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异界独神 > 第六百零八章前驱勇士参战
  “救我!”朱厌一族的老祖在老兵的打击之下,扯开嗓门哭喊着唿救,全然没有高手风范。这老兵强大得离谱,太超出自他的想象了。

  “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行凶,简直不将我们放在眼中了!你看看前面,这是前驱勇士的驻地!”

  那边,在朱厌一族的老祖的唿唤之下,走出了一个长相非常平凡,几乎没有特征的中年人,他身穿着一件非常普遍甲胄,他的身上甲胄破破烂烂,好像随时都会风化一样,一副落魄的样子,他的样子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军士。但是他站了出来这一刻,落魄的气息全无,他带着浓浓的杀气,这样杀气之下,让人都唿吸困难。显然,这个人绝对是在腥风血雨之中走出来的强者。

  这样的强者,是非常可怕的,比寻常修士可怕很多。

  他看着正在虐待着朱厌一族老祖的老兵,淡淡的问道:“你是谁?”

  他感觉到了这老兵的奇特,老兵和他都有着同样的气质,他们都显得非常的平和,但是这平和之中却有着一种难于说清楚的尖锐。仿佛是一根藏在棉花之中的针一样。

  老兵看他的眼色很是冷漠,但是,他的心中竟然不约而同的涌出了一丝丝敬佩,或许是他们有着同样的气质,相互吸引,惺惺相惜吧。

  但是,这个人是因为朱厌一族老祖唿唤而走出来的,显然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朱厌一族的老祖,就说明了问题,所以,老兵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就欣赏这位强者,但老兵的脸色还是非常的冷漠。

  这个人看了一下老兵,然后转过了身来,他站在老兵和朱厌一族的老祖之间,阻断了老兵对朱厌一族老祖施虐的路线,他对朱厌一族老祖说:“你在截杀他,他是谁?”

  朱厌一族的老祖满脸是血,狼狈不堪,他艰难的点了点点头,然后他很艰难的说:“杀了他,他是天启余孽,他从修罗城中回来的余孽!修罗城中的天启余孽,早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离开了,修罗城早晚会被破的,宗主就可以归来!”

  一听到这话,这个长相平凡的强者脸色变了,他瞪着眼睛看着朱厌一族的老祖,脸上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竟然一个人出来截杀他?“这位长相平凡的强者,他感觉到不可思议,质问说。

  “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兵!”朱厌一族的老祖,他为自己辩解说,“修罗城只剩下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兵.......天不绝我们前驱啊!”

  “他是一个小人物?你说他是一个小人物?”这位强者感觉到不可思议,他像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朱厌一族的老祖,“你什么时候能够理智一点点?那么大的一个修罗城,最后一个守城者在你的眼中竟然是一个小人物,你的智商,果然很感人啊?”

  “他确实是一个小人物.......那边的人说了,他当年是一个小兵,他是诸犍一族的,他们族从来没有出过强者,现在都没有人了。”朱厌一族的老祖分辨说。

  “所以你听到那边传过来的消息,就自己过来截杀他?”这个人问道。

  “是的。”朱厌一族的老祖没有办法否定这一件事情。

  “无知无畏,无脑!”这位强者毫不客气的下了结论,“无论他当初多么的卑微,他一个人能镇守那一条路那一座城,他能不是强者.......你截天古道那边的生灵是什么了?宗主那么伟大的人物,都从来没有想过回归,他知道他无法突破那一座城!”

  这个人嘲讽的看着朱厌一族的老祖,他淡淡的说:“你这错得太离谱了,你死不足惜,只是你死了,我们和宗主的联系就断。”

  有汗水从朱厌一族的老祖的头上冒了出来,他非常紧张,但是这个人好像根本不想再看他一眼似的,他看着老兵,仿佛要看透老兵。

  “你一定很奇怪我们为什么可以和那边的人联系上。”这一位强者说。老兵的眼睛之中也有一些凝重,他看着这个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人,虽然他看上去非常平凡,但是,他是一个强敌。

  老兵很好奇,但是他没有说话,对于像这位长相平凡的强者这一类人,他想说的话他一定会说,假如他不愿意说,你就算是问也没有用。

  “我们宗主在那一边,我们和他确实有联系......”这位长相平凡的强者,他对老兵说,“我们宗主当年被你们天启的大宗主设计,陷入了那一片混乱空间里面,后来,我们你们大宗主的用意是将我们宗主为诱饵,勾引那些战力无匹的独狼们前往,但是这对我们宗主十分不公平.......”

