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夜半阴婚 > 第073章 独闯冥宫
  我下意识的朝垃圾桶旁残留的半块镜子上望去,看见镜中,那朵冷墨寒亲手给我摹上去的曼珠沙华,此刻仿佛有生命一般,正在慢慢绽开。

  黑无常大吃一惊:“冥宫的主人……你……您……是墨寒大人的夫人?”

  这花出来的太及时了!

  我忙点了下头。

  黑白无常对视了一眼,白无常吐着长长的血舌头,低声对黑无常道:“我倒是听阴街上的画皮鬼说起过这件事……当时还以为是谣传……没想到……”

  黑无常再三确认了我眉心的红花是真的,对我作了个大揖:“方才是属下失礼了。”

  “没事,不知者不怪。”我挥手笑笑。

  黑无常又道:“若是可以的话,还请夫人为我们引见墨寒大人。属下已经三千年没见过墨寒大人了……”他的语气中,对冷墨寒的崇拜与敬佩溢于言表。

  想起冷墨寒,我的心再一次被堵住了。

  我又何尝不想见他。

  也许是我的沉默让白无常以为这个要求突兀了,他道:“要是墨寒大人不想见我们,夫人也不必为难。”

  我摇摇头,思忖了一下,道:“你们办完差就要回冥界去了吧?”

  黑白无常点头,我心中一喜:“带我一起去。”

  两只无常鬼一愣:“夫人是活人……活人进阴间……”他们很为难。

  我指了指眉心的曼珠沙华:“看见这个了么?冥宫主人的标志,我难道还不能回冥宫么?”

  白无常怕我对冥界形势不了解,特地解释道:“冥宫现在是墨渊大人一人的天下……传言两位冥王大人不合……”

  “我知道,你们带我去冥界就行,其余的不用多管。”

  本来我想借着老太太的魂魄被勾去的时候,跟在阴差后面潜入冥界。后来,发现老太太要从窗外飘出去,我跟踪不了,只能想办法把阴差引了上来。

  现在,既然跟黑白无常套了近乎,让他们带我去,是最好的法子。

  两只无常鬼为难了许久,被我威胁着要告诉冷墨寒,两只鬼才勉强同意了。

  阴差们很快就将那些魂魄登记好了。纯白的魂魄一个接着一个排队跟着,我跟着这群鬼,浩浩荡荡的走出了楼梯间。

  黑白无常的身影很飘忽,走起路来,虽然脚脚在前后动着,却更像是在飘着。

  其他阴差也一样,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回响在空档的鬼空间里。

  黑白无常制造出来的鬼空间随着我们走到哪里,便延伸到哪里。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昏暗阴冷空无一人的医院投影。

  我跟着他们走出了医院,也不知道是走了哪条路,我们来到了一条荒凉的路旁。

  白无常解释说,因为医院这种地方经常有人去世,所以阴间便在这里修了条阴阳路,方便接引阴灵去阴间审判投胎。

  一个穿着古时衙役服的阴差走入一幢茅草屋前,没一会儿他出来了,不知道从哪里摇摇晃晃开过来了两辆公交车,一辆十成新,另一辆破的不成样子。

  那辆和我上次不小心坐到的鬼巴士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是公交车车顶,挂着一个大大的灯光牌,上面有着血红的六个大字——阴差办公专用。

  黑白无常引着我上了前面那辆崭新的巴士,其他阴差又把新接引到的魂魄送入了后面那辆破巴士。

  万恶的特权阶级啊……

  所有人都上车后,车子缓缓启动。

  由于在医院里干掉那只噬魂兽的时候,我消耗了太多的力量,现在安逸下来,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

  正当我坐在车上打瞌睡的时候,车子猛然一个急刹车,差点让我撞上前面的椅背。

  抬起头来,黑白无常正如临大敌般背靠背,手中各拿着一柄挂着黑板流苏的钢鞭,谨慎的盯着窗外。

  车外时不时传来身后那辆车上的魂魄恐惧的哀嚎声,我撩起窗帘看了眼窗外,我们两辆车子居然被一大群噬魂兽围住了。

  受到破巴士里魂魄的吸引,噬魂兽们正一个接着一个朝着那里冲去,但是还没撞上车身,就在半空中被反弹回去了。

  我集中精神望着,这才发现原来巴士自带结界,把噬魂兽们隔绝在了外面。

  只是外面那么多噬魂兽,这结界恐怕也撑不了多久。

  我起身问白无常:“为什么不让车子一边开一边开结界,等进了冥界,应该有阴兵收拾这些噬魂兽吧?”

  白无常面露难色:“如果要维持结界的话,车子只能停在原地。”

  我无奈,又瞥了眼外面成群结队的噬魂兽,心中疑惑:“怎么会有这么多噬魂兽的?阴阳路上的特产么?”

