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重生到六零 > 第七十五章
  时间晃晃而过,转眼两年过去

  夏家1976年的春节过得比往年更热闹些,原因是去年八月初夏眉和林强两人订了婚了,对于两人的恋爱关系一开始夏家几乎人人反对,不过因为后来林强的良好表现使得夏家众人都改了口,甚至连夏父夏母都开始催促夏眉,询问她两人什么时候有结婚的意向,眼看着实在躲不下去了,夏眉才堪堪同意先订婚确定关系、订婚过程中两家商量什么时候结婚时夏父并没有一口定下,而是派夏母私下去了询问女儿的意见,夏眉应对夏母提问时对夏母撒娇说是想在家再陪父母两年因此希望暂时先不要定下婚期,最好能在家再呆两年。夏母一向疼爱她,了解了她的意思后就去和夏父商量,夏父虽然觉得姑娘年龄确实有点大了,但是他一向疼宠这个小女儿,比起去别家当别人媳妇还是更愿意让她在家多留两年的,于是也就答应了她这个要求。

  夏眉听到最终结果后松了好大一口气,面对向她埋怨不能早点把她娶回家门的林强时心里暗暗说了一声抱歉。

  不想尽快结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不想跟林强以后过下去,而是因为第二年就是1976年,这个让人提起来就觉得沉痛不已的年份。

  事实上,夏眉的历史并不好,出社会后学校里学的知识早就忘光了,每日加班回家后做的事无非就是看看剧上上网,至于每一年发生过那些大事?

  对不起,每天又忙又累,哪有心情记那些啊。

  而能让她记得1976年这一年的原因,是因为当时和渣男前男友一起看的一部电影,那部电影叫《唐山大地震》。

  1976年7月28日,中国唐山发生里氏7.8级地震,地震造成了差不多25万人死亡,16万人受伤,是20世纪世界级死亡人数第二,震中虽然是处于唐山一带,但是这场世纪级地震的影响范围却是很广,秦省虽说距离唐山有上千公里,但是有没有被波及夏眉并不敢确定。

  天灾与*是老百姓们最害怕遭遇的事情,虽然两者常被放在一起并论,但是追究起来还是天灾更让人觉得害怕。

  夏眉已经不止一次觉得无力了,就像现在,她明明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却没有任何能力能够改变这件事的发生,如果她将自己所知道的说出去,那么她面对的只会有一种结果,那就是被抓起来当研究品。

  而她,思想觉悟显然没有那么高,为了别人奉献自己这种事她完全做不来。

  随着日子离7月28日越来越近夏眉的心越来越乱,小事她可以当做不知情,但这可是关乎几十万的人命,她没办法当作毫不知情,最终,没忍住的她趁着休息去邮局买了一张最大众化的邮票并随便找了一张普通的稿纸戴着手套用左手写了一封信,信中只有一个日期以及四个字:7.28唐山地震

  而这时,距离唐山地震只有二十天。

  夏眉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寄到她填的收件地址去,毕竟像她从来没有寄过信,更遑论这种没有寄件地址的信件了,不过,此刻她的心安稳了许多。

  7月26日,距离地震只有两天,夏眉当天吃完饭后冲了个凉水澡,当天半夜因为感冒并且隐隐有些低烧被批假回家养病,而林强因为担心她便也请假陪她一起回家。

  7月27日下午两点左右两人到达玉田村,回到家后夏眉绷紧的神经终于松了开,躺到床上不久就沉沉的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傍晚,夏眉睁眼适应了黑暗后起床向堂屋走去,堂屋中间摆着一张大桌子,夏家众人围着桌子的四面坐着,听见声响大家都端着饭碗抬头瞅着夏眉的方向,一个人影向着夏眉走来,夏眉眨巴了两眼没看清到底是谁,毕竟她刚在睡觉所以她的房间是黑暗的,而堂屋里前一阵刚刚装上的瓦斯灯泡明晃晃的散发着它的亮光,这亮光使得她的眼睛暂时没法适应,直到那人走近了夏眉的眼睛才缓和过来,打眼一瞅,原来是林强,没想到他还没回家。

  夏眉本想冲林强笑笑说自己没事,没想到开口嗓子就是沙哑的“老汉声”而且头脑一直晕乎乎的感觉不甚清醒,这让她在心里自嘲这下子玩大了,本来把自己弄病是希望明天能够陪在家人身边确保家人都没事,自己现在这副病秧子的样子明天可怎么办,到时候万一真出了什么事,自己可怎么跑得动。

  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中药味道,夏眉接过林强递过来的一碗黑乎乎的汤水后一饮而尽,苦味的冲击使得她觉得脑袋似乎清醒了许多,眼睛依次划过在座的每一个人的脸庞,心里暗暗说了一句‘你们都在,真好’。

  “哎呦,今天咱们小梅怎么吃药这么利索,都不怕苦了呢!”夏眉刚把碗放在桌子上后夏建军的声音就适时的响起了,她用眼神刨了他一眼“二哥,我都二十三了好不好,谁跟你一样这么大年纪还怕药苦啊!”

  夏建军脸一红,飞快的扭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左侧的女子,正色的对着夏眉说道“胡说什么,谁说我怕苦了!”

  “你呀你呀,咱们家谁不知道二哥你最怕苦了,哈哈……唔……”夏眉刚笑了两下嘴里就被塞了一个包子。

  夏眉将包子咬掉一口后对着夏建军左侧的女子说道“嫂子,我告诉你啊,我二哥小时候病了说什么都不吃药,我爹娘打他骂他都没用,但是啊,你要是拿一块麦芽糖,我二哥那药喝的比谁都快。”夏建军的脸越来越红,见妻子调笑的眼神后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夏眉对面的林强开口招呼道“林强,你想不想知道我妹妹小时候的糗事,我给你说……”

  可能因着孩子大了,也可能因为两个儿子都已经娶妻,夏国富在吃饭时也不拘着孩子们不让在饭桌上说话了,反而挺享受这种子女在侧,吃饭时聊聊天的氛围,趁着两兄妹斗嘴时也补充两句,饭桌上温馨异常。

  饭毕,林强起身告辞,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虽然看起来和平常并无区别,但是夏眉明显感觉到了他心中的不快,因为天色已晚再加上夏眉生着病,所以并没有出门去送林强,只是牵着他的手把他送到门口,之后就返回了屋内。

  第二日夏眉足足睡到了上午九点才起床,可能是因为昨日喝的中药的药效不错,也可能是因为睡眠充足,因此一早醒来她觉得精神多了,穿戴整齐的她去自家院子晃悠了一圈后并没有看到林强,心里觉得奇怪不已,喝过夏母熬得中药后夏眉准备起身去找林强,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她觉得这些她在乎的人全都聚在她身边她才能放心。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在二十一世纪几乎人人都知道的口号在这个时候并没什么人喊,因此他们玉田村的路依旧是纯天然黄泥路,一下雨路上就泥泞的不行,而距离上一场雨天也才仅仅过去了五天,没有被温室效应笼罩的七十年代夏季并不是很热,太阳没有爆裂的烘烤着大地,因此夏眉走时沾了一脚的污泥,走到林家门口在台阶上把脚底刮了刮她才开始敲门,门响了五六声才听见里面传来一个中年女声,操着当地标准的口音大喊道“来了来了,是谁啊?”

  门开后夏眉先问了声好,妇人是林强的爹新娶进门的寡妇黄欣荣,如果没出差错的话以后会是夏眉的婆婆,见到门外是夏眉妇人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热情的说道“咋啦小梅,你今儿不是应该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