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地狱归来 > 第441章 你又能奈我何?
  “这可由不得你,位子的事情另当别论,这比赛你还是得参加!”

  见江秋拒绝,白墨染也是变得严肃起来,他不喜欢别人当面拒绝,那样的话是对他的不尊重,他是太子,从来都只有别人听他的话,还从没有被别人拒绝过。

  一般违抗他的人都已经死了,他可不介意加后者一个!

  杀气!

  江秋的身体瞬间紧绷,看向白墨染的眼神深不见底,但仔细一看,还是有一些波动的,后者竟然对他起了杀意,以为是太子了不起吗?

  他可不怕,别说是太子了,就算是南皇来了,他照样不放在眼里!

  仔细感觉,那股杀意非常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不就是一个比赛吗?他不参加又有什么关系,非要让他也趟这趟浑水,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我不参加你又能奈我何?”

  江秋淡笑道,手中死神镰也是闪烁着光芒,像随时等待命令的士兵,叫你上就上,做事绝对不拖沓。

  “大胆,竟敢对太子殿下无礼!”

  话音落,白墨染旁边的侍卫就要向江秋冲来,手里大砍刀已经就位,违抗太子的命令不说,竟敢当众威胁太子!

  他身为太子的贴身侍卫,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理之人,真是令人气愤!

  “算了。”

  就在那侍卫冲向江秋的瞬间,白墨染却出声阻止了。

  现在可不是出手的最佳时机,当然不能让人打乱了他的计划,如果江秋没有圣器,他随随便便就能解决了后者,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后者并不像表面那般弱小。

  从后者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太子的身份并没有让后者心生忌惮,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步棋已经走了下去,那就不能半途而废。

  不尊重他没关系,等到他难道圣器的那一刻,他会让后者知道什么叫做绝望!他是南国的太子,隐忍就是他要掌握的一部分。

  “小兄弟,莫不是怕了,不敢参加?”

  化被动为主动,白墨染立刻就转变了脸色,刚才那般严肃的气势荡然无存,旋即便是轻笑说道。

  “当然不是,只是单纯的没兴趣罢了。”

  见到后者的态度后,江秋的眼神也是冷淡了下来,这么能装吗?刚才还一副要杀了他的样子,现在却转变成了这样,就那么想让她参加吗?

  不存在的,白墨染何等精明,又身为南国太子,心中的花花肠子他还不明白,看后者那垂涎欲滴的眼神,莫不是看上他手中的死神镰了吧,仔细想想,应该是了。

  不然以后者的脾气,早就撕破脸皮了,怎么可能会有笑脸相迎的场面,只是他刚才都那么说话了,后者竟然能忍,简直刷新了他的三观。

  同时又总结出了一个新的词语,不要脸。

  一方面想要他的死神镰,一方面人设又不能崩塌,这样憋着,应该挺累吧,既然累,那就多累一会儿,他看着还挺顺眼的。

  想不到死神镰还有这等用处,真让他意外啊……

  “小兄弟,如意楼的规矩不能破,你看今天这位子也坐了,争夺如意宝珠的事情是一定要做的,不然以后南国的子明该怎么看我?你放心,这如意宝珠可比你想象中要好,你就不想了解一下?”

  动之以理晓之以情,这一招白墨染经常用,而且每一次都会成功,他就不信,江秋会对这种珍贵奇宝不感兴趣!

  “哦?那就说说吧。”

  都听到这个份上了,不让白墨染演完,江秋都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笑穴,一个戏精的表演时间,不看着丝浪费啊!

  说完便是迈开了他的大爷步,一路走到了甘胖子旁边的椅子坐下,然后便是翘起了两郎腿,像个大爷一样看着白墨染表演。

  白墨染跟着江秋的动作移动,等到后者坐下,他的脸也一瞬间黑了下来,竟然让他这个太子站着,自己却安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这样的顺序好像不对吧,可恶,竟敢不把他放在眼里,正准备发飙,但转念一想,他现在必须忍,不然怎么得到后者手上的死神镰呢。

  等死神镰到手,他非要江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才好!

  “林铭,过来,说说如意灵珠的来历和用途!”

  思考再三,白墨染硬是咽不下这口气,转身便对着林铭喝到,这如意灵珠是他家,自然由他解说最好。

  说完便是走到了前面的椅子上坐下。

  林铭突然被喊,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身体竟然不自觉的颤抖起来,显然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被这么一喝,不抖才怪!

