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黄金领主 > 第十二章血夜
  好在,人们在山林边找到了几棵花椒树,一片野生茴香,加上野苏子叶,调味料也算是将就着用了。

  熏鱼是需要时间的,一炉前后最少也要两三个小时,到得天黑透了,营地里处处火光,人们坐在火堆前,坐在每个新盖起的窝棚里,就着李氏烟鱼,吃着晚饭,每个人的心头,都舒畅无比。

  有一个美好的前景等着他们,终于让这些生活在异世最底层的人们,舒出胸口的闷气来。

  高大宽敞的树屋上,坐着李氏一家人。

  在他们面前是一大盆面饼,每人一条熏鱼,还有各家感激李文,将自己家最好吃的东西,都送了过来,食物摆满了树屋。老布一家被这突然而来的幸福,砸得兴奋不已。

  李欢乐不肯卸甲,今晚他主动要求守夜,锃亮的头盔与重剑,就放在手边上。

  小猿族放开胸怀大吃着。

  李发财什么也吃不下了,他的肚子早就没空地了。

  李美丽巡视过自己的烟熏室,这才恋恋不舍地回来。

  她将一只沉重的钱袋扔到李淑面前,就将一只大酒壶,递向里面的老布。

  “爸爸……”

  她叫了一声。

  老布还是第一次听她叫爸爸,震惊之下,激动得手足无措。

  “尝尝。”

  老布已经美得不知南北了。

  李美丽叫李淑妈妈的时候,他就一直等待着这一天,每次孩子叫过妈妈,他都支棱着耳朵,等着那声爸爸。每次都很伤心妒嫉。

  现在,这一声终于让他听到了。

  这个铁骨柔情的猿族汉子,两眼全是激动的泪花。

  “不,不不不……”

  “你尝尝今天的酒,是我从老胡家买来的,他想多要几个铜子,可我问他吃的是什么,他当然是吃咱家的熏鱼了,他乖乖少算了我十个铜子。爸爸,这才是真正的酒,没有兑过一滴水。”

  李美丽兴奋地笑着。

  老布端起酒壶来,一口下去,整个人都被愉悦包裹住了。

  “不,”

  他连连点头说道。

  喝一口酒,吃一口鱼,再吃一口肉,老布很快就醉了,不时伸出大手,宠溺地抚摸着孩子的头。

  李美丽享受着他大手传过来的爱意,李发财皱眉忍耐着,李欢乐熟视无睹,李文却笑着躲开了。

  当晚,几位族老,与各组推出来的主事人,又跑到李文的树屋前,商量明天的事宜。

  李文笑着摆摆手:“你们决定吧,不过,今晚要听我的安排,今晚应该会有人前来放个火捣个乱什么的。”

  “什么,他们敢!”

  几位族老差点跳起来。

  李美丽撇撇嘴。

  “我大哥说会,就一定会!”

  李文笑道:“别人也许会观望,但阮三一定会来,别忘了,我们在打他的鱼,吃他的鱼,而全镇都在看他的笑话呢,呵呵,稳妥起见,营地里多安排人巡视,将河滩的烟熏室空出来,将我们的最强大的力量,都布置到那里,到时候,给我狠狠教训他们一顿,要打得他们怕,打得他们流血,只是不能死人,我们不能给丁金任何把柄。”

  李文安排下去,自己就躺要树屋里,看着李美丽与李淑清点着今天的收获。

  今天虽然只熏了二三百条鱼,但却有两千多铜子,有人故意多给,就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人心已经被自己拢住了,接下来,自己的计划再实施起来,就容易多了。

  帝国钱币,无论金币银币还是铜子,都是真金白银的,小小的一枚铜子,也含有等值金银。

  铜子虽小,两千多,也是很重的一大袋。

  灯光下,李美丽笑得甜蜜,一连数了好几遍,装在口袋里,又打开看了又看,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忽然转头,看了眼似睡非睡的大哥,忽然伏过来,在他脸上重重啄了下,李文微笑着,宠溺地弹了她个大爆粟。

  “小财迷。”

  “再不用饿肚子了,天哪,幸福死啦!”

  隔了一会儿,小丫头又感叹起来。

  “天哪,安德列占卜得可真准,大哥,你今天看到了吧,所有人都叫我三小姐呢,白头发的胡全德,给我躹躬呢,好象我已经是尊贵的公主啦!”

