,睡梦中的秦卉香,突然开始说起了梦话。

  “喝!老娘我陪你喝!这么这些臭男人!不就是想要老娘的身体吗!”

  “混蛋,滚开!”

  当秦卉香喊完这话的时候,秦卉香猛地往边上一滚,直接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见秦卉香摔了下来,秦小天倒也没有多想,打开卧室的灯,一把冲了上去。

  “香姐,你没事吧?”秦小天搂住秦卉香,准备将她从地板上抱起来。

  然而,也不知道秦卉香是真醉了还是梦游,看到秦小天,下意识以为自己还在会所呢,一把推向秦小天,激动地喊道:“臭男人,滚开!”

  “香姐,是我,小天!”秦小天连忙解释道。

  但是,人喝醉再加上情绪激动,有时候就容易出现幻觉,尽管秦小天已经解释了自己的身份,但这话进了秦卉香的耳中,却完全变了。

  秦卉香耳中出现的声音是,“来啊,从了老子,这些钱,都是你的!”

  当秦卉香听到这话之后,秦卉香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秦小天,然后笑了。

  这笑容,让秦小天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而后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秦卉香竟然一把捧住了秦小天的脑袋,然后便吻向了秦小天的嘴唇。

  这特么,什么情况?

  秦小天也有些懵逼,这剧情反转怎么这么快,不过很快,秦小天听到耳边,秦卉香从牙缝中挤出声音,说道:“行,老娘让你,生不如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