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冰火焚天 > 第063章原形毕露
  布加迪把师尊给的玉简放到额头,玉简中的功法瞬间进入到识海,确实是水灵力的操控之法:巨碣术。

  这是一个玄级高阶的水属性功法,方才布加迪很清楚地感觉到,麻长老的肉痛,似乎玉简很值钱的样子,布加迪心道:但愿是好功法!

  布加迪开始按照功法提示的方法,尝试修炼体内的水灵力,闭上眼睛,意念感受体内的经络,布加迪似乎看见了灵力在经脉中在流淌,一个周天、两个周天、三个周天,布加迪进入了深度修炼之中,脖颈上的吊坠紫芒微现,一股精纯的水灵力注入布加迪的筋脉。

  深夜,伸手不见五指,布加迪从修炼中醒来,这个巨碣术不错,适合自己修炼,总算有一个攻击性的功法。

  运转裂魂诀,感觉三师兄还在洞府,但是他在来回踱步,似乎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来到洞府前,嘴里一声鸟鸣,然后一伸手,一个小鸟飞落到他的手掌,他给小鸟的腿上套个东西,小鸟振翅向高空飞去。

  一切怎么这么神秘,布加迪挠挠头,自己身边的几个人都是让人感到奇怪!

  半个时辰过后,布加迪发现,二师兄秦炎来到了三师兄郭浩的洞府:“三师弟,师父有请。”郭浩跟在二师兄的后边,直奔麻长老的洞府而去,布加迪也悄悄出了洞府,远远地吊在后边。

  麻长老的洞府内,郭浩跪在师尊面前:“请师尊为我冲开瓶颈。”

  麻长老坐在主位上,冷冷地一笑:“郭浩,我是该叫你郭浩呢,还是该叫你雷林!”

  郭浩面上毫无表情,嘴里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秘密的?”

  麻长老冷哼了一声:“你来的第五年。”说到这,麻长老拿出了一个纸卷,扔到雷林的面前,雷林一见大惊失色:“你是怎么得到的?”

  麻长老一个口哨,洞府外边飞进来一个碧绿的翠鸟,麻长老一抬手掌,小鸟落到麻长老的手上,不停地叨食手上的灵丹碎末。

  雷林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的家肯定都因为自己的大意遭到不测了,他是最了解麻长老的,阴险无比,睚眦必报,而且吃人不吐骨头。想到这雷林痛哭流涕:“父亲,是孩儿无能,给您带来了灾难,孩儿不孝啊!”

  麻长老品着茶,嘴角带着笑意:“算你聪明,这五年我根据你给我的情报,确实做了不少事,小的事就不说了,说点大事吧,比如四年前,我通过你,传递过去一个假情报,透露一个前辈修者留下洞府的地点,把你的叔叔还有你的几个堂兄弟杀了八个,让你的爹爹失去了左膀右臂,不过我也因此受了重伤,让我养了一年才好。”

  雷林从悲痛中镇定下来,站起身:“老东西,别骗我了,你受的重伤不是因为那次拼斗,而是另有隐情吧!”

  麻长老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聪明!不愧是雷横的儿子,是的!我受的重伤是因为我夺舍大弟子胡聂夺舍失败时,灵魂受伤了,所以我的修为也跌落了,由融合期第三层变成了第二层,小子,这么秘密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雷林阴阴的一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我还知道,一会你还要对我夺舍,可惜你不能成功………”

  远处的布加迪没弄清楚,夺舍!既然夺舍完了大弟子,干嘛还要夺舍啊?闲得闹心啊?这玩意能随便就夺舍吗?还是接着听吧。

  “可惜什么?”麻长老站起来大吼一声,一把揪住雷林的衣领子,雷林微笑着说道:“你都知道了原因还问我?老东西!”

  “哈哈哈哈!有意思小子,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站稳了。”

  雷林一听,有个不好的感觉,眼睛盯着麻长老,一言不发,麻长老说道:“两年多以前,我出去了一下,办了一件大事,我散布出去一个假消息,一代剑圣的洞府的消息,里边有进阶元婴期的灵丹和秘籍,结果你猜怎么样?”

  雷林不屑一顾,麻长老洋洋得意接着说道:“整个修者大陆的强者都信了,也包括你的愚蠢的父亲雷横,那战斗的场面真是太宏伟了,太壮观了,我从没有看见过结丹高手的战斗,可是这几个月我全见到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你知道我最希望看到什么吗?”

