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生途 > 第35章
  这一觉像过了一夏,睡梦悠长,他听见夏天最好听的声音,雨、蛙、蝉,相携而奏,如同催眠曲。浮躁的空气被风吹散了,鼻尖都是黑色发圈的香气。

  李政睁开眼,视野中一片明亮的光,像极了日照下的江水,折射着碎钻一般的粼粼之色。

  他轻轻抚着枕边人的长发,头顶黄色的天花板上映着床上两人的影子,极淡极淡,仔细看才能看出一点轮廓,头相依,一个平躺,一个侧身,她向下一点。下半截的轮廓没有映出来,直接到了脚部,看着模糊不清。

  李政稍抬了下腿,脚底贴着边上的,垂眸看过去。那小脚的脚趾几不可见地蜷了下,再若无其事恢复如常。

  李政用大脚趾勾了两下她的指头,说:“真白。”声音低哑,还没睡够。

  周焱慢慢把腿缩起来,闭着眼,红着耳,装作平常一样说话:“几点了?”

  李政摸到书桌上周焱的手机,看了眼,说:“快九点。”

  “这么晚了?”

  周焱睁开眼,想要起来,肩膀上的大掌轻轻一按。

  李政亲了下她的额头,说:“再睡会儿,不累?”

  周焱说:“不累啊……”最后一个字卡了下,已然回神。

  李政低低笑着,下巴蹭了蹭她的脸颊,周焱躲开,脸上温度升高,说:“你胡子。”

  “怎么了?”

  “刺。”

  李政故意在她嘴唇上擦了下,“刺?哪里刺?”

  周焱捂了下嘴。

  “嗯?哪里刺?”李政问。

  周焱使劲戳他下巴,红着脸瞪着眼,也不说话,李政笑了笑,手在她衣服里作怪,周焱扭了扭身子,拦截不住,反而蹭露了大半个肩,李政下巴故意在她露出来的胸脯上擦着,周焱叫了声:“呀——”

  短胡渣,又扎又痒,还有热气喷在上头,这异样的感觉让周焱有点无所适从,她的手只好往边上借力,一抓就抓到一个软娃娃,攥紧了,往胸口上的脑袋轻轻一敲。

  李政又吸了一口,才抬起头,见到身下的人手上抓着的娃娃,他顿了顿,靠回床板。

  李政把她的领口往上拉了拉,揽着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

  那双眼明明跟初见时一样,却又不一样,此刻晶莹剔透,像足了今天第一眼的光,就是那日照下碎钻般的粼粼江水。

  穿着他的t恤,披着长发,抓着个一块钱得来的丑娃娃,真好看。

  李政轻轻刮着她的领口,说:“红的跟个龙虾一样。”

  周焱浑身发烫,尤其是胸口,她说:“热的。”

  李政笑了笑,视线巡视着床上的几个娃娃,红蓝白黄丑态不依,她却似乎很喜欢,昨晚抱她过来时,他见着这七个娃娃摆放成排,整整齐齐,有人呵护备至。

  李政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叫了声:“小妞妞”

  “嗯?”周焱抬头看他。

  李政捏着她手里的丑娃娃,问:“是这个小名吧?”

  周焱说:“小时候这么叫的我们小时候不是见过么?”

  “你记得?”

  “舅公说的。”

  “嗬”李政一笑,“叫我三哥哥还以为挺熟的。”

  周焱神色如常说:“怎么说都是远房亲戚。”

  “那我是哪个房?”

  周焱闭上嘴。

  李政又说:“我见过你尿裤子。”

  “胡说。”

  “你那会儿不是三岁么?尿裤子不正常?”

  “随你怎么说。”

  “你说想尿尿,你妈来不及帮你把,裤子一脱,已经尿了。”

  周焱说:“你瞎掰什么!”

  “还是我帮你接的湿内裤,那会儿大冬天,你妈把你放沙发上给你穿回裤子,也是我坐那儿架着你,不让你乱动。”

  周焱有点恼羞成怒,心中半信半疑,口中坚定否认:“你就胡说八道吧,现在说的印象深刻,之前怎么没说过?”

  李政朝她屁股拍了一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刚想起来。”

  周焱心中半点都不信了,脸上却烫得更佳厉害,踹了他一脚,说:“你继续编!还不起床!”

  李政一笑,翻身下了地。

  周焱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才起床,身子仍有不适,她套着李政的大拖鞋走了出去。

  外间的晾衣架上晒着他们两人的衣服裤子,包括她的文胸和内裤,周焱心脏不规律地跳动着,摸了上去。

  全都还有点潮,得再晾一会儿,外面飘着小雨,不能拿出去晒。

  周焱没衣服换,提了提领口,走到了厨房。水还没开,锅里的米是昨天早上煮的,她闻了下,不知道坏没坏。周焱下意识的往左边望了眼,左边对门厕所,李政正站在镜子前剃胡子,剃须刀嗡嗡地在他下巴上划过,他忽然侧过头。

  一个打着赤膊,拿着剃须刀,一个只穿了件宽松的t恤,光着两腿站在灶台边。

  视线空中交汇,只剩嗡嗡声随空气浮动。

  李政招招手:“过来。”

  周焱顿了顿,摇头。

  李政又招手:“过来。”

  周焱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