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暗黑系暖婚 > 240:宇宙无敌美少女横空出世了(19)

240:宇宙无敌美少女横空出世了(19)

  她单手握枪,气场十足,整个人都透着张狂。

  Tai立马怵了,结结巴巴:“我、我——”

  这时,少女身后的男人发话了:“Tai,还不向小姐道歉。”男人脸上有一道疤,拉着脸时,十分狰狞,“连小姐的话也敢忤逆,不想活了吗?”

  Tai忙说不敢,把船上搜刮来的财物都扔回船上,然后弓着腰要离开。

  少女把枪揣回小包里,利索地跳上船,伸出一双白嫩的手:“还有手表。”

  Tai不情愿地把攥在手心里的手表上交了,表情很惋惜,

  “下次再让我看见你打劫,”她掂了掂手里的手表,一脚踹在Tai的小腿上,鼓着小脸恶狠狠的说,“我直接把你踹到洗粟河里去。”

  Tai吃痛,却不敢造次,带着他的人划船走了。

  少女在船上绕了一圈,似乎觉得新奇,东摸摸西看看,然后才想起手里的手表,她走过去,递给坐在地上的少年。

  少年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接了。

  白衣黑裤,干干净净,他和她见过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男人全部都不一样,他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少女这么想着,只觉得少年漂亮得紧,想戳一戳他的脸,身后,健壮的男人过来提醒她:“Chuge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她又看了看少年眼睛里的‘星星’,然后转身,才刚迈出脚,手被拉住了。

  “带我离开。”姜锦禹用英文说。

  少女愣了愣,低头看那只拽住她手腕的手,和他的脸一样,也是干干净净的,她把目光挪上去,看他的眼睛:“你跟船上的人不是一起的?”

  姜锦禹松开手,摇头:“我是被拐卖的。”

  生得这样好看,难怪会被拐卖。

  少女用手指缠着腰上的珠串,把玩,似乎在思考。

  身边的男人语气恭敬,提醒少女:“Chuge小姐,我们不能带他走,您父亲下令了,不可以把外人带进小镇。”

  她蹙眉,圆圆的包子脸皱了皱,正欲托腮再思考,手又被拉住了,她愣愣地转头,撞进了少年的目光里。

  她没有去过沙漠,只在书里见过,母亲说,天上繁星万千,唯有沙漠里的星星是最亮的。

  应该就是他眼里那样。

  他放开了手,说:“带我走。”

  可为什么和她一般大的年纪,眼睛里的故事却很厚很厚,明明看着她的,瞳孔里却没有影子。

  她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好。”

  后面的男人立马说:“Chenge小姐,这个人来历不明,您不能——”

  少女扭头,上挑的眼尾眯了眯:“你要忤逆我?”

  男人低头:“King不敢。”

  她才满意了:“这才对。”她哼哼了两声,桀骜的小模样像只不驯的小野猫,“不然,我也把你踹到洗粟河里去。”“

  King便不作声了。

  “你跟我走。”少女说。

  姜锦禹随她离开。

  船上的阿明两兄弟,一早便被吓破了胆,眼睁睁地看着,不敢阻挠,眼瞅着小船越划越远,才拿出手机给岛上报信。

  天快黄昏了,夕阳倒映在水里,像火红火红的圆盘,水面涟漪拨开一圈一圈的红色水纹,煞是好看。

  小船缓缓地荡着,少女坐在船头,两条嫩生生的小腿垂落在船外,鞋面偶尔划过水面,与垂落在水里的裙摆一起,将水面漾开的涟漪搅乱。

  她看着船尾的人,撑着下巴,眼睛里装着满满的好奇与兴趣,好整以暇的模样,问他:“你是哪里人?”

  姜锦禹沉默。

  少女便又问:“你的眼睛是黑色的,不是本地人吧?”

  他还是不答。

  她接着问:“黄种人?”

  隔了一小会儿:“他们拐卖你多久了?”

  又隔了一小会儿:“你知道家在哪?”

  继续隔一小会儿:“要我送你回去?”

  姜锦禹蹙眉。

  少女突然从船头站起来,船身摇晃了两下,她却站得很稳,一看便是水性极好,如履平地一般小跑到船尾,隔着半米的距离坐在姜锦禹面前。

  她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隔一小会儿:“你多大?”

  再隔一小会儿:“你为什么不说话?”

  话好多啊……

  船头的King腾出划桨的手,掏掏耳朵,船尾的Yan似乎在深思什么。

  Chuge小姐说话就这样,不连贯,喜欢断句,小句小句地讲,絮絮叨叨碎碎念念的,对越熟的人,她话就越多。看她喜不喜欢你这个人,就看她话够不够多,可这少年不是第一次见吗?

  真是amazing!

  少女见姜锦禹没回答,还要再问,这时,他便开口了:“Z国,不是,是,一个月,知道,要,姜锦禹,十七。”还有她的最后一个问题,他答,“不想说。”

  记性真好。

  可是,他好像不怎么喜欢讲话,回答都好简短,声音却格外好听,与这边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男人都不一样,清脆悦耳,像她床头的风铃响。

  “JiangJinYu,”少女发出标准的中文,问他,“怎么写?”

  姜锦禹微微诧异地抬头看她。

  她有点小得意,圆圆的眼睛眯成月牙儿:“我也会中文。”

  然后,她切换中文模式,开始了小句小句的碎碎念。

  她说:“我叫褚戈。”

  隔了会儿:“巾褚的褚,戈壁的戈。”

  她往前挪了挪,离他近一些,仰着头,满头的小辫随着她晃脑的动作一摇一摇,发尾的珠串也一摇一摇,还有腰间同款的珠串腰带,垂落在船上,随着晃荡的船身滚来滚去。

  她撑着下巴,说:“我是混血。”浅棕色的眸子眨巴眨巴两下。

  隔了会儿,继续说:“我母亲也是Z国人。”

  听不到姜锦禹回话,可似乎一点也不影响她喋喋不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