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重生英国当大师 > 第六十九章 威廉二世
  “你听说了么?唐宁、就是写波洛侦探故事的那个唐宁,居然跑到德国跟一个科学家发明了一种能够透视的射线!”

  “透视射线?这是啥意思?”

  “透视还能啥意思?就是能透过你的衣服看到你的口袋里面都装的是什么,甚至还能看到衣服里面的”

  “也就是说用这个透视射线一照,衣服就等于没了?”

  “对,就这意思!”

  “我靠,那一照女人岂不就是等于看到”

  “嘿嘿嘿,你说的没错,不过对外呢,唐宁说这是为了治病用的,说是这样就能看清楚你的骨折位置什么什么的!但大家都是男人,他发明这东西是个什么目的,谁还能把不知道?!”

  “我靠,这、这简直就是天才、啊不对、是魔鬼的发明啊!”

  “对啊,现在好多人都在说,继雷奈克成为最被同行憎恨的医生之后,唐宁即将成为最被同行喜爱的医生了!”

  “雷奈克是谁?他干什么了?让同行们这么恨他?”

  “因为就是他发明的听诊器啊,你想想在没有听诊器的时候,医生都是怎么瞧病的?那可都是把耳朵贴在患者的胸口来听心跳啊,那要是赶上一个美女,你想想那得是多爽的一件事?明摆着占便宜都没人敢说你耍流氓!可雷奈克这个家伙现在弄出个听诊器,这好事一下就没了,那你说这些医生们能不恨他么?”

  “有道理、有道理,现在唐宁弄出来这么一个能透视人衣服的神器,换我是医生、我也得感谢他!

  诶不对,你说这个唐宁是医生我知道,虽然我没去过他的诊所,但我也听说过他给不少人治过病,尤其是面瘫,就属他治得最好。可我从没听说过他还会发明东西啊,尤其还是这么一听就高科技的东西!”

  “我听说是这么回事,这个唐宁从前几个月不是开始写科幻小说了么,就是那个《小汤姆漫游未来》,而写这种科幻小说,你就得研究最新科技的发展方向,然后也不知道他怎么得就知道了德国有个叫伦琴的科学家正在研究一种射线,于是他就跑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他的运气好还是他在这方面多少也懂点,反正他这一去,伦琴就把这个透视射线给鼓捣出来了,但我估计他肯定是在里面起了不小的作用,要不然人家伦琴也不能公开说这是两人共同的研究成果,要知道那伦琴也不是简单人物,那可是威尔堡麦米伦的物理研究所所长!”

  “我猜这就是他的运气好,他的本意就应该是想找一个人帮他研究出来透视射线,本来人家伦琴教授都没往这个方向想,结果被他这么一撺掇,就改变了研究方向给弄出来了!”

  “恩,你说的这个很有可能!”(这段对话本来应该写成两个英国底层男士的口吻,但我觉得这样写比较有喜感)

  同样的议论在英国、法国、尤其是德国的很多地方,只是大部分人对于x射线的了解并不多,而且根据个人兴趣,自然喜欢将x射线的某些特性进行夸大,于是这件事便被越传越邪乎,最初唐宁和伦琴听到的时候还解释一下,后来只要是外行就懒得解释了,而且他们现在还有一件大事让他们无心分神去关注这些琐事。

  这件大事就是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和皇后邀请他们进行御前演讲和表演(没错,其实就是德皇想看个新鲜)

  不管德皇是真心想关注一下医疗科技的最新进展,还是当他们是杂耍艺人想看个乐儿,伦琴和唐宁都必须得打起全部精神,要知道这可是皇帝大人啊!

  但有时候即便是精心准备,可如果不符合主人心意也是没用的,比如这次伦琴本来已经做好了长达三十页的演讲稿,但临行之前皇宫侍卫却告知皇帝皇后主要是想看试验表演,并友情提示如果实验过程中真的能够看清实验者身体的话,需要及时终止试验,以免有碍观瞻。

  听到这里,唐宁和伦琴顿时明白了合着皇上这也是误信了谣言,于是连忙解释道“您误会了,这个x射线透视的是身体内部,也就是可以看到骨骼,并不是透过衣物看到皮肉,所以不用有这个担心!”

  于是伦琴在进行了简短的演讲之后,便开始进行试验表演,参与实验也就是被透视的是一名宫女,只见她一脸大义凛然、牺牲小我的表情,大踏步走到实验台前。

  在底片出来之后,唐宁看了一下,然后对宫女说道“女士,刚才我们不是提醒您不要在身上携带金属物品么,可您怎么还是戴项链了呢?”

  宫女一捂本来就穿得厚厚的衣服领口,几乎就是尖叫道“你、你怎么知道的?难、难道你这个什么射线真的能看到我的身体?呜,我的清白啊!我不活了!”

  唐宁连忙解释道“您别误会,你看这底片上不都是骨骼么,其实您的这串项链也并不是直接看到,您看真实情况其实是这样的!”说着,唐宁将底片递了过去,指着上面勃颈处的一圈图像讲解道“您看在这个位置,出现这种图像,那就只能是项链了,对吧?”

  看到这里,宫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吓死我了!”

  德皇也看了一下底片,然后神色缓和的说道“看来外界的传闻果然是假的,不过这种透视的确能在医疗上面起到很大作用!”

  “谢谢皇帝陛下的理解,其实外界传闻的那种所谓能够透视衣物的射线别说现在,就算是百年之后也研制不出来!”唐宁附和道,但同时在心里吐槽,刚才差点一句皇上圣明就脱口而出了

  s说起来那会儿的欧洲皇室是真乱,威廉二世是维多利亚女皇的外孙,在英国、德国、俄国三国交战的时候,威廉是当时英王乔治五世的表哥,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表姐夫,你说都是一家人、打什么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