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黄金领主 > 第六章暴发前的沉默一
  去人家拜访,总不能空着两手,可李文眼下手里,只剩下一个手机了,没有办法,李文在路边采了一把野花,来到了巫师安德烈家。

  安德烈明显是个西方名字,开门出来的正是个标准的猿族,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身黄褐色毛发,两只锃亮的小眼睛,一反猿族的高大强悍形象,长得干枯瘦小。

  李文担心的语言障碍,没有发生,李文发现这个世界,语言几乎是通用的。

  李文递上那束野花,点头为礼。

  安德烈咕噜着黄眼珠子,向他身后,身左身右看,好象李文身后跟着鬼魂一样。他穿着一件宽大的法袍,一身辛辣难闻的气味。

  “快进来!”

  他差不多将李文三个硬拉进来,砰地关上房门。

  “拿来吧。”安德烈冲李文伸出毛手。

  李文泰然自若在将那束野花奉上,安德烈象咬手一样,一把扔到一边。

  “看病一个银币,预测占卜两个银币。”

  李美丽很尴尬地抠着手,李发财恢复了傻瓜模式。

  “占卜,可是我没钱。”李文说着,打量着巫师的家。

  安德烈的家很宽敞,分成外间和卧室。

  外间到处挂着兽骨,一些兽皮上,绘着古怪符号。长长的工作台上,凌乱摆放着各种容器,里面的有液体,有散状物,有结晶,辛辣的气味就是从那些容器上散发出来的。

  一只大水晶球,摆放在屋地正中,安德烈就坐在水晶球前的沙发里,瞪着李文。

  “没钱很坏规矩,影响生意的。”

  李文做了个无奈的样子。

  “好吧,你再把那束东西拣起来,给我,”安德烈瞪了他半天说道。

  李文拣起那束野花,送了过去,安德烈随手收下,让他坐在自己面前,伸出毛手,按在他的额头上,接着就翻起白眼,头颅摆动,口中念念有词。

  李文有点担心他会癫痫发作,好在没有持续多久,安德烈睁开两只小眼睛,一脸了然地看着他。

  “你来自东方,将回到东方,你上半生平凡,下半生平安。”没了,两银币就这四句话,这是个骗子。

  “没有坎什么的么?”李文问道。

  “坎是什么……哦,波折还是有一些的,当然,有贵人相助,都会逢凶化吉。”

  “能给我妹妹看看么。”李文看到李美丽一脸的热切,一张小黑脸已经红了,嘴唇也干了起来。

  “那就再收束花。”

  安德烈话刚落,李美丽就飞跑了出去,很快回来,手里是一抱野花。

  李文觉得安德烈实在是寂寞得疯了,才跟孩子嗨上了。

  他对这个巫师失望至极,不过眼光倒扫到一件让他心热的东西。

  书。

  一撂皮质的厚厚的书籍,十几本,就随意扔在屋地上,有一本翻开的,桑皮纸上,写着字。

  不认识,但很熟悉。这种文字应该是象形文字转换来的,与中国古文字有九分相似。

  李美丽一脸虔诚地望着老巫师。大巫师如此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现在正将他的毛手,放在自己额头,并且在察看自己的人生,这让她既激动又担心。

  安德烈很满意小丫头的表现,也显得格外认真,许久才放下手来,震惊地看着李美丽,半晌说道:“紫气冲天,贵不可言,老天,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一位尊贵的公主殿下……”

  看安德烈的样子,他都快跪了。

  李美丽激动得两眼含泪,大嘴咧开着,转头看着李文,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哥,我真是公主……”

  李文愣住了。

  这可麻烦大了。

  谁能想到这老神棍这么不靠谱,给孩子这样大的期望,这下可麻烦了。

  他毫不迟疑,上前拽起李美丽,就摔门而出。

  李发财不得不跟出来,跟在后面一直嘀咕。

  “我还没让他摸头呢,那边还有狗尾巴花……”

  李文不理他,问李美丽,镇长家在哪里,他得先认字。

  问了好几遍,处在幸福中的小姑娘也没有反应过来。

  李发财无奈说道:“别跟她废话了,我知道。”

  李美丽瞪了他一眼,认真说道:“我原谅你了,大傻子,我成为公主以后,会封你为大骑士。”

  “好吧,公猪殿下,”李发财嘿嘿地傻乐。

  三个人就向镇中走去。

  新火镇中最气派的院子,最漂亮的一座二层小楼,就是镇长丁金的家。

  诗人还没有起床,大乡绅丁金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三人面前。

  丁金笑眯眯地亲自迎出门来,这位胖成肉团的唐帝国乡绅,穿得也是花团锦簇,两只小眼睛闪着狡狤的光芒,就算面前是三个穷酸孩子,依然和气得令人不舒服。

  “李文,你叫李文是不是?”

  李文只好点头。

  丁金立刻回头说了一句:“书记,马上为李文录册添丁。”

  李美丽顿时就叫了起来:“李文不是我们家的,他只是我家老布拣回来的,不能算在我家头上。”

  丁金一眼也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