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轻,短,散 > 《我的新娘》中篇
  我缓缓转过脑袋,她几乎没什么变化。

  只是比起我离开之前大了好几个尺寸,当然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

  她穿着一身碎花长裙,让我眼前一亮。

  我记得她很多年之前说过,她可能不会再穿裙子了。

  但现在,她可能是变了吧。

  我还没有说话,她缓步的坐在了长椅子之上。

  就好似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

  我回忆着二十年前。

  。。。。。。

  二十年前哪个夏天

  景德镇的公园路,这里因为一个很大的公园而成名。

  也就是在这个公园里,有一个废弃的区域。

  废弃的因为是这里因为起火死过一百多个春游的孩子。

  有了这样一个传说,这里也成了为数不多的男孩子练胆量的地方。

  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成了我年少无知时的向往。

  那年我六岁大班,不知道听了幼儿园了那个孩子的话跑到了这里。

  看见了长椅,公园很常见的那种长椅。

  但是不常见的是在那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女孩。

  我走来走去,围着长椅打量着。

  当第n次来回时,她开口了:“你干什么啊,刚刚为什么一直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啊?”

  我记得她当时拿着自己的书包从长椅上站了起来,很不高兴的和我说。

  “我只是来看看。”我很紧张的说道。

  走向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她十分不高兴的推了推我说:“这里是我发现的,不许你坐。”

  “为什么啊,这里也是我发现的,是我的秘密基地。”这些对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好像我来的比你早吧?”她笑着说道。

  我站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她好像我的妈妈,记得她笑着说道:“那你的秘密基地被我发现了,已经不秘密了。”

  我用稚嫩的小手指着她说:“你已经发现我的秘密基地了,那你只有两个选择。”

  我真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勇气。

  她坐回了凳子上摇着双腿看着我好奇的说:“哪两个选择啊?”

  我比了比拳头说道:“一是离开这里,忘记这里。二是加入我的秘密基地,作我的。。。。。”

  她苦笑着的说道:“作什么啊?保安啊。”

  我托口而出:“作我的新娘。。。。。。”

  就几秒钟后我看见了她很生气,气的脸都变了。

  当时我就吓跑了。

  我屁颠屁颠的跑走了,还时不时向后看。

  我看见长椅上的她恶狠狠的看着我,说实话我是真害怕了。

  不过,那天我没跑多远,绕了一个大弯。

  躲在了那凳子的后面。

  我偷偷的看着她,我看见了她坐在长凳上发呆。

  脸上变的好红好红啊。

  就像~就像苹果一样,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对,就和现在的她一样。

  。。。。。。

  我看着她坐到了长椅之上,我缓缓的挪了过去。

  坐到了她的身旁。

  她淡淡的说道:“怎么了?西装笔挺人模狗样儿的?”

  “衣服罢了。”我看了看我的衣服用手重新调整了衣领。

  “怎么?当上飞行员了?所以现在穿的像个成功人士?真的是个成功人士吗?”她继续说道,还和以前一样口无遮拦。

  “没当上飞行员,我第一次跟班的时候。发现我恐高,就放弃了。那么你呢?我的空姐小姐。”我苦笑着说道。

  “只允许你恐高不允许晕机吗?”她眉头微皱说道。

  “那么你?现在干了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你先说。”她说道。

  “我现在干裁缝,在北京的店里定制西装。一套七万,我拿三分之一的提成。”我笑着拍了拍身上的衣服。

  “得了吧,七万一套谁穿啊。生意肯定不好吧,看把你瘦的。”她说完上手就掐了掐我的手臂。

  “北京不比这里,生活节奏快。人均经济高,七万块的西装倒是有大把的人来订做。饿不到我的,放心吧。”我摇着脑袋看了一眼天空。

  没有多少霓虹闪烁流光溢彩的城市,只有朴素的路灯和远处希希两两发黄的广告牌。

  天上的星星显得又多又亮,半个月亮挂在其上。

  “你看着精瘦,没想到摸起来还有点肉嘛?”她笑着使劲抓了抓我的手臂。

  我苦笑着说道:“你呢?如今在干什么?”

  “花店里的插花师。”她看着我说道。

  我揉了揉太阳穴,想起了十年前。

  。。。。。

  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后的第二天,还是那个公园的角落的长椅上。

  我今天早早就到了我所谓的的秘密基地。

  因为上次是乱走到这个地方的,花了很多时间。

  而今天一下子找到了长椅。

  我那时候上幼儿园大班。

  母亲已经不在了,父亲是附近大学的教授。

  每天很忙很迟才能回家,周末也很少有时间陪我。

  所以一般在下午五点之前,不管跑去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