  “得找个地方,将这些钱都藏起来,明天会有更多的钱呢,哈哈,我今晚一定睡不着了……哎呀不行,我得好好睡一觉,不然明天就没有精神了……老胡家总欺负我们的两个小贱种,今天见到我,就跟见了鬼一样,就差跪下磕头了,不过我原谅他们啦,明天我要收下他们,为我干活……”

  絮叨絮叨,李美丽最终抱着她的大钱袋,拱在李淑与老布中间,甜甜地睡了过去。

  静夜。

  七月的深夜,有蛙鸣叫着,木兰河水,轻轻地流淌着,月光之下,一片安宁祥和。

  大营里,终于安静了下来,一处处的火光,专门有人守着,不时填加木柴。

  巡营的护卫队,两三个一伙,穿插来去。

  树丛里,手握钢刀的阮五实在忍不住了,他拉了拉阮三的胳膊,低声说道:“三哥,都下半夜了,我们冲进去吧,这帮贱民都睡着了,等他们清醒的时候,我们早把姓李小子宰了,剩下这帮乌合之众,还不怎么摆布怎么是。”

  “再等等,巡夜的太多了,不容易得手。另外,我总觉得不踏实,姓李那小子,让我看不透。”

  “三哥,不如我们先点了河滩那几堆东西,将巡夜都引过去,我们再直接杀进去,用不上一刻钟,就能完事。”

  “嗯,这倒是个办法……不好,打草惊蛇,姓李的会跑的。不过那边没有人巡夜,我们从那里突进去……走,都跟紧我,我们先摸到跟前,再一起动手。”

  阮三终于下了决心,拉下头巾,将面孔包起来,手握着长刀,从长草里跳了出来。

  他们顺利过了河,沿着那几个烟熏室,向大营里摸去。

  还没有走出百十米,有人轻笑了一声,平静而无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一起动手吧,狠狠打!”

  忽,火把四处亮了起来。

  就在阮氏兄弟的身前,忽地涌出一百多位手执木棍的猿族猎手来。

  “坏了,中埋伏了!快退!”

  阮三当机立断,一转身,就在他们的身后,站立着二十位全身皮甲,手执刀盾的帝国战士,他们展开队形,决然地冲了过来,铁盾举起,狠狠地砸向阮氏兄弟。

  一场混战,并没有持续多久。

  二十三位阮氏兄弟,就都被捆成了棕子。

  火光之下,浑身是血的阮三奋力挣扎着,破口大骂。

  “姓李的,你敢动老子一指头,我让你后悔三生……”

  李文走了过来,嘴边带着一丝微笑,看了他一眼,就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腿!”

  诺顿挥起铁盾,狠狠砸到阮三的膝盖上,听得到骨头碎裂的声音,阮三哀嚎着倒了下去。

  “还有另一只。”李文指了指他的腿。

  诺顿毫不迟疑,又是一盾下去,重盾都砸得有些变形,这位猿族猎手力量着实恐怖。

  砰!

  又是一声长长地哀嚎。

  阮三疼得昏了过去。

  李文转身回去,还没走出两步,阮五的骂声已经传了过来。

  “姓李的,天下人间,都没有你的活路,你们全家,老布那只猴子,还有那只小娘皮,老子一定让她尝尝万人骑的滋味……”

  李文停了下来,皱着眉头,许久之后,才指着阮五说道:“断他双腿,其余断一腿,都丢到镇外去。”

  河边惨叫声连连,李文皱着眉头,心情很不好。

  “这样做是对的,不能让他们再有机会,伤害家人,他们是恶人,对他们善良,就等于自杀……”

  快走到树屋前的时候,李文站住了,他望着树屋。

  那里传来老布沉重的呼噜声,李美丽伸出睡意浓浓地小脸,看到大哥时,露出一个笑容来。

  “大哥,怎么啦,是坏人来了么?”

  “嗯,来了。”

  “哦,痛打他们一顿,哼,狠狠教训他们……那我先睡了。”

  “好。”

  李美丽缩回去,接着拱进李淑与老布之间,睡得极其安宁。

  李文却快步返了回来,护卫队正架起阮氏兄弟,打算扔到镇外去。

  李文高声说道:“将他们的大姆指都割了吧,这样保险些,对了,不要丢在镇外,都丢到他们家门口去,我们得防备有人杀了他们,陷害我们,这种事不得不防,他们现在死不得。”

  “放心吧,李文。”诺顿沉沉的声音说道,提着阮三,走在最前面。

  李欢乐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咬了咬牙,将阮五的两根大姆指,切了下来,这才提着,跟在诺顿身后,一路奔向新火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