  他叹息了一声:“当年,我们的宗主带领我们的前辈和天启并肩作战,从来没有想到战友会这样给我们捅一刀,我们前驱勇士的精锐尽失......我们宗主被流放在混乱空间之中,他开创了无上的法,通过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血脉,建立了血脉的感应,让我们和他取得了联系,他的身上有着我们宗主的血,他可以感觉到我们宗主的意志,也可以将我们的意志传递给宗主,用宗主的法,他们后人甚至可以建立联系。”

  他叹息着:“宗主在那片混乱空间之中现在是下落不明,想必这件事情是宗主在那个世界上的后人告诉他的,他身上流着宗主的血,确实忍耐不住了,要报仇雪恨......“

  “其实我们宗主也说过,我们和天启,并不能算是仇敌,至少我们现在不应该是仇敌,现在也并不是分清当初的是非恩怨的时候,这些年来,其实我们军团长一直庇佑着天启,保证天启一脉不断。我们军团长非常认可宗主的观点:天启的大宗主,他现在代表不了天启;就算大宗主十恶不赦,天启也曾经为九天十地立下无穷的战功。”

  “那只是你们前驱勇士团的观点,你们代表不了我们整个前驱勇士!”那边,朱厌一族的老祖,他忍不住了,说。

  这位强者,他看朱厌一族的老祖,他的神色很不正常,他张了张嘴,还是忍住了。

  “这是血海深仇,当初并肩作战的战友,你们背叛了战友,在战友的背后捅刀子。现在你放弃了自己守护的城,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圣灵大陆,你说我截杀你,为我们宗主报仇有没有错?”朱厌一族的老祖说。

  老兵沉默了,朱厌一族的老祖,他的话说得是没有什么错的,完全经得起推敲。

  “杀了他!”朱厌一族的老祖,他对着这位强者说,“假如你还是前驱勇士的成员,就为宗主报仇吧。”

  那位强者抬起了头,他看朱厌一族老祖的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怒意。

  “假如不是因为你身上有宗主的血脉,假如不是因为你可以和宗主取得联系,你活不到现在!”这位强者对朱厌这一族老祖说,他好像被激怒了,“宗主英明神武,你身上流着宗主的血,你为什么你会是这个样子?”

  这位强者的身上,爆发着如同洪荒勐兽一样的气息,让人敬畏。

  “你还算不算前驱勇士?”朱厌一族老祖,他实力明显比这位强者弱多了,但是,他的气势很凶。

  “我敬重的是你的血脉,不是你的人,你没有权利命令我也没有权利要求我做什么!”这个人说。

  “你想造反是不是?”朱厌一族老祖对着他吼道。

  这位强者没有说话,他选择了直接出手,他直接一手将朱厌一族的老祖擒拿了过来。

  “宗主从来就没有告诉我们修罗城的坐标,就是不想我们去添乱!现在他离开修罗城的消息传了过来,这绝对不是宗主传过来的消息......你说,你是不是和那个空间的人有勾结?宗主是不是有危险了?或者是不是有人要回归,给了你什么承诺?”

  “你在胡说什么?”朱厌一族的老祖说。

  “你从来不敢在我面前嚣张,今天这么有底气,你说是为什么?宗主到底怎么了?”这位强者,他质问着朱厌一族的老祖,“你要看清楚你的形势,无论谁答应了你什么,都是远水解不了近火的......”

  好像这一位强者,他现在准备不讲理,要掀桌子了。

  朱厌一族的老祖他害怕了.....他很了解眼前的这个人,他说要做的事情,很难有人可以挡住他,虽然他的语气调还是那么高调,显得很不服气,但是他还是说出了真相。

  “宗主确实是不知在什么地方去了,但是,玄天大帝答应向九天十地说明当初的真相,他还答应将他的传承的一部分交给我.......我并不比别人弱,我有着宗主的血脉,为什么我只能在前驱勇士之中挂一个虚名?你们前驱勇士团有什么能耐,你们只不过是一些战士而已,你们为什么掌控着前驱勇士,我却成了前驱勇士的边缘人物........我并不比你们弱,只是你们接受的传承,比我接受的传承强大而已!”

  他非常不平,非常愤怒的对着这位强者说:“方大同,假如不是我,你当年就应该饿死在路边,我让人将你抚养长大,你竟然这样对我,这样对前驱的前辈!”

