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一品农妃 > 第七百五十一章爆发了的罗父
  会议解散后,众人都欢天喜地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高台之上的村长还有族长心里也都松了一口气。

  远在了京城的柳画瑄还不知道由于这么的一件事情而在整条村子里掀起如此大的浪潮。

  她还正在空间里面处理着酒楼和仙味居的账本和事情。

  到了晚上,柳画瑄便是去找了叶氏和雨儿,想要知道他们的答案究竟是如何。

  算着时间,柳画瑄就去了叶氏和雨儿的院子里,看着他们两人在玩着,柳画瑄也就走了上前。

  见到自己的女儿来了,叶氏也就停下了和自己女儿一起玩的心思。

  雨儿见到柳画瑄,脸上一个高兴,便朝她扑了上去,甜甜道:“姐姐。”

  柳画瑄笑着接住了她扑过来的身影,随后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叶氏的跟前。

  “瑄儿,坐。”叶氏笑着对她道。

  柳画瑄笑着点了点头,“好。”

  “瑄儿,试试娘做的点心。”叶氏笑得一脸慈爱地将桌面上做工精致的点心往她那边推了过去。

  看着自己面前做工精致的糕点,柳画瑄笑得暖暖的,伸手拿起了一块就塞进嘴里咀嚼着。

  “怎么样?”叶氏双眸亮晶晶地看着正在吃着的女儿。

  柳画瑄见此,咽下了口中的食物,朝着她便是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笑道:“娘,太好吃了!”

  叶氏闻言,双眸亮晶晶地看着她,慈爱道:“好吃,那就多吃点,娘可是做了不少。”

  “嗯。”柳画瑄边吃边点着头。

  雨儿也从中拿起了一块糕点放入口中,奶白色的糕点一入口立马就散了开来,伴随着还有浓浓的奶香味。

  这做得还真是不错,可想而知以前自己娘的手艺有多好了。自从恢复了记忆后,现在的她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做糕点的手艺也都是上升了不知道有多少个等级。

  直到了盘子空空,柳画瑄也就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

  “瑄儿,娘想过了,娘随你回清平郡。正好,离开了家久了,也就想念了起来。这次回去正好回柳家村里生活一段时间。”叶氏一脸温和道。但说到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怀念。

  来这京城里也已经是有一年了,离开了家门如此之久,也就开始怪想念的。

  听了叶氏和话,柳画瑄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脸转向了一旁的雨儿,笑眯眯道:“那雨儿呢?”

  雨儿坐在椅子上甩着小脚,笑道:“当然是和你们一起走了。”

  “好,那到时候咱们就一起离开。”柳画瑄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现在雨儿也已经是十三岁了,也都快长成大姑娘了,可是那性子依然有点像是小姑娘般的可爱。

  好在童年的生活并没有给她造成心理阴影,要不然可就麻烦了。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柳画瑄便是进入了空间里头整理着一些菜种子以及鲜花种子。

  以后自己离开了京城,拉货物的队伍也要分成了两队。

  一队是罗家村运蔬菜前往仙味居第二分号,另外一对则是把那些鲜花采摘下来送往清平郡上交给自己。

  而自己也要每样护肤产品都制造上一大批交给仙颜阁的掌柜,让她按照着情况摆上去。

  ………………

  翌日一早,早膳过后,柳画瑄就把这些种子交给了一个下人,让他把这些种子交到罗家村罗大刚的手上。

  下人接收到命令,也就赶紧离开了。

  而罗家村里头,罗母眼睛红肿的不像样子,就好像是哭了一夜般似的。而罗父坐在茶桌旁,叹着气。他整个人就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十岁一样,就像是到了五六十岁的样子。

  罗剑仁,那是他们家唯一的儿子,而且还没有娶到娘子,他这一被驱赶出去,那自己岂不是要绝了后?

  愁啊!

  这是他们一家子的思绪。

  “不行!我要去求村长,让村长他把儿子给重新添回到族谱里。”六神无主的罗母突然间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门外就走。

  还没有走出几步便是被罗从一把拽住了胳膊,然后狠狠地摔在椅子上,怒斥着她,着:“你好了,还嫌现在不够烦。你看看你,至今儿子变成了什么样子,那都是让你给惯出来的。现在好了,他被赶出了村子,还从族谱上除了名,这会儿你满意了吧。”爆发了,一向容脾气好的罗父都忍不住要爆发了。

  被他狠狠摔坐在椅子上的罗母一脸的不可思议,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脾气好的男人居然会吼自己,而且还把自己摔在椅子上。

  随后,她就醒悟了过来。醒悟过来的她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他便是破口骂道:“好啊!罗大熊,你居然胆敢吼老娘。”

  这回,罗父很难得地硬气了一会,伸手狠狠地拨开了她指着自己的手,道:“吼你又怎么了。”

  见他态度如此强硬,罗母一屁股便是坐在了地上,拍着自己的大腿,便是毫了起来,“罗大熊,你真是个挨千刀的,老娘为你家操劳了大半辈子,为你育儿,到头来你却由此的来欺负我。”

  罗父简直就是想要被她气得头顶生烟,“我欺负你,我怎么欺负你了?难道我之前说的话不对吗?难道儿子这样子不是给你这个做娘的给宠出来的吗?”

  罗母听了他的话,没有理会他,依然是嚎啕大哭起来。

  哭了有一分钟左右,她这才断断续续地开口道:“是,我是宠他。但仁人他不就是强了几个姑娘和调戏了他们些许吗,这点小事情就值得他们如此对待了?”

  罗父被她的话给逗笑了,“你这无知妇人,你以为那些妇人和姑娘们的贞洁就不值钱了吗。如果你出门被别的男人给强了,那你还会如现在这般说吗?”

  罗父生气得也顾不得什么了,张口就把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听了他的话,罗母这才安静了下来。没有他这么一说,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个方面。

  是啊,每个姑娘和妇人们都视自己的贞洁为命,自己的儿子如此做,那是极为不对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和自己儿子强了的女人一样,那对于身心来说,那简直就是毁灭般的打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