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生途 > 第36章
  攥得颇紧,指头微微发红,如果不是新剪了指甲,说不定她能戳进自己手指肉里。

  李政把她的手握住,用力捏了两下,问王麟生:“怎么回事?”

  王麟生看向周焱,见她一声不响,他说:“是这样,前天早上发生了一起肇事逃逸案,根据监控显示,肇事车辆是辆白色的厢式货车,我们查了车牌号,车主是李梅,也就是周焱的母亲。”

  李政说:“这不是交警的工作?”

  王麟生道:“本来是,但根据目击证人的证词,我们有理由怀疑这场交通事故是有预谋有计划的。”

  王麟生看向周焱,说:“我需要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

  雨又下大,一路溅着水花。

  警车里打着冷气,李政握着周焱的手,跟前面的人说:“空调关了吧。”

  王麟生开着车,看了眼后视镜:“不热?”

  “嗯,有点冷。”

  冷气关了,李政揉了揉周焱的手,周焱垂着眼,跟他摇了摇头。

  王麟生看向后视镜中的两人,想着刚才告知周焱的时候,她只说了一句“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接下来一直沉默,面无表情,直到她边上这人出现,她才有了反应。

  一路无话,抵达警局。

  室内,王麟生播放监控,画面里大雨倾盆,早晨六点多,车辆络绎不绝。

  “事发在前天早上,雨下得最厉害的时候,案发现场没有监控,我们调取了附近路段的监控。”王麟生停住画面,说,“这辆车,你认不认识?”

  周焱盯着画面里那辆白色厢式货车,轻声道:“很像我们家的车。”

  王麟生瞥了她一眼,让人把画面放大,指着车牌说:“现在呢?”

  周焱没吭声,脸上血色却褪去更多。

  王麟生继续说:“当天台风比较厉害,路上没什么行人,幸好有一名环卫工人,他能证实,就在案发当天,早晨六点不到,他在清扫路面时注意到路边停着的这辆厢式货车,那辆车一直停在那里,后来受害者出现,那辆车直接朝他冲了过去。”

  周焱张了张嘴,说:“车子一定是被偷了。”

  王麟生愣了下,“车子没被偷,我们已经做过调查……”

  “调查什么?”周焱打断他,“你说的这些,跟天方夜谭似的,我妈就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有预谋有计划……拍电影吗?”

  李政握住底下的手,问:“环卫工人看见司机了吗?”

  王麟生说:“没有。”

  “那监控拍到了吗?”

  “也没有。”

  李政说:“那怎么证实驾车的人一定是周焱的妈妈?”

  “因为伤者——”王麟生看向周焱,“伤者叫高忠光,你认不认识?”

  周焱立刻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王麟生道,“他是你父亲在世时,任职中学的副校长,你们两家也有往来,他的女儿……”

  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有人大声喊道:“人呢?你们把人抓来了是不是?为什么不让我见!让开!”

  外面两个警察没拦住人,一个女孩冲了进来,边上还有个男孩儿拉着她:“这里是警察局!”

  那女孩儿一愣,看着周焱,连动作都忘记了,周焱站起身,看向王麟生。

  王麟生皱了皱眉,道:“伤者就是她的父亲,高珺,你的中学同学。”

  高珺不敢置信,边上的蒋博文惊讶地叫了声:“周焱!”

  “你……”高珺望着王麟生,“她……她是肇事司机?”

  王麟生跟同事使了个眼色,让他们将人带出去,回了一句:“案件还在调查中。”又对李政说,“你也先出去吧。”

  李政看了眼周焱,才跟着那几人走了。

  周焱重新坐下,呆怔地盯着桌子,王麟生给了她一点时间消化。

  半晌,王麟生开口:“你现在对高忠光有没有印象?”

  “……高老师,我知道。”父亲的同事,中学副校长,几年前父亲带她来庆州做客,庆州是高老师老家,她只是不知道对方全名。

  王麟生问:“你父母跟他的关系如何?”

  “不知道……挺好……”

  “有没有什么矛盾?”

  “不知道……”

  “经济纠纷或者感情纠纷?”

  “……”周焱说,“不清楚。”

  “你父母有没有跟你提过他?”

  “他们不会跟我聊同事。”周焱问,“他……高忠光,怎么样了?”

  “送医及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人已经清醒了,其他的还在观望中。”顿了顿,王麟生问,“所以你完全不知道你妈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

  周焱看向他,说:“不一定是我妈妈做的。”

  王麟生顿了顿,又问:“你最后一次跟你母亲联络,是什么时候?”

  “……很多天前。”

  “多少天?”

  “大概七八天。”

  “聊的什么?”

  “……我刚知道老家房子被卖了,打电话问她。”

  王麟生沉默了两秒,问:“你为什么离家出……不对,不是离家出走,你当初为什么会出现在西沪派出所?”

  周焱抿了下嘴唇,说:“我离家出走,没带钱,回不了家。”

  “你妈不去接你?”

  “……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