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部 第六百六十九章 轻舞今生莫轻舞

第七部 第六百六十九章 轻舞今生莫轻舞

  然后,在自己付出了一切的感情之后,莫轻舞发现,其实自己想要的,并不是单纯的付出,女人这一生,还需要有一个依靠。而这个人,已经成了自己的依靠……

  但那位孤独的剑客,终究还是选择了绝情离开,他要进行剑道无情破关,将他自己化作一柄冰冷的剑,去为他的师父师弟报仇……

  自己哀求他……但他终于不顾而去……

  数年的分分合合,数年的彼此伤害,数年的……

  终于在一次,他拒绝自己之后,自己心碎的离开了。

  途中遇到了截杀……是他拼命赶来,但,自己却已经没有力气,但,谁又能知道,当时自己躺在他的怀中,看到他焦急流泪,心中有多么满足。

  只是,心中还有遗憾,自己重要,还是剑重要呢?自己好看,还是剑好看?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自己竟然要向一把剑低头,于是,挣扎着对他说:我比剑好看……

  这句话,本来是问;‘楚阳,我比剑好看……么?’但,当时看到他含泪使劲点头,我满足了……最后一个字,我没有说出来……

  …………

  莫轻舞坐在石阶上,回忆着自己的梦,精致的脸上,一片不解。

  这个梦,我已经做了无数次,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若有人知道莫轻舞的梦,此刻看莫轻舞的神色,就会发现,此刻的莫轻舞,与她梦中的自己,那种等待的温柔的神情,一模一样……

  一次又一次,一夜又一夜,莫轻舞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起初,只是断断续续的片段。

  但到了最近的这些天,却是几乎每隔上三五个晚上。这段经历就在梦中重复一遍!

  完完整整的重复!

  莫轻舞真的害怕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何梦中的自己与现实的自己明明是一个人,但遭遇却是如此不同的?为何梦中的楚阳与现实的楚阳哥哥也明明是一个人,但不管是性情脾气还是所有一切,都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这是梦,那么为什么每一次做的梦都是相同的??

  如果说这不是梦,可是有些事情有些时间段已经成为过去式,而自己现在也不是在中三天!

  那些分明就是不可能再发生的!

  为什么?

  莫轻舞心中恐惧之极。

  在这种时候。她无比的渴望着。楚阳现在就在身边,向自己解释这个离奇的事情。

  但楚阳不在,莫轻舞又不能跟别人诉说什么……

  所以她憋在心里。一直自己承受着……

  而且,莫轻舞自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情。竟然在逐渐的转变。自己的有些习惯性动作,也居然在梦境的潜移默化之中,改变。

  成为梦中的那种样子。

  终于在那一天;莫轻舞突然感觉到轰的一声,一股莫名的信息,突然涌进了她的脑海中,当时,她正在吃饭,却突然的呆住,然后尖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然后,所有人似乎都收到了一个清晰的信息:九重天通道,打开了!

  九劫剑主,获得了九劫剑第六节!

  但,在楚家,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却没有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反而是莫轻舞的突然昏迷,乃是第一等的大事件!

  没有人知道,莫轻舞昏迷的时候,正是楚阳在宝塔山,一只手拿起九劫剑第六节的那一刻!

  那边。楚阳拿到第六节。

  这边,莫轻舞突然昏迷!

  分毫不差!

  杨若兰顿时就慌了;在这段时间里。莫轻舞的乖巧可爱,聪明伶俐,早已经深深获得了杨若兰的欢心。

  虽然年纪有些小,但,如此一个对自己儿子深情款款的萝莉,摆明车马信誓旦旦非要嫁给自己儿子当老婆的绝世美人……杨若兰就算是想要挑刺,都挑不出来。

  真真是把莫轻舞疼到了心肝里。此刻一见莫轻舞突然晕了,顿时就心中一阵绞痛,急急忙忙的接住,抱在怀里,然后就开始一连串的发布命令。

  请大夫请大夫……

  把风月两位前辈也请来!哦……还是我亲自去吧……

  然后就抱着莫轻舞一路狂奔,赶到月聆雪和风雨柔的住处。

  但风月二人对于莫轻舞的突然昏迷,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所有大夫,均是束手无策:完全正常,可就是昏迷不醒!这咋回事儿?

  不过一刻钟,莫轻舞悠悠醒来。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似乎是多了什么东西……但究竟多了什么,她一时还把握不到,而且也不敢相信……

  只是,从醒来后,心中一股渴望,如同熊熊烈火,按耐不住的燃烧起来。

  楚阳,我要见到你!

  现在!马上!立刻!

  迫切到了那种思念已经快要将自己的小心肝揉碎,酸涩难当的那种地步。

  莫轻舞萌生了‘离开这里、去找楚阳、见到他、问他、然后……我再……’这种想法。

  与莫轻舞不同,董无伤和芮不通心里清晰的知道,九重天开,兄弟们,就要上来了。自己也要离开这里。

  再一次,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