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生途 > 第34章
  大浪卷席过后,江河归于平静。

  夜风呼啸,敲打着窗户,李政吮吻着周焱,搂她在怀里,一下一下摸着她已经干了的头发。

  怀里的人眼睛半闭,呼吸未平,鼻腔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小得听不太清,李政稍微松开了些,把她往身上又贴了贴。

  周焱浑浑噩噩,脑子里天马行空,一个响指的时间就切换了画面,记不得上一个想的是什么,最后切出的,是她睡在昏暗的旅馆房间里的景象。

  薄薄的墙壁那头发出暧昧的声音,忽高忽低,断断续续,有时半夜又起一次,她躲在被子里涨红了耳朵,第二天在母亲和严芳芳面前装作若无其事。

  跟车演出,住最便宜的旅馆,难以避免。那时的她从没想过,她也会做这样的事。

  陌生的感官体验,让她不愿醒来,边上的人在她耳朵边亲着,低声说:“都是汗。”

  周焱闭紧眼,脚底蹭到了床尾的毛毯,她脚趾头勾住,想把毯子扯过来,可是刚一动,就疼得她抽了口气,边上的人搭住她肩膀,起身把毯子拉过来了。

  周焱睁开眼,用力拽住盖下来的毯子,想要扔了,对方力气大,没给她得逞,周焱用力抽了一掌,正好打在他锁骨,那上面还有一道指甲划痕,他淤青未褪,又添了数道爪挠的新伤。

  周焱扫见他拽着毛毯的手,腕上套着一个黑色发圈,昨晚就在,白天牵着她时也在,抓娃娃机时仍在,在公车站台抽烟时,还在。

  刚才在她身上讨伐时,那根黑色发圈一会儿扣在她手腕上,一会儿浮在她胸口,有时在她腿间。

  仿佛是巫婆手里的手杖,一晃眼,在这刻施下个定身术。

  李政见她盯着他的手腕,垂眸看了眼,左手摸了下发圈,问:“你这根用过几回?”

  周焱张了张嘴,一开口,喉咙还有点堵。

  “没几回。”

  李政挑起她一撮发,说:“有香味。”

  周焱看了他一会儿,慢慢蜷起腿,横过手臂,挡在胸前,不知道将自己挤出了怎样的线条,长发铺在床上,白皙的脖颈上滑下一滴汗。

  李政不动声色,说:“到车站几点了,怎么没赶上?”

  “……三点零几,刚开出。”

  “直接回来了?”

  “嗯。”周焱勾起毯子。

  “怎么回来的?”

  “……公车。”周焱把毯子盖到了小腹,一手扔挡在胸口,慢慢将毯子往上拉。

  李政声音哑了,问:“手机为什么关机?”

  “没电了……”

  过了会儿,李政说:“先别睡,我先放水,你洗个澡。”

  说着,他下了地,直接走向了卫生间,那吓人的东西在周焱眼前一晃,周焱脑袋嗡一声,立刻躲开眼,把自己裹紧。

  脸热心跳,仿佛盖过了水流声,周焱把自己蜷成一团,想了下,捂着毯子坐起来找了找,衣服毛巾都在地上,上头还有灰印子。

  卫生间里的人出来了,周焱往床里缩了下,避开视线,盯着空荡荡的床尾看。

  李政大咧咧走到床前,说:“好了,去洗澡。”

  周焱想让他穿衣服,话到了嘴边,还是憋了回去,她遮严实自己,爬下了床,刚站起来,酸疼得她踉跄了下,下一秒身子腾空,她被李政打横抱起。

  周焱推着他:“我自己走。”

  李政没理,大步走向卫生间,周焱又抽打他两下,恨意莫名其妙再次爆发。

  没买到客车票,还有火车,还有高铁,工作人员说火车高铁昨天就运行了,价钱贵一点而已,她早点回去,能挣回来。

  周焱拍打着李政,口不择言:“你个老混蛋!混蛋!”

  几步路进了卫生间,李政把她轻轻放进浴缸,说:“求我的时候叫我三哥哥,现在是老混蛋了?”

  周焱把水拍他脸上,“按辈分你是我叔叔!混蛋!畜|生!”

  李政跨进浴缸,周焱推他:“出去!”

  李政蹲下来,抱住她亲着,说:“我没你这么大个侄女。”

  “你出去!”

  “水快用完了。”

  周焱打不动了,红着眼睛被他吻了一会儿。

  方形浴缸狭小,李政把周焱抱到了腿上坐下,将她按在自己胸口,亲着她的额头,低声问:“生什么气?”

  周焱闷在他胸前不说话。

  李政也不再问,捞水浇着她的肩膀,时不时亲她一下,水温不降反升,渐渐口齿相接。

  许久两人分口,周焱又低下头,在他胸口蹭了下,擦掉了眼角的一滴水。

  李政眨了眨眼,让眼睛干燥些,吻着周焱头顶。

  周焱小声开口:“你不是去按摩了么?”

  “……没去。”

  “你刚才没在。”

  “我去了客车站。”

  周焱不吭声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