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灵气逼人 > 第六百八十五章 百口莫辩
  这就是态度软化下来的意思了。

  楚歌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腆着脸笑道“现在,能放我下来了么?”

  “不行。”

  食猫者板着脸,看着仍旧鼻青脸肿,头下脚上的楚歌道,“你就这么说,你有十分钟时间来说服我。”

  它用尾巴拖过来一块人类的电子表,开始倒计时。

  “十分钟未免太短了吧,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呢……好好好,我说,我这就说,你重新开始读秒行不行?”

  楚歌酝酿了一下,滔滔不绝说起来。

  他从自己接触特调局第七处开始说起,然后是深入地底,营救白夜的任务,再是无意间接触到长牙王国,认识了食猫者,不死将军和国师,以及不可思议的鼠族文明。

  接着,是天人实验室之战后,他回到地面,和乌鸦部队指挥官乌正霆中校产生的矛盾,两人理念的冲突,以及灵山市地方当局和地球联盟最高议会之间的利益纠葛问题。

  又说到国师主动在人类面前现身,并心甘情愿匍匐在人类脚下,充当人类的走狗——这倒是字面意义上的恰如其分,它的确忠心耿耿,抢着帮人类将一切脏活都干了。

  直到最后,是刚刚发生的大爆炸。

  当然,深渊巨兽的事情关系重大,楚歌还没这么冒失,一下子就说出口。

  而军方准备采用“地下终结者”,灭绝鼠族文明的事情,楚歌担心刺激到食猫者,也没敢说得太明白——当然,他怀疑食猫者早就知道了。

  “总之,整件事就是这样。”

  楚歌说得口干舌燥,一直头下脚上更是大脑充血,眼冒金星,但眼瞅着时间还剩下最后半分钟,他不敢耽误,勉强吞了口唾沫,继续道,“我的重点是,第一,国师真不是好人,哦,不是好狗,最开始利用鼠族,完全是它一个人,哦,一条狗的主意,这里真没我们人类什么事,是它从一开始就不怀好意,想要培养你们帮它去对付蛇魔和虫潮。

  “后来,也是它主动向我们人类抛出了可以用‘欺骗和奴役’的办法对付鼠族,并自告奋勇要再次深入地底,帮人类实施一切,军方才会同意。

  “我不想把人类描绘得如何天真无邪和纯洁无辜,的确,站在鼠族的角度来看,人类在整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是不怎么光彩,但还是那句话,就算人类很坏,也不能证明国师就很好,恰恰相反,国师完全有可能更坏,整件事根本是它一手策划,它把所有人和所有鼠族都当成提线木偶,操纵着我们上演了一场无比血腥的好戏!”

  “但是,为什么?”

  食猫者听得入神,皱着眉头琢磨了半天,“假设你说的是真话,国师真的居心叵测,那它一定有什么阴谋,要实现某种野心——可现在,国师已经死了啊,天大的阴谋和野心,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它为什么要这样做,用自己的生命往人类身上泼脏水?”

  楚歌苦笑道“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所以,我才要你把国师的死因和死相,原原本本告诉我,我们一起思考。”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

  食猫者冷冷道,“答案很简单,不是国师往人类身上泼脏水,而是你往国师身上泼脏水,你说的都是假话,就这样。”

  “我真没有骗你。”

  楚歌奋力挣扎着,像个沙包似的在半空中一荡一荡,真诚道,“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重点,正如所有智慧生命一样,人类文明也不是铁板一块,七十亿人类,每个人都有着独立的意志,不同的思想和自由的灵魂,不错,的确存在乌正霆中校那样,信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想要冷酷无情消灭所有异族的铁血鹰派,但也有很多我这种……悲天悯人,大仁大勇,人畜无害,温柔善良,希望世界和平,大家可以携手共建美好未来的人。

  “这次深入地底找鼠族文明的机会,就是我这样的人,好不容易才从乌正霆中校那样的人手里争取过来的,若非我们冒着身败名裂,成为‘人奸’的风险,争取到这样宝贵的机会,那你们现在面对的,就不是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而是无穷无尽的‘地下终结者’啦,你这个榆木脑袋,究竟明不明白?”

  食猫者微微一怔。

  “地下终结者是什么?”它歪着脑袋,眯着眼睛,盯着楚歌。

  楚歌“呃……”

  食猫者“算了,你不用眼珠乱转想着如何编造谎言,反正我大概能猜到,总归是某种专门用来对付鼠族,极度阴险,邪恶,恐怖的杀戮兵器罢了。”

  “抱歉。”

  楚歌想了半天,颓然道,“我只能说,易地而处,换成鼠族站在人类的立场上,你们拥有科技和文明方面的优势,却面对后来者的挑战时,肯定会也研发类似的武器,做最坏打算的。”

  “不用抱歉,人类对付我们的手段,我们早就预料到了,那些我们料想不到的,国师也都告诉我们了,包括人类军队的残暴和恐怖,国师都说了。”

  食猫者道,“想听听国师是怎么说的吗?”

  楚歌微微一怔,道“国师怎么说?”

  “国师说,人类军队的飞机大炮固然可怕,但人类的阴谋诡计才是最致命的武器。”

  食猫者道,“国师说,你们人类最擅长玩红脸白脸,鸽派鹰派,神也是你,鬼也是你的把戏,反正,需要使用暴力的时候,就把军队里的铁血鹰派推到前线,任由他们施展各种丧心病狂、灭绝人性的手段;而暂时不适合施展暴力,或者暴力还没准备就绪的时候呢,就由你这样的人出面,大唱和平赞歌,展现菩萨心肠,并将所有战争责任都推卸到铁血鹰派的身上,甚至装出和铁血鹰派势不两立,发生激烈冲突的假象。

  “其实,什么鹰派鸽派,红脸白脸,无非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你们的终极目的都是永远统治世界,永远奴役所有的异族,最多在奴役的手段和细节上,有所出入而已。”

  “……”

  楚歌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乌正霆中校就站在这里,听你说这番话,这样,我就能看到,当他知道自己那点儿小心思,都被一条狗琢磨透了之后,他的表情会变得何等精彩。”

  “不用扯别人,国师还特别提到了你,人类的王牌移魂者楚歌。”食猫者盯着楚歌道。

  “我?”

  楚歌有些不好意思,谦虚道,“哎呀,其实我也不算什么王牌,初学乍练而已,国师真的提到了我,它怎么说的?”

  “当然提到了,否则你以为,我怎么会听到你如此熟悉的腔调,就生出了疑心?”

  食猫者认真道,“国师说,你是人类之中,心思缜密,诡谲叵测,阴险狡诈,扮神扮鬼的高手,最擅长装出一副天真善良,热爱和平,支持各族共存共荣的面孔,来骗取我们的信任,说不定你还会当着我们的面,揭穿人类的劣根性,又把军方的铁血鹰派狠狠批判一通,甚至装出背叛人类的立场,死心塌地投靠鼠族的模样。

  “国师说,无论你玩多少把戏,目的都是为了拖延时间,或者是‘钝刀割肉’,让我们鼠族不知不觉就陷入人类的温柔攻势,心甘情愿沦为你们的附庸和奴隶。

  “所以,国师的结论是,你这家伙表面人畜无害,一副菩萨心肠,甚至显得优柔寡断和妇人之仁,但实际上,你却是最危险的敌人,远远比人类军队那些明火执仗和鼠族开战的铁血鹰派,要危险百倍。

  “国师说,你极有可能再次深入地底,搞各种阴谋诡计,让我们一看到你就格杀勿论,对于你说的话,更是半个字都不要相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