  白无常摇摇头:“阴阳路一向太平,就算有不长眼想要闹事的。也不会挑阴差的车。而且,噬魂兽已经很少见了,平时一只都很难见,一下子出现这么多,实在是奇怪的很。”

  这也就是说,噬魂兽是独居怪物。

  我心中突然有了个不好的猜想,难道是有人在操纵这些噬魂兽?

  破巴士的结界上蓦然燃起一道红色的火焰,黑白无常脸色皆是一变:“红莲火!”

  那是一股不同的阴气,我顺着痕迹望去,看到一个红衣男子站在最大的那只噬魂兽头顶,正举着一团红焰。

  果然是有人在操纵这些噬魂兽!

  黑白无常也注意到了这只鬼红衣鬼,对我道:“还请夫人呆在车上,属下去去就回。”

  他们下车,对着那红衣鬼厉声喝道:“红鬼!你在干什么!”

  红鬼见是他们,一笑:“黑白无常大哥呀。没事,我就要你们带着的这一车阴灵而已。”

  “这些阴灵是我们要引去审判司进行审判的,怎么能给你!”黑无常怒斥。

  “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直接抢。”

  红鬼趾高气昂,从袖中拿出一只短笛,在唇边吹了几个几个节奏,他身边的噬魂兽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全部都嗨了起来,不要命般的朝着破公交上的结界撞去。

  终于,一声如同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身后那辆车的结界闪过一道微弱的光芒后,碎掉了。

  被车上的魂魄吸引,噬魂兽一只只冲上去,粘在车子上猛撞着车子。

  “老白,我去对付红鬼。你去保护那些阴灵!”黑无常一声令下,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分别朝着两个方向散去。

  白无常那里一条漆黑的铁链缠上一只攻击力最大的噬魂兽,将它丢出了老远。车上其他的阴差也纷纷加入战斗,一些弱小一点的噬魂兽被他们撕裂。

  黑无常也不甘落后,与红鬼打斗在一起,还伴随着他的怒骂:“红鬼!你要那些阴灵干什么!”

  “与你无关!”红鬼凌厉的回答,一脸精致的妆容,虽然妖媚,却不带娘气。

  “私吞阴灵可是犯阴条的!”黑无常又道,同时黑色的钢鞭如同闪电一般打在红鬼身上。

  红鬼闷哼一声,一团红莲火烧在黑无常身上,将黑无常逼退了好几步,他随即又引了上去。

  两只鬼还算势均力敌,甚至红鬼还挨了黑无常好几鞭子,而白无常那边,战况却不是很好。

  他虽然也很厉害,但是奈何噬魂兽数量太多,他顾及不暇那么多。

  望着被他打翻在地的好几只噬魂兽尸体,我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

  之前在医院,他们两个并不是打不过那只噬魂兽,而是在试探我!

  恐怕两只鬼早就发现了我和凌璇玑长得一样,却有着活人气息,想借着噬魂兽试探我的身手和身份。

  后来,魂魄被我从噬魂兽体内抽出,他们手中的招魂铃响了,两只鬼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我就说嘛,能够列位十大阴帅的黑白无常,怎么可能连一只只知道吃的畜生都打不过!!

  红鬼为了躲避黑无常的钢鞭,退到了我所在的巴士车前。

  他从地上爬起来,似乎是闻到了什么,鼻子在空中用力嗅了嗅,嘴角一笑,又一次拿出那只短笛,吹了另一端节奏。

  攻击破公交的噬魂兽瞬间就将矛头全部对准了我所在的车子。

  一只只噬魂兽的大头撞在结界上,红鬼见结界结实,还放了一把红莲火,覆盖了整个结界。

  地狱业火的阴冷气息传遍了车内的每一个角落,我被抽干的力量还没回复多少,此刻更是浑身难受。

  结界在熊熊烈火下呗打破,噬魂兽一只接着一只撞进了车子,看到它们那狰狞的大头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立刻逃出了车子。

  才下车,身边蓦然传来一股可怖的凉意,我幻出长剑,几乎是本能的朝阴气的源头刺去,却不料剑身侧着红鬼的身子划过,并没有伤到他多少。

  “老黑,这么好的东西,你们居然想私藏!”红鬼回头朝正要赶来的黑无常大笑着喊了一声。

  黑无常原本就凶煞的脸色更加难看:“红鬼!那不是你能招惹的!退下!”

  红鬼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抬手一个响指,我的脚下燃起一个火牢:“纯阴灵体的魂魄,我怎么能放过!”

  “红鬼放肆!”白无常一声怒骂。

  红鬼大笑,转过头来看到我的脸时,笑声戛然而止:“大人?!”

