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影视剧里的任务 > 250【坑人反被坑】
  金大牙本是安徽人,早些年向往魔都这样的花花世界,就跟着同乡前来闯荡。

  八年下来,除了学会一些下九流的技术,就只有一口魔都话。

  至于说积蓄,他也没攒下多少,有钱就花,没钱再去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

  今年早些日子回了一趟老家,本以为装一装大城市人,能给自己长长面子。

  可是光有面子又能怎么样,当初跟他一批走出去的青年。虽然很多人混的不太好,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出类拔萃的。

  有的被拉壮丁混成了军官,腰上挎着枪吆五喝六的厉害的不行。

  有的从学徒做起,抓住机会一步一个脚印,现在已经拥有了公司,工厂,雇工都有好几十个呢!

  金大牙跟他们比起来,除了一张好嘴,也没什么了。

  他心中羡慕的不行,暗暗发誓:你们现在装逼,等着,用不了几年,老子也要做人上人,比你们厉害,你们得巴结我。

  怀着雄心壮志,他忽悠了一个傻乎乎的表兄弟金刚,二人踏上了魔都之旅。

  有雄心壮志的人很多,有能力的也很多,可是机会不多。

  他是个大手大脚的,金刚那个憨货就会吃,有没有进项来源,坐吃山空没几天,两个人就得为吃饭发愁了。

  金大牙做起了老本行——坑蒙拐骗。

  大部分时候他们的运气还是不错的。靠着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弄来了不少钱,用以维持他们的生活。

  可是有些时候,运气就差了些。上次弄了一个赌局,本来弄的好好的,几百块钱都已经到手了,足够他们浪个把月了。

  可是突然冒出一个搅局的,一个铁盘子盖下来戳穿了他们俩的把戏。

  最后,不但钞票没有到手,兄弟两个还在监狱里吃了两个月牢饭,可算是长记性了。

  金刚揉着肚子,抱怨道:“大牙哥,干完这一回,咱们能不能好好吃一顿,这段时间可把我饿瘦了,我现在就特想吃东西。”

  金大牙瞥了他一眼,训斥道:“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上次跟你说过的,叫我金哥!”

  “金哥。”金刚这个憨货脑子还是能反应过来的,可他还是揉着肚子问:“咱们什么时候吃饭呀!”

  金大牙这会正在扫视街面,评估行动的把握,听到这话随意的答道:“别废话,一会多卖力气,干完这一票,咱俩美美的吃一顿。”

  “行。”金刚点头应道,可随即一道身影进入了他的视线,他连忙拍着金大牙的手臂,指着说:“哥,那不是那天坑咱们俩的小子吗?”

  金大牙目光扫去,“嘿,还真是他。这回让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让他背包!”

  说罢,金大牙拿过手里的木盒包,将两道锁扣都拨开,迈步往饭店里走去。

  饭店里为了亮堂,宽阔的大门都是开着的。进门口的那张方桌上,坐着两个妇人正在吃饭,一个妇人的红提包就放在桌子上。

  金大牙走到妇人身后时,手里的盒子啪塔一下开了,盒子里面的麻将顿时散落满地。

  两个妇人惊讶的看着他,而他不愧是混迹江湖多年的混子,连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不好意思啊,帮忙捡一下好不啦!”

  助人为乐是传统美德,举手之劳的事情没人会拒绝。

  两个妇人蹲下帮他捡麻将,可就在此时,金刚偷偷摸摸的走了进来,抓起桌上的红提包就偷偷溜了。

  伴随着金大牙的道谢声,妇人捡了不少麻将,可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包没了。

  她顿时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大喊道:“我的包包呢,我的包包谁拿走了?”

  柜台的账房没注意,出了事才发现不对,可也帮不上什么忙。

  金大牙这时候可就站出来了,抓着妇人的胳膊,一副为她着急的模样说:“哎呦,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小瘪三,拿到你的包包好像从那里去了!”

  妇人拿起桌上的咸鱼,边追赶边喊道:“我的包包,抓小偷,抓小偷了!”

