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黄金领主 > 第六章暴发前的沉默一
  去人家拜访,总不能空着两手,可李文眼下手里,只剩下一个手机了,没有办法,李文在路边采了一把野花,来到了巫师安德烈家。

  安德烈明显是个西方名字,开门出来的正是个标准的猿族,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身黄褐色毛发,两只锃亮的小眼睛,一反猿族的高大强悍形象,长得干枯瘦小。

  李文担心的语言障碍,没有发生,李文发现这个世界,语言几乎是通用的。

  李文递上那束野花,点头为礼。

  安德烈咕噜着黄眼珠子,向他身后,身左身右看,好象李文身后跟着鬼魂一样。他穿着一件宽大的法袍,一身辛辣难闻的气味。

  “快进来!”

  他差不多将李文三个硬拉进来,砰地关上房门。

  “拿来吧。”安德烈冲李文伸出毛手。

  李文泰然自若在将那束野花奉上,安德烈象咬手一样,一把扔到一边。

  “看病一个银币,预测占卜两个银币。”

  李美丽很尴尬地抠着手,李发财恢复了傻瓜模式。

  “占卜,可是我没钱。”李文说着,打量着巫师的家。

  安德烈的家很宽敞,分成外间和卧室。

  外间到处挂着兽骨,一些兽皮上,绘着古怪符号。长长的工作台上,凌乱摆放着各种容器,里面的有液体,有散状物,有结晶,辛辣的气味就是从那些容器上散发出来的。

  一只大水晶球,摆放在屋地正中,安德烈就坐在水晶球前的沙发里,瞪着李文。

  “没钱很坏规矩,影响生意的。”

  李文做了个无奈的样子。

  “好吧,你再把那束东西拣起来,给我,”安德烈瞪了他半天说道。

  李文拣起那束野花,送了过去,安德烈随手收下,让他坐在自己面前,伸出毛手,按在他的额头上,接着就翻起白眼,头颅摆动,口中念念有词。

  李文有点担心他会癫痫发作,好在没有持续多久,安德烈睁开两只小眼睛,一脸了然地看着他。

  “你来自东方,将回到东方,你上半生平凡,下半生平安。”没了,两银币就这四句话,这是个骗子。

  “没有坎什么的么?”李文问道。

  “坎是什么……哦,波折还是有一些的,当然,有贵人相助,都会逢凶化吉。”

  “能给我妹妹看看么。”李文看到李美丽一脸的热切,一张小黑脸已经红了,嘴唇也干了起来。

  “那就再收束花。”

  安德烈话刚落,李美丽就飞跑了出去,很快回来,手里是一抱野花。

  李文觉得安德烈实在是寂寞得疯了,才跟孩子嗨上了。

  他对这个巫师失望至极,不过眼光倒扫到一件让他心热的东西。

  书。

  一撂皮质的厚厚的书籍,十几本,就随意扔在屋地上,有一本翻开的,桑皮纸上,写着字。

  不认识,但很熟悉。这种文字应该是象形文字转换来的,与中国古文字有九分相似。

  李美丽一脸虔诚地望着老巫师。大巫师如此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现在正将他的毛手,放在自己额头,并且在察看自己的人生,这让她既激动又担心。

  安德烈很满意小丫头的表现,也显得格外认真,许久才放下手来,震惊地看着李美丽,半晌说道:“紫气冲天,贵不可言,老天,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是一位尊贵的公主殿下……”

  看安德烈的样子,他都快跪了。

  李美丽激动得两眼含泪,大嘴咧开着,转头看着李文,颤抖着声音说道:“大哥,我真是公主……”

  李文愣住了。

  这可麻烦大了。

  谁能想到这老神棍这么不靠谱,给孩子这样大的期望,这下可麻烦了。

  他毫不迟疑,上前拽起李美丽,就摔门而出。

  李发财不得不跟出来,跟在后面一直嘀咕。

  “我还没让他摸头呢,那边还有狗尾巴花……”

  李文不理他,问李美丽,镇长家在哪里,他得先认字。

  问了好几遍,处在幸福中的小姑娘也没有反应过来。

  李发财无奈说道:“别跟她废话了,我知道。”

  李美丽瞪了他一眼,认真说道:“我原谅你了,大傻子,我成为公主以后,会封你为大骑士。”

  “好吧,公猪殿下,”李发财嘿嘿地傻乐。

  三个人就向镇中走去。

  新火镇中最气派的院子,最漂亮的一座二层小楼,就是镇长丁金的家。

  诗人还没有起床,大乡绅丁金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三人面前。

  丁金笑眯眯地亲自迎出门来,这位胖成肉团的唐帝国乡绅,穿得也是花团锦簇,两只小眼睛闪着狡狤的光芒,就算面前是三个穷酸孩子,依然和气得令人不舒服。

  “李文,你叫李文是不是?”