  是啊,我是你家大人!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没多想就是一剑刺了上去。

  他闪身退了好几步,打量着我紧皱眉头:“不对……你不是璇玑大人……”他的眼神又落在了我手上的长剑上,“无极玉简?姬dash;—”我拼着勉强还清醒的意识,幻出长剑朝他刺去。

  原本我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中了药,更不是。

  冷墨渊都没花什么力气,就弹开了我的剑锋。

  他的手玩味的摩挲着我的下巴,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本来只想给你喝一滴,谁想到你手快,自己抢过全喝了。”

  “滚开!”我拼命挣扎,好不容易才甩开了他的手。

  身上的热意越来越强烈,意识也开始模糊起来,我恨恨瞪着冷墨渊:“解药……把解药给我!”

  “你可是为了救我大哥,自愿喝下这媚骨生香的。怎么,现在想反悔?”冷墨渊凉凉问道。

  想起墨寒,我又迟疑了。

  冷墨渊带着笑意的欠扁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更何况。解药?本座难道不是解药么?”

  “无耻!滚!”我怒斥。

  下巴猛然被一只冰冷的手擒住,身体因为药效迫切的想要紧紧贴着这份凉意,理智却不允许我做这样的事。

  “舒服么?”冷墨渊俯身贴在我耳边,满是暧昧:“只要你求本座,本座就给你。”

  “滚!”我用尽全力推开了他,踉跄往前走了两步,脚下无力,倒在了地上。

  我挣扎着坐起来,冷墨渊走到我身旁,俯身蹲下:“都这样了,还死撑什么?”

  他的脸尽在咫尺,药效下,我的意识渐渐开始涣散,恍惚间把他错看成了冷墨寒:“墨寒……”

  我痴痴喊出他的名字,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想要抱紧他。

  他自废修为的画面闪过脑海。我一个激灵,神智又清醒了很多,看清了眼前的人是冷墨渊,不是墨寒,又立刻推开了他。

  一瞬间的刺激,让我也恢复了些许力气,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想要逃开这里。

  冷墨渊毫不费力的追上我,挡在我面前一手紧紧抱住了我。

  “你说,要是让我大哥看到,我们俩在颠鸾倒凤,他会怎么想?他应该就不会要你了吧?本座倒是不介意到时候多你这么个美貌小妾。”

  他的脸和我相隔不到一拳的距离,身上与冷墨寒相似的阴气扑面而来,总是让我情不自禁的想起墨寒,几个恍惚间,都把他错认成了墨寒。

  “滚……”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一开口,再难听的话,都带着娇喘的气息,听得我恨不得咬舌自尽。

  “你这么做……对得起墨寒……么……”我死咬着嘴唇,勉强说出这一整句话来。

  冷墨渊玩世不恭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动摇。

  随即,这丝动摇,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要是能帮我大哥摆脱你,对不对得起又有什么?我自问心无愧就好!”

  他究竟是为什么这么恨我……

  也许是为了惩罚我说错了话,冷墨渊蓦然低头,吻住了我。

  他身上冰凉的温度仿佛一道致命的诱惑,让我几乎被媚骨生香控制着的身体想要迎合上去。

  可是鼻间闻着那陌生的气息,又让我理智在沉沦于清醒见挣扎着。

  终于,趁着还有最后一丝理智,我将手边的无极玉简幻化成了一把小匕首,右手紧握刀柄,左手握住了刀刃。

  剧烈的疼痛刹那间从手掌涌遍全身,让我即将沉沦的意识再次清醒过来。

  不知道是被我用尽全力推开,还是闻到这浓烈的血腥味,冷墨渊松开了我。

  他捏住我受伤的手,皱眉:“你还记得这里是阴间吧?活人放血,还是纯阴灵体,你找死么!”

  “死……也比这样的好……”我大口呼吸着冥界浑浊的空气,疼痛和药效同时袭来,更加难受:“你……守约……救墨寒……”

  有几个闻到了血腥味的鬼鬼鬼祟祟想要过来寻找源头,冷墨渊一道威压放出去,所有鬼都知道他在这里,不敢再造次,灰溜溜的俩开了。

  他死死抓着我的手,又一眼不眨的盯着那道伤口。似乎是不怎么相信:“只是为了救我大哥?”

  我点头,意识又有模糊的趋势,咬了咬牙,我举起匕首再一次想要划出一道伤口,让自己清醒过来。

  匕首即将落下之时,却被冷墨渊抬手挡开了。

  “别以为这么说,本座就会放过你。”他暧昧的语气飘过我的脖颈,却冰冷刺骨,宛如一把悬在头顶的刀。

  (https://.ddbiquge.cc/chapter/20222_5948071.html)

chaptererror;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dbiquge.c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ddbiquge.cc<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