  白墨涵亲自发话,就算他再不愿意,还是得上前解说,也不知道江秋对后者下了什么药,竟然要他来解说如意宝珠。

  刚才就属他的反应最激烈,现在江秋嬴了,他要是上去,被打死了怎么办,到时候去找谁哭?

  思考再三,林铭还是硬着头皮去了,这不去不行啊,太子发话,他不去不就是不把太子放在眼里吗?

  说不定都还没有动,白墨染就把他杀了,反正横竖都是一死,只希望江秋能够手下留情吧。

  “如意灵珠……”

  林铭走上前正准备解释,江秋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来来来,林老板是吧,您之前对我误会很深呐,要不咱们聊聊?”

  说完,江秋露出了那害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那场面简直有点渗人,直接就把林铭吓跪下了,接着便是剧烈的颤抖起来,那是害怕到了极致的反应。

  “不用了,我说了就该退下了……”

  林铭声音略带一丝沙哑,在此时竟然有些不敢抬头。

  “不谈就不谈,你抖什么啊?”

  江秋看着那一脸紧张的林铭,眼中的笑意更深了,没想到后者会这么怕他,看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在后者的心里留下了点阴影啊。

  “我没抖啊,太子殿下,我没抖……”

  一说到抖,林铭的身体竟然不自觉抖动的更加厉害了,简直就像是一个蹦迪机器人一样,一上一下的特别有趣。

  “好好说话!”

  白墨染哪还有心思管林铭,肚子里憋着一口气还没地方释放了,看了一眼后者那抖动的身体,心里的怒火更加烦躁了,旋即对着后者便是大吼一声,江秋是鬼啊,那么怕他!

  “啊!”

  本以为能够得点安慰,没想到却是一声大吼,林铭本就到了崩溃的边缘,再加上这么一吼,直接就是大叫了一声,然后竟然晕了过去……

  林铭一倒下,周围的许多人都笑了,后者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以前仗着自己跟皇室有关系,到处横征暴敛的,自己都没有想过有今天吧。

  “竟然晕过去了,这可不是我干的……”

  随着林铭的身体倒下,江秋却是事先一步站了出来说道,那脸上的表情特别无辜,但是在他内心深处,已经快要笑个半死了。

  就这点胆子,还想要他的命,这不是来搞笑的是什么。

  “……”

  众人石化,已经拒绝和江秋对话。

  “哼,要不是你他会晕?”

  全体石化的时候,纳兰紫苏却是小声嘀咕了一句,那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江秋听到了,只是后者还没有拆穿他而已。

  本来就是,林铭刚才就处在崩溃的边缘,能走过来就不错了,跪下那一瞬间就已经不行了,后来还被白墨染那么一吼,换谁谁受的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江秋,后者竟然第一时间出来撇清,这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她实在忍不住了才说的。

  “很好,那你过来给我讲解吧。”

  江秋指了指纳兰紫苏,一双幽黑色的眼睛中闪烁着寒光,他现在只想说一句话,后者已经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反正现在也缺人,后来来也是一样的。

  “你!我是郡主,你叫我来讲解,休想!”

  听到江秋的话后,纳兰紫苏当即就是大叫一声,扯着那尖细的声音,在空气中发出了一阵难听的轰鸣,叫的人头疼。

  “够了,叫你去就去,废话那么多干嘛!”

  好不容易发了顿火,心里才刚刚安静下来,没想到又听到这个声音,心情一下子就变得烦躁了起来,对着纳兰紫苏便是大声吼道。

  是郡主了不起啊,他还是太子呢,还不是得忍气吞声!

  “哼……”

  被这么以后,纳兰紫苏一下子就不高兴了,可是硬生生的又被压了下去,对方是太子,反抗等于找死。

  虽说她这个郡主是南皇封的,可是跟白墨染比起来,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她就算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后者面前造次。

  纳兰紫苏娇喝一声,然后便是向江秋这边走了过来,脸上不甘的神情特别明显,远远一看,简直就是一个小怨妇一般。

  看着走进的纳兰紫苏,江秋的脸上笑意更甚。

  刚才对他不是吆五喝六的吗?

  现在呢,还不是一样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我只说一遍,你听好了,如意灵珠……”

  纳兰紫苏正准备讲解,但江秋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等一下……”

  (本章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