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重生英国当大师 > 第六十三章 穿越者?
  “什么?!克鲁斯死了!”唐宁大惊失色的问向站在对面的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点头确认道“没错,的确是死了,克斯托公爵号已经委托一艘返航的船只将他的遗物送回来了!”(当时的海员风俗,骨灰都要洒向大海!)

  “那、那他是怎么死的?也是因为海难?”唐宁追问道。

  威廉姆斯摇摇头答道“不是因为海难,这家伙是在路上的一个港口喝醉酒跟当地人打架被打死的,如果是遭遇海难的话,那么整艘船的人也就都回来了!”

  “嘶,打架啊,那看来与那个假克鲁斯是没什么关系了!”唐宁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

  “也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出事是在同一天!”威廉姆斯在一边插口道。

  “出事在同一天?这是什么意思?”唐宁不解的问道。

  “就是克鲁斯死的那天跟玛利亚号遭遇海难是同一天!”威廉姆斯解释道。

  “这么巧?!”唐宁忍不住惊呼道。

  威廉姆斯附和道“我也觉得这有点太巧了!”但随后话锋一转“可这还是解释不了这个假克鲁斯到底是谁!”

  “额,那倒也是,即便可以勉强解释成真正的克鲁斯先生死后他的灵魂附着到了这个假克鲁斯的身上,但依然解释不了这个假克鲁斯到底是谁!”唐宁苦恼的说道。

  “灵、灵魂附着?唐宁先生,您、您的这个想法实在是太疯狂了!”威廉姆斯瞠目结舌道。

  唐宁理解,对于1890年的人来说,灵魂附体这个说法实在是过于大胆,事实上即便到了2019年,如果不是饱受各种穿越小说、游戏、影视剧的熏陶的话,也不太容易接受,甚至唐宁直到自己穿到了1888年,才真正的相信了这件事

  又聊了一会儿,在威廉姆斯临走的时候,这个壮汉忽然满脸不好意思的说道“那个唐宁先生,过几天我和爱莎要办一个简单的婚礼,希望您到时候能过来!”

  “你和爱莎?啊!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放心吧,到时候我会去的!”唐宁反应了一下这才明白了威廉姆斯的意思,合着这是因为真正的克鲁斯已经死了,所以这对偷情男女打算转正了

  送走威廉姆斯之后,唐宁觉得还是应该再去会会这个假克鲁斯,可是当他赶到疯人院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假克鲁斯居然在拉小提琴,而且演奏得还不错,一帮人围在周围听他表演,不过听了一会儿之后,唐宁就不禁脸色大变!

  因为此刻假克鲁斯正在演奏的曲子他听过,但这个曲子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眼下的1890年,因为此刻假克鲁斯正在弹的居然是古天乐在《河东狮吼》里的那段传播极广的《菠菜之歌》,没错就是那首“我是一个菠菜、菜菜菜菜菜菜菜”

  于是唐宁立刻冲进人群,一把将正沉浸在演奏之中的假克鲁斯拽了起来,急促的向他问道“你、你怎么会小提琴的?还有这个曲子是怎么回事?”

  “我、我本来就会小提琴啊!”假克鲁斯不悦的反驳道。

  因为最近在调查这个离奇事件,所以唐宁对于克鲁斯的经历很是了解,而且即便他不了解,他也不会相信克鲁斯这么一个大老粗水手能会演奏小提琴,要知道这可是得从小培养而且还得是在大富之家才能有机会掌握的表演艺术,即便到了2019年,想培养一个孩子像此刻的克鲁斯这样熟练的进行小提琴演奏那都得是一大笔钱。

  于是唐宁冷笑着对假克鲁斯说道“你本来就会?好啊,那我现在就带着你去找所有认识你的人,看看克鲁斯到底会不会小提琴!”

  这个时候假克鲁斯才反应过来,也是一脸诧异的说道“对啊,我应该不会小提琴啊!”

  “那这是怎么回事?”唐宁追问道。

  假克鲁斯一脸迷茫的答道“我也不知道啊,就是刚才我听到有人在拉小提琴,忽然我也想玩,于是我就借过来拉!可这不对啊,我记忆里应该从来都没学过小提琴啊,那我怎么就突然之间就会了呢?这、这太奇怪了啊!”

  “先不说这个,我来问你另一件事,刚才你弹的这个曲子是怎么回事?你是在《泰坦尼克号》里学的还是在《河东狮吼》里学的?你还会什么曲子?《亡灵序曲》会不会?《离人愁》会不会?《最炫民族风》会不会?奇变偶不变的下一句是什么?别思考,马上告诉我!”

  这个时候唐宁才突然间想起来,这个《菠菜之歌》好像最初是《泰坦尼克号》中沉船的时候那个小提琴演奏家演奏的曲子,不过不管是《泰坦尼克号》还是《河东狮吼》,都不是1890年的产物,再结合之前这个假克鲁斯的诡异举动,唐宁脑中浮现出了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

  那就是这个假克鲁斯其实跟自己一样,都是穿越过来的,只是这家伙比较倒霉,穿过来之后没有保留住自己原有的记忆,反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接收了刚刚死去的克鲁斯的记忆,于是便自认为自己是克鲁斯庞齐!

  好在很多技艺并不是你想忘就能忘的,像小提琴或者武术这种从小磨练的技艺都会形成肌肉记忆,所以在无意之中就会被唤醒,假克鲁斯的小提琴就是这种情况,说实话如果他刚才演奏的不是《菠菜之歌》自己还真就不会往这方面想,现在看来,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但假克鲁斯并不知道唐宁的意思,而且已经被唐宁给问蒙了“唐宁先生,您问的这些我都听不懂,什么是奇变偶不变啊?”

  “哎呀你还装傻,我就问你,刚才你拉的这个曲子叫什么名?”唐宁不耐烦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假克鲁斯一脸迷茫的答道。

  正当唐宁想趁热打铁继续质问的时候,忽然旁边一个人插口道“唐宁先生,这位克鲁斯先生刚才演奏的是奥芬巴赫的《地狱中的奥菲欧》选段,请问有什么问题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