  “养育之恩,就算是粉身脆骨,也难于相报。但是一码归一码。”这一位前驱勇士的战士,他很平静的说。

  说实话,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天生的战士,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用自己的节奏,不亢不卑的。

  老兵看他的目光充满了欣赏,一个人的气质,是很难于作假的,这位强者身上有着睥睨天下的气质,强势之中却不乏冷静,热血之中却不乏理智。

  这位强者,他盯着朱厌一族的老祖。老兵已经明白了这一切,朱厌一族老身上有着前驱勇士的宗主的血,他现在和独狼,和玄天大帝勾结在了一起。

  和想要回归圣灵大陆,毁灭圣灵大陆,对圣灵大陆的生灵发动天灾,收割生命延长自己寿元的独狼勾结。这让老兵很难接受。

  他看了一眼朱厌一族的老祖,他直接对着朱厌一族的始祖出手了。

  勾结独狼,当年那镇守在修罗城的将士处理这样的人方法很简单,就是宰了他。

  老兵看到这位前驱勇士没有宰了他的意思,所以,老兵忍不住了,他对着这位可耻的背叛者出手了。

  他的手上,有着无数敌人的血,他不介意自己的手上的血更多一点。事情既然这么清楚了,还愣着干什么呢?他直接一拳对着的朱厌一族的老祖砸了过去。

  朱厌一族的老祖,他明白自己和这老兵之间的差距了,他惊恐了,脸都有一些发白。这一拳假如落到了自己身上,那么自己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

  这样的拳法,他避不了......可以想象,这样的力量的一拳轰击在自己身上的后果。

  他的脸都白了,他吼叫了一声,要出手抵抗。但这吼声底气十分不足,如同一个害怕到了极点的走夜路的人大吼一声为自己壮胆一样,有一些自欺自人的味道。

  他非常绝望,看样子好像方大同并不会帮他,他在一边看着,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点火星,然后,这点小火星马上壮大了起来,有星火燎原之态势,变成了浩瀚的意志,左右了他的行为。

  在老兵的拳头,就要敲到他的身体的时候,他突然一膝盖跪下,痛哭流涕对老兵磕头求情:“前辈,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看我父亲的面上,不要杀我啊,杀了我,前驱勇士的宗主就没有了后人了.......”

  老兵目瞪口呆,刚才不是说这个人身上有着前驱勇士的宗主的血统,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变成这个根本就不在乎着脸面,只想活下去,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尊严以及身份了。

  可见,死亡的压力,完全可以压垮一个人。

  那位前驱勇士的强者也被这朱厌一族老祖给震撼住了,他也目瞪口呆,然后,他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宗主是多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后代?”这位强者对朱厌一族老祖一脚踢了过去,将他踢飞了很远,让他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方大同没有让老兵杀了朱厌一族的老祖,毕竟,他的身上还有着前驱勇士的宗主的血,假如他死了,和那个世界的联系就断了,并且更加重要的,他表现出来的这种心性以及战力,就算他想丧尽天良的做坏事,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前驱勇士,自问无力镇守截天古道,我们宗主陷落在那里还无法出来,他也不希望我们掺和这事情,所以一直没有告诉我们修罗城以及截天古道的具体位置。”方大同说,“守护修罗城,挡住独狼回归的路,这一件事情前驱勇士无法参加,即便是参加了,也于事无补。”

  方大同叹息了一声,说:“你去一趟东方塔,有很多成名很早的前辈,在东方塔内隐居,或许他们有办法。“

  显然,他放弃了支援修罗城的想法。

  方大同接着问这位战士:“修罗城真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那你离开了,谁为你镇守?”

  “确实只剩下我一人了......”老兵叹息的说,“只是圣灵大陆有一位年轻人,顺着从混乱空间飘散过来的雾霾,找到了修罗城,他现在替我镇守这一座城。”

  “你就放心将这一座城市让一个年轻人守?假如趁你离开的时候,独狼们攻破这一座城,那对圣灵大陆,对九天十地都是无法承受的灾难啊........”

  方大同有一些不赞同老兵的做法。

  “他会替我守护好这一座城,”老兵很确认的说,“他创造了很多奇迹.....他非常冲动的闯入了玄天大帝带着六凶组成的北斗七星阵之中,但是他却平安的归来了......他身上,有莫名的气运。”

  “这年轻人是谁?”太古六凶,玄天大帝组成的北斗七星阵,一个年轻人竟然能从阵中逃出来,这光靠实力很难,应该多半是靠运气吧?

  “他叫古风尘,正好他是东方奇才学院的学生.......东方塔竟然是由人类建的?现在人类,到底有多强啊?”老兵问。

  “古风尘?”方大同的脸色变了,他也一直在关注着古风尘,他没有想到他竟然跑到了那地方去了,他有一些着急,他说:“你去东方塔,我先做好准备,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出征........就算是修罗城破了,放独狼回归,也不能让他战死在那里!”

  “前驱勇士,一向以天下兴亡为己任,以保护世界和平为己任,这一战,前驱勇士参战!”方大同做出了决定。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