  金刚跑得飞快,手上也非常灵活,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个200斤的胖子。

  追到袁鹏飞这里,把手上的提包嗖的一下扔到了他怀里,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袁鹏飞看那家伙的声音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不过乱接别人的东西可不是他的风格,他把包扔在地上,冲着前面大喊:“那个胖子,你的包掉了!”

  这时,那妇人已经追赶了过来,边追边喊:“抓贼呀,他偷我包!”

  旁边的一个行人听到那妇人的喊声,再看看地上的包,一把抓住了袁鹏飞的手腕,显然是把他当贼了。

  妇人追了上来,也一把抓住袁鹏飞的衣服,“小偷,你抢我的东西,跟我到巡捕房去!”

  周围的人都站住了脚步,围在周边看热闹,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顺便满足一下他们的精神匮乏。

  袁鹏飞可不是个好脾气,尤其是被冤枉了。他一把甩开这妇人,指着地上的包说:

  “你脑子瓦塌啦,还是进水了,看你跑的气喘吁吁的样子,想必也没少跑吧?

  哪个小偷跑了那么远的距离,还一副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站在这里等你抓!

  傻女人,小偷人家早就跑了,包扔在我这里,是为了让你停下脚步别追了。你先看看少什么东西吧!”

  周围的人恍然的点点头,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可那妇人还不依不饶,把两个正在骑自行车赶来的巡捕叫到了身边,“巡捕大哥,就是他,就是他偷我包包的!”

  袁鹏飞都无奈了。都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可事实上,遇上这种脑子一根筋的女人,是一样的麻烦。

  他指了指地上的包,“大婶,我不想跟你浪费口水,你先看看你的东西少没少吧!”

  “来,快快快,看看,东西到底少没少!”两个拿着警棍的巡捕连忙催促道。

  妇人把包好的咸鱼放在地上,翻过包一抖落,从里面掉出来几件东西。

  袁鹏飞蹲下也在扫视着,钱,钥匙什么都在,似乎也没丢什么贵重的。

  钥匙,他拿起来看了看,上面沾着些红色的东西,好像是印泥?

  有点意思!

  他问道:“有没有少东西?”

  妇人清点东西,“东西都没有少,可现在抓住你了呀,所以没有少呀!还说东西不是你偷的。”

  什么鬼逻辑?

  袁鹏飞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人了。

  他要真想干点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人抓了现行,拿着东西直接弄到储物空间里,除非神仙来了,谁能知道是他干的?

  可是这种理由不成立,他也不可能用这种方式自证清白。

  那巡捕抓着他的衣服,“哎,那就跟我们回捕房吧!”

  袁鹏飞把那手甩开,不爽道:“别动手动脚的,想找我的麻烦,你们两个还不够格!”

  “你要拒捕?”巡捕拿起警棍,刚要动手,却对上了袁鹏飞血红的眼睛,手上的动作僵住了。

  穿上一身皮就人五人六的,还以为没人敢治他们!

  袁鹏飞威慑住了他们,冲着那妇女说:“大婶,拜托你以后把你的脑子从脚后跟里拿出来再用一用,谁是坏人谁是好人分清楚一些。

  如果你没有闲着给自己家多配好几个钥匙,那么就是有人配了钥匙在帮你搬家。”

  “什么意思,有人帮我搬家?”夫人搞不清楚状况,还问道。

  两个巡捕被震慑不敢说话,袁鹏飞便冲他们说道:“你们多叫几个人,跟着妇人去家里,有闯空门的帮她搬家呢!”

  说罢,他伸了个懒腰,施施然的继续往他的目的地走。

  周围的人都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也不敢阻拦。眼瞅着人影都没了,两个巡捕才回过神来,在那个大婶哭喊下,给巡捕房打个电话叫人。

  现在,他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然回去可不好交代。

  金大牙此刻还真的在搬家,帮那妇人搬家。

  金刚充当苦力,不断的把家中的东西搬上三轮车。

  三轮车的车夫正在和金大牙讨价还价,“大哥,你看你这么多东西,六个洋钱有点少,你到底要搬到哪里,远不远啊?”