  李文只好点头。

  丁金立刻回头说了一句:“书记,马上为李文录册添丁。”

  李美丽顿时就叫了起来:“李文不是我们家的,他只是我家老布拣回来的,不能算在我家头上。”

  丁金一眼也不看她,接着笑眯眯地问李文。

  “年龄,原籍是哪里的?”

  李文摇了摇头。

  “我不记得了。”

  丁金回头说道:“岁数随便填一个,江东的孤儿,户籍落到老布的头上,算是今年的新丁,既然是新丁,税金可减一成,嗯,回头找老布要帐去。”

  “你这只臭……”李美丽顿时象乍毛的野猫蹦了起来,一句臭猪骂到一半,嘴巴被李发财没命地捂住了。

  没骂也等于骂完了,谁都知道她在骂大乡绅丁金臭猪。

  丁金脸成了猪肝,一只巴掌高高举了起来,被李文挡了下来。

  “大人,我既然是新丁了,除了纳税之外,有什么好处没有?”

  丁金瞪眼怒斥。

  “想要什么好处?好处就是不会被人扔出镇去,哼,赶快滚,另外叫老布赶紧把今年的税金准备好,今天就得交,不然都他么滚蛋!”

  学没上成,还被补了丁,离开丁金府,李美丽不住抱怨,两个孩子又开始破口大骂。

  李文皱着眉头,开始沉默不语。

  两个孩子见他心情不好,也就住口不骂了。

  李文漫无目的地在镇中游荡,每一条小巷都走遍了,一直走得肚子咕咕叫,李发财不住抱怨,这才领着他们跑到河边,等着打渔归来的渔船,打算弄些水蟞螃蟹回去吃。

  盖树屋这两天,他们来过两次,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渔船来了,倒了一地的水蟞与八脚怪。

  只是,阮家人远远地看到孩子们,就忽然冲着那些水虫子撒开了尿。

  李文脸色铁青地带着孩子们离开,直接上了山。

  赌气一样,他一连下了十几个套子,又开始满山追野鸡兔子,李美丽怎么拦也拦不住。

  山上的野物,多到变态,李文这二把刀的狩猎方式,竟然也抓了两只肥兔子。

  李发财兴奋得呼吸都困难了。

  多久没吃到真正的肉类了,已经记不清,只记得梦里不止一次梦到过。

  两个孩子拉着李文,要快点逃下山去。

  李文却提着两只肥兔子,坐了下来,一直等到十几位高大雄壮的猿族猎人,一脸狰狞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我要一份活干,换这两只兔子。”李文沉静说道。

  李文的那份沉着,令猿族当家老者,老约翰有些惊奇,迟疑片刻,才沉吟说道:“孩子,生活艰难,我们的活,家人都不够分,原则上,我们只用猿族,请你原谅,虽然我本人非常愿意能将这两只兔子送你,但这个先例不能开。不然会非常麻烦。”

  李文默默地扔下兔子,拉着两个孩子就走。

  没走出两步,李发财已经哭出声来,这哭声一直到山底,都没有停。

  三个人从镇上慢慢走过,李文一家一家地问那些店铺,想找份活干,换些吃的。

  但一份都没有。

  农耕时代的新火镇,一活难求。

  走过肉店的时候,李文停了下来,转头看了眼两个孩子。

  李发财不哭了,一张脸脏得象花猫一样。

  李美丽紧紧搂着他的肩膀,脸上的难过,怎么也掩饰不住。

  李文笑了笑,伸手抚了抚两个人的头,迈步入店。

  “老板,给你看点东西,换点肉吃。”李文笑道。

  肉店老板是位混血,脸上长着稀疏的毛发,褐色的小眼睛,闪动着猥琐而狡诈的光芒。

  “我们不賖的。”

  “我也不会賖。”

  李文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多媒体,将一个小片点开来,送到了那位混血的眼前。

  胖老板一瞬间就僵在了那里,呼吸粗重。

  “一头猪。”

  清纯敬业的苍老师,应该值这个价。

  “不……你这是个啥东西……”老板想抓出手机背面的人来,当然做不到。

  “魔法宝物,知道了吧。只换二十斤猪肉。”

  “不可能,太多了,这等于要了我的命……”

  “好,你再看这个。”

  一连放了十几个开头,都是到最关键的时刻,点了关闭,那位老板捂着裤裆,咬牙说道:“我只能出十斤……”

  “十斤,外加一个银币。”

  “不,五十个铜子,不能再多了。”

  “成交。”

  肉店老板毛很长的手,伸过来,将手机从李文手上抽了过去。

  李文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正被一把刀子,轻轻刨开。

  那只手机里,还有一些照片,一些自拍,那里有自己最后的牵挂,最后的不舍。

  就算手机只剩下一格电量,也许一生再不可能打开,但只要带在身边,就会是份温暖。

  扛着肉,拿上铜子,李文带着两孩子出店回家。

  李发财脚步都轻飘飘的,一脸的傻乐。

  李美丽却两眼通红,因为她发现,这个拣来的大哥,脸上有一道泪水留下的痕迹,那同样象一把刀子,在小姑娘心上开了一道口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