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魏野仙踪 > 第343章·塞上秋风入汉关(二)

第343章·塞上秋风入汉关(二)

  信任这个话题,对某个吃了上家吃下家,极有地下掮客风采的仙术士而言,还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魏野有点头疼地看着面前的何茗。

  “我可不是你们那个奇怪安利组织的成员,阿茗。”以这句话开了头,魏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用你的脑子好好想一想,我这样无拘无管的人物,要说对你们有多少忠诚度,那简直就是说笑了。”

  眼瞅着何茗眼神不对,魏野赶忙又一抬手:“但是人与人之间,总要分一个亲疏远近。你小子也好好想一想,魏某一路行来,无论是大枪府还是北部尉,魏某和他们交道打得,生意做得,梁子也结得,可论起私交——你也好,甘祭酒也好,****义老兄也好,交情不比他们几家要深厚许多?何况魏某在凉州的局面,又是你们首先出面竭力支持!”

  说到这里,魏野轻轻一侧身,调整了一下跪坐的姿势,慢条斯理地道:“……当初咱也算是在资本积累的阶段,节操事小,实利事大,反手卖队友、调头卖客户的活计也确实做得很是顺手。可是阿茗你也要想想,比起你们这样的冒险者团队,早已是自成体系,魏某一个外人,和你们不过是有利则来,无利则分的关系,要我奉献忠诚度是没什么可能,但基础的职业道德,魏某又何时欠缺过?”

  面对魏野这通说辞,何茗抄起双手看了他一眼,没有做声。

  见着何茗神情有所松动,魏野端正了面色,又继续说道:“当初魏某在你们三家之中左右逢源,无风起浪,那是局势所迫,不得不为之策。不如此,魏某势单力孤的一介清修学道之人,又如何和你们几家庞然大物抗手而借机取利?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今日的魏某,已经是能够和贵方坐在桌边好好谈一谈一些大事了。”

  “……比如?”

  “比如,”魏野一抬头,双目直直望向何茗,“在太平道大贤良师所控制的青州冀州等传统教区之外,贵方想不想要在凉州打开局面,别立一番江山?”

  “你要什么?”

  “太平道凉州所部,全力协助本官,扫平这场羌乱!”

  ……

  ………

  一脸含笑地将何茗安排在新接收的番和县官舍里,魏野也由着他去和甘晚棠联络请示。比起这些大事,何茗带来的那些山贼转职的马军如何收编会师的问题,反倒在其次。

  扶着庭前大树,魏野也是叹息不已:“要论权变之道,甘晚棠这个姑娘家,倒是天生在这上面有一种直觉般的敏感。可惜阿茗这小子天生脑筋就犯拧认死理,还记得我暗算了他亲爱的****义大哥那点破事。给这蛮小子做政斗科普,可不比与人斗法清闲多少。”

  这厢感慨着,魏野将自己拜受的那份玺书又拿了出来,前后看了一遍,方才咂了砸嘴:“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不但皇家夺嫡如此,权臣争斗也不过如此。大枪府出掌禁军,北部尉鼓噪清流,却把拱卫宫掖之事交给甘祭酒一行人,洛阳城这个外重内轻格局,安能长久?大枪府的砝码太重,无大将军府之名,而有大将军府之实,只要稍稍流露出一点倾向,三家鼎立就变成了联高踩低。只怕宫墙之内又是一场大变!”

  到了此刻,魏野将那卷玺书随随便便朝袖囊中一丢,方才抬起头,望了望洛阳方向,感慨道:“你这一家子若要找强援为侧翼,抓紧时间联络青州等处的太平道首脑人物不是更方便许多?却偏偏要到凉州来开分基地,情等着被我揩油吃豆腐,看来你们和那位大贤良师也未必是一条心了。也就是那位大贤良师天命不久,不然的话,你却叫****义那班人如何自处?”

  他这里做忧国怀思之状,顺道歇一歇脑子,且不去管这从前线到后方,利害关系夹缠得繁杂一团的破事。前面替他守门的李大熊,这时候扶着腰刀快步而入,恭恭敬敬地奉上一封请柬:“主公,番和县上下诸官奉请主公主持番和县事,并欲设筵为主公接风!农都尉吴解就在门外等候,千恳万请地叫末将替他递个话,只盼主公伯荣赏光!”

  魏野随手将请帖接过,也不翻看,只是轻声一笑:“算这班滑头还知道进退!你且去为本官传话,除了本官与何左监的接风筵席,就是麾下将士,今夜也要一并犒赏。既然本官持节督战,这后勤转运之事,本来也该我担着!”

  有魏野这声吩咐,李大熊忙唱了一声喏,兴冲冲地去向吴解回话了。

  目送着李大熊的背影,魏野却是低低一叹,张掖郡作为凉州腹心,本就是重要得无以复加之地。更别说番和积储之粮秣、骊轩之马苑,在冷兵器时代,这是再稀缺也没有的战争资源。

  然而就自己所见的情形,番和县上下官佐,对于守土御敌没有丝毫的兴趣,反倒是对怎么在官面上敷衍过去这一难,名正言顺地溜之大吉用心更切一些。

  虽然自家于凉州入局,本意上还是为了成道的那一线机缘,但这等紧要之地,落在自家手里,总比落在这一班风尘俗吏手中,要强个千倍万倍。至于之后的事情,是盘踞凉州如史书上马腾韩遂之流为割据一方的诸侯,还是如董卓般挥军上洛,那等无趣之事倒也不用去深究了。

  这些事在心头转了一圈,一回头,正看到司马铃不知何时变回了人形,正持着一把桧木扇儿笑着望向魏野。

  魏野宠溺地一伸手,口中却是轻笑道:“大冷的天,还拿着扇子乔着模样,一会的接风筵席,你跟不跟阿叔去?”

  司马铃却是不让魏野摸着,轻盈地一转身:“跟去看叔叔你龙傲天上身般地欺负那些官儿?我才没那么无聊!倒是叔叔,你就这副道士打扮去见他们,不换身正经冠服?”

  “我一身权势,大半皆从‘道术’二字上来,换什么冠服?没理由要依着他们那点官场体制!”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