  金大牙接过金刚递来的箱子摞上去,冲着车夫说:“远近都是六个洋钱,不要啰嗦!”

  受战乱影响,租界里进进出出,不断的有人搬来搬走。所以他们的搬家根本没有引起邻居的注意。

  金大牙心中已经开始盘算,这一车的东西能卖多少钱?怎么说也得几百块了。

  金刚把哪来的炉子和水壶卡在车座后面,金大牙颇为无语的问:“这个东西也搬出来?”

  “炉子水壶能卖好几块了,够我美美的吃两顿了。”金刚很自然的说道。

  他的事务衡量标准就是吃饭,几块钱能弄几个好菜,他口水都快抑制不住了。

  金大牙叹了一口气,对他这兄弟的爱好,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东西都搬完了吗?”

  “差不多都搬完了,咱们该撤了。”

  金大牙点了点头,看着车夫正准备说话,突然看到了巡捕的身影,而且还是好几个。

  他下意识的产生了警觉之心,“完了。”

  金刚还不知道,附和道:“对,已经完了,可以走了。”

  金大牙的脑海中就在那么短短的几秒钟内,立刻浮现了解决的办法。

  他往后退了两步,冲着金刚说:“金刚,你吃点亏啊,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没有事情才好帮你出来。”

  说罢,他一把抓过车夫,躲进了另一条巷子中。只留下了糊里糊涂的金刚。

  五个巡捕循着地址找了过来,正巧看到了站在车边的金刚,领头的巡长笑道:“搬家是吧?”

  金刚憨厚,但不代表他傻。转身便跑,遇上巡捕,傻子才不跑呢!

  眼看着巡捕都追人走了,金大牙拿下了捂着车夫嘴巴的手,“明天自己到巡捕房领车去!”

  车夫也不是傻子,当即回道:“不是搬家,是闯空门偷东西啊!”

  “我没见过你,你也不认识我,知道吧!要是乱说的话,你就同刚才那个是同伙,说也说不清楚的。”金大牙威胁的话是一套又一套的。

  车夫还有些不死心,车扣了,他今天还没挣到钱呀!

  他喊住了金大牙:“喂,做人要讲点道理,你车钱还没给呢!”

  “你看我像是讲道理的人吗?”金大牙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得意得撂下一句话走了。

  出卖兄弟,他不是第一回了。

  可怜的金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又得去大牢里呆一段时间了。也不知道他最信任的大哥金大牙,会什么时候捞他。”

  袁鹏飞早就把这事撂到脑后了,此刻他真有些头疼。

  怎么又遇到这个女人呢?

  赵丽看着他和房东谈好房子,便开始追问:“哎,你是从别处搬来的吗,以前住哪儿呀,现在干什么工作呀?”

  简直烦不胜烦。

  为了以绝后患,袁鹏飞毒舌道:“拜托,赵小姐如果闲来无事的话,可以多看看书培养一下你的气质,整天八卦这些事情,那就容易成八婆,小心嫁不出去的。”

  赵丽听了他的话后勃然变色,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她开了一家书店,怎么可能缺书看?

  把闲人打发走了,袁鹏飞看着这不大的两间屋子,心中正在做着规划。

  这里将是他的一个暗窟,自然是低调点比较好。前面临街的门脸,做个小生意,比如说茶庄,他来了以后可以喝个茶陶冶情操,休闲一下。

  店里雇个掌柜和学徒,不求能赚多少钱,别赔钱就行。

  后面的屋子,自然就是他的藏身之地。他也算有一个能安稳睡觉的地方。

  不过,付完了租金,再采购一些商品,他手上也余不下几个钱了。

  虽然军统也算是很大方的,对于他们这些人的薪水从不克扣,立了功劳还有奖金。

  可是就指望那点钱,那绝对不靠谱。未来物价会飞涨,就是省吃俭用,也会过得紧紧巴巴。

  有好日子过谁愿意过穷日子,以他那种大手大脚的花法,迟早会饿死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