  雷林不屑地说道:“你就想见到我父亲在战斗中被伤害,甚至死去,你就高兴了,卑鄙小人!”

  啪啪啪啪!麻长老拍着巴掌说道:“聪明,我终于如愿以偿了,哈哈!雷横这个老狗,仗着自己是融合期第四层比我高一个境界,总是压在我的头上,那天我把他骗到了一个岛上,还有你的两个哥哥,两个堂兄……”麻长老陷入了亢奋状态,讲诉了他把中毒的雷家几人残忍折磨致死,眼中流露出的是非人的、兴奋的光芒。

  雷林轻蔑地说道:“即使我父亲死在你手里,你也不会得到什么便宜!”

  麻长老一把抓住雷林的脖子:“小崽子,确实如你所说,你们父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他在临死时,把他的怨念和精血化作了一个血咒,让我难受至今!”说完麻长老露出了手臂上的紫色的一个肉瘤。

  雷林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姓麻的,准备后事吧,你还有半年多的时间了,这叫做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看着你等死,一天天地衰老,一天天地变得羸弱,变得谁都可以欺负你,对你吐口水,我在地下也会非常的欣慰的,哈哈哈哈!”

  麻长老似乎是知道这个结果,对于雷林因为痛恨而变得扭曲的脸,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惊讶,而是平静地说道:“确实,我四处求医问药,遍访高人,最终也没有得到什么好的方法,所以今晚就只好委屈你了,谁让你的父亲对不起我呢!”麻长老露出了凶狠的本质。

  “哈哈!别说得那么大义凛然,收我为徒的时候,你早就打算好了,想对我实行夺舍,你来啊,我不会抵抗的。”雷林说完,往地下盘膝一坐,闭目等死。

  麻长老一阵狞笑:“夺舍?哈哈,现在我改主意了,你的身体不是最佳的,我今天要把你的精魂吞噬,据说吞噬施下诅咒者的至亲的精魂,就能解解除这个诅咒,至少可以缓解,也不知道这个方法可不可以,今天就拿你试验一次吧!”

  至此布加迪也知道了麻长老的本性,原来他早就准备好了要对雷林夺舍,现在布加迪忽然明白了一件事:麻长老让自己修炼筑魂诀,竟然是为了自己将来夺舍做准备!雷林已经不是最佳的身体了,难道下一个是我?操他妈的!这个老不死的,太阴险了,想到这,布加迪全身冒起了冷汗。

  布加迪总算知道最近一年来麻长老不在门派都去做了什么,当然也知道了他身体越来越糟的原因,竟然是先受重伤,再中这个诅咒,削弱麻长老的实力,可以消耗其生命,是够厉害的,布加迪现在无法评价他们的谁是谁非,自己也没有能力去管,当然他就是有能力也不愿意管,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才好呢!

  布加迪忽然想到:麻长老今天能不能马上对自己不利?如果是那样,自己该早作打算,自己现在跑肯定不行,那个二师兄秦炎的修为达到了筑基期第三层,这可怎么办?布加迪在那里想着退路。

  雷林已经无话可说,他在做最后一搏。

  麻长老心道:跟我玩手段,当我会饶过你?我会怕你!麻长老一指点在雷林的眉心,雷林当即身体一滞,随后麻长老的精魂出窍瞬间进入雷林的识海,找到了雷林的精魂,这个精魂看在麻长老眼中,好似人世间最好的食物,他二话不说,张口就要咬,忽然一声怒喝:**子,你终于来了!

  谁?你是雷横,你怎么在雷林的身体里?麻长老心中暗自担心,这个该死的雷横竟然留有后手。

  雷横说道:我本以为你会早就使用夺舍呢,让我等了很久。我为什么能在这里,难道你忘了我的诅咒了吗?是你把我带来的,来吧,看我们的命吧,就让老天来做决定吧!

  雷横的精魂一阵虚弱,自己等了半年多了,有点力不从心,自己在麻长老的身体里不敢有丝毫的动作,所以魂力有些消散了不少,忽然雷横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难以理解的举动:灵魂献祭!整个残余的精魂化作了一片雾,包在雷林的精魂上,雷林大喊:父亲!

  雷横留下一句话:儿子,替父报仇!说完就彻底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脸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放弃了。

  雷林的精魂得到了父亲的滋养,壮大了许多,毕竟自己父亲曾经的融合期第四层的修者,即使消散了不少,那也远比自己的精魂强大得多,雷林很快和父亲的精魂融合,最后和麻长老的精魂一般大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