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宁小闲御神录 > 第2628章我听姐姐的
  皇甫铭却知道他这样一说,宁小闲更不愿露面了,因此认真考虑了数秒才面露歉意:“过两日会盟时就能见到,特木罕何必急在一时?须知等待的滋味才最是美好。”

  这话里笑侃的意味甚浓,乌谬却把拒绝之意听得一清二楚。

  他地位与神王相当,后者居然为了一个女囚拒绝于他!乌谬下巴猛地一抽,阴鸷道:“我已经等待太久,现在就要看个清楚明白。”目光讥讽,紧盯住皇甫铭,“堂堂神王,竟被一个女人迷得七荤八素?”

  皇甫铭也不着恼,倚在车门上抱臂笑道:“特木罕何等胸怀气魄,怎会来为难一个小小女子?”

  其实他心底也明白,圣域召集广成宫会盟的动机仍在于消弥蛮人之间的矛盾,先将南赡部洲整盘吃下再说,所以这会儿最明智的作法就是给乌谬顺顺毛,反正宁小闲被他看一眼能怎么着,会掉肉不成?

  可是他花了三年时间,好不容易摸索到与她相处之道,晓得她最讨厌就是受人胁迫,这会儿实不愿再去惹她发怒,不愿见她秀眉拧紧,不愿看她对他冷颜冷语。再说他知道乌谬和宁小闲过去曾有交集,这位特木罕对她始终念念不忘,是恨也罢,是更复杂的情愫也罢,他都不想让乌谬如愿。

  蛮祖正在他脑海里说着风凉话:“意气用事!”他浑当未闻。

  不过皇甫铭说话一直相当客气了。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现在摆出笑脸的是神王本人?乌谬毕竟不想在这条又脏又破的胡同里和他撕破脸,当下也将自己的怒气收敛,恢复了沉静:“也好,不急在一时。”向皇甫铭微一点头,即走到豆腐铺子前头,对店主人道:“一碗豆浆,两个麻球,带走。”

  店主人缩在铺子里围观了全过程,知道这些神仙没一个好惹的,这时暗道一声“苦也”,一边给他打豆浆,一边小心翼翼回他:“这位爷,现在买不着芝麻了……”

  “也罢。”乌谬倒也不生气,“那还来两个麻球,没有芝麻就没有吧。”

  这话怎么有些耳熟?倚在门上的皇甫铭不由得挑了挑眉。

  ¥¥¥¥¥

  乌谬买完东西也不再逗留,向皇甫铭说了一声“告辞”就转身出了胡同,头都不回。他的神情又恢复了平和,就像方才什么事也未发生过。

  待他走后,皇甫铭才跳上车关门,一抬首就看见宁小闲坐得很直,正望着胡同口若有所思,恰好给他留了一个姣美秀致的侧脸。

  那是乌谬离开的方向。车窗经过巧妙设计,坐在车内的人能够看见外头的景象,反过来却不可以。她知道乌谬也是个吃货,难怪找到了这条胡同里来。在沙度烈王都时,他就化身玉先生,爬到民间酒肆去吃牛肉炉。

  皇甫铭心里忽然有些儿不是滋味,却要凑近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她手里抓了一个麻球过来,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很香。”他压根儿不想提乌谬。

  宁小闲森然望他一眼:“经过我手里的东西,你还敢吃?”

  皇甫铭毫不在意:“我可不是阴素霓。”到他如今修为,早成万毒不侵之躯。就算宁小闲依旧能进入神魔狱,恐怕也配不出一种能毒倒他的药物。

  阴素霓?宁小闲心里一动:“这趟去广成宫,我不仅会见着沙度烈的人吧?”

  皇甫铭不答反问:“姐姐以为呢?”

  她明明知道答案,却要推测得不露痕迹:“大概摩诘天也会来罢。”车身蓦地一轻,却是卓兰驾着驳兽大车飞天而起,直往广成宫去了。

  “哦,为何?”皇甫铭来了兴趣。

  “你选在广成宫会晤,这里恰好在摩诘天和沙度烈中央,离两国的位置几乎是同样近。”宁小闲想也不想,“如果你只同其中一个势力接触,大可以安排去边境线上。”

  皇甫铭鼓掌:“聪明。不愧是姐姐,只知道会晤的地点就看出来了呀。”

  “阴素霓会来么?”

  皇甫铭抚着下巴:“那我就不知了。”

  他请的不是阴家二公主。宁小闲轻轻道:“我倒觉得这回能遇上她。阴生涯应该会把她带在身边罢?”阴素霓现在是阴生涯最重要政治筹码之一,这回广成宫里的主角之一又有神王,阴素霓露面的机会很大。

  皇甫铭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半坐半躯,手枕在脑后:“姐姐想说什么?”

  “如果阴生涯同意你的条件,你会收下阴素霓不?”

  “同意我的条件?”皇甫铭微讶,很快反应过来她所说何意,不由得笑道:“哦,这可要征询姐姐的意见。你要是不许,我就不纳这妃子了。”

  这话里的戏侃意味很浓,分明把她当作他的正室了。皇甫铭还以为她会勃然大怒,哪知宁小闲居然侧头想了想,认真道:“阴生涯和阴生渊,如今哪个势力更强大?”

  “当然是阴生渊。”皇甫铭答道,“摩诘天国内,王室贵族还站在阴生涯这里,但超过五分之三的军阀力挺阴生渊。”

  宁小闲知道,王室贵族站队阴生涯主要还是因为血脉承袭之旧理,并且他们的主要利益和阴生涯绑在一起;同理,军阀选择阴生渊是由于阴老二的多年经营得来的人脉和力量,基本都在军队里。

  这样说来,其实阴生渊已经分走了大半军权。所以皇甫铭会说,阴生涯可能斗不过自己弟弟。

  宁小闲只说了三个字:“你该纳。”

  他大奇:“为何?”

  她认真道:“你希望摩诘天大乱,我也希望。”

  皇甫铭一怔,而后纵声长笑。

  摩诘天的内讧由来已久,却在日前刚刚打响。那是矛盾积攒到极点的爆发,全大陆都在密切关注阴生涯兄弟的内斗,这时候神王召开广成宫会盟,肯定没安给他们调停的好心。想将摩诘天国内的水搅得更浑,圣域只需要力挺阴生涯就够了。

  阴氏兄弟不死掉一个,这场大戏就没有那么快结束。

  皇甫铭笑得轻松惬意:“好,我听姐姐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