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大宁国师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终于来了
  中年男子面色大变,仅仅片刻他眼睛便红了!

  “老先生真乃神人也!在下的确膝下无子。”

  董策心里一乐,他不过是忽悠而已,即便此人有儿子,他一句白发人送黑发人也能应付,倘若中年男子怕了,自然会吐露更多,若是恼羞成怒甩袖离开,也不能说他算不准,只是对方已无心再算。

  于是乎,中年男子便絮絮叨叨的讲述他的情况,而董策则时不时猜测几句,他说得方式也简单,好的坏的都有,而人这就是怎样,心情糟糕时都容易往坏处想,心情好了那自然不把坏事当成事,这个中年男子被董策几句话,忽悠得云里雾里,大叹遇到神人了!

  “说来惭愧,老先生如此能耐,即便我不说您也能算出来,来唠叨您如此久,实乃不该啊!”中年男子惭愧道。

  “非也,算天折寿,算人引祸,老夫若冒然算他人命运,一带得知他命中劫难,我是救呢?还是不救?不救于心不忍,救了便是泄露天机,会遭天谴,轻则少活三五年,重则直接遭雷劈啊!”这番话董策说得宛如事不关己,言罢一抚长须,接着道:“故此,老夫是能不算,则不算,况且,对于苦主来说,能吐露心事也是一种发泄,否则长积于心,会集聚成疾的,就如阁下这般,最近时不时茶不思饭不想,一次安稳觉也睡不好啊!”

  “没错!”中年男子大为佩服的连连点头,道:“说出来的确舒服了许多,但不知老先生可有办法破解我无后之命啊?”

  董策沉默了。不是他不会忽悠,而是说了这么多。也敢到进账的时候了!

  中年男子看到眼前老者双眼一闭,不再言语。顿时便明白了什么,赶紧掏出一锭银两放到案上。

  董策这才睁开眼睛,伸手往银子上一掠而过,片刻银子便如凭空消失般,看得中年男子暗暗咋舌。

  董策这才又开始忽悠中年男子,说来也简单,此人并非不能生育,已经有了三个女儿,不过是因为前几年忙着生意。而且在外时,从不住客栈,都是在青楼过夜,导致力不从心,又为了抱个小子,发现老婆似乎生不出,便在外金屋藏娇拼命的干,结果可想而知了!

  于是董策便教他些养身之道,多多克制。但为了更神棍些,他说话方式也不在直白,每句话都让中年男子思考许久才恍然大悟。

  待中年男子信心饱满的离开后,董策摊位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男子一走,顿时便有人上前问卦。

  董策便照旧先问事,再测字。随后一番忽悠,最后收钱再忽悠。一个上午下来,便让他赚了十八两。看得旁边几个摊主都傻眼了!

  这卦摊,要嘛不开张,一开张简直停不下来了,连董策去对面随便吃了一碗面填饱肚子回来,摊位前还是那些等候算命的人。

  “算什么?”董策看着一个青年道。

  “算姻缘,不知我和梁家小娘子有没有可能?”青年急急说完,便掏出了一锭银子。

  董策便收了钱,也不测字,直接拿起龟壳,给青年卜了一个金钱卦,他虽然根本就不懂,但青年更不懂,故此任由董策随口忽悠,不过他的话依然不无道理,主要教青年如何讨好未来老丈人,至于人家姑娘什么心思,这年头根本不需要管,只要老丈人看中了,那什么都简单了,想那曹洛蓉还不是如此,如果董策非要娶,她若不嫁,唯有私奔或者一死了之!

  “唉,看看簸箕啊,上好的簸箕啊。”卖簸箕的摊主见一旁卦摊前如此多人,忍不住就推销其他的簸箕来,可惜人家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弄得摊主郁闷不已。

  “老先生!”一位顾客刚走,便立即有位********抢先坐下来,对董策恭敬道:“听闻老先生只需掐指一算,便可探物寻人,不知可否帮妾身算出我那女儿身在何方?”

  “终于来了!”董策精神一振,他等得就是这一刻!否则岂会白白浪费如此多时间,虽然的确也能赚不少,但对他而言,那就是亏大了!

  “不知令爱生辰八字是?”董策老神在在的问道。

  “哦,这是她的诞辰,请老先生过目!”说着,妇人便将一张红纸递给董策。

  董策先是扫了便是一个青年,见其笔划了一个手势后,才低眉看着红纸上的黑子,蹙眉道:“此八字命中犯水,平常用水虽无需忌讳,但不可靠近江河湖海,否则容易遭难!”

  “哎呀,老先生说得太准了,妾身女儿就是如此啊,莫说江河湖海了,她小时候就因为淋了场雨,便病了月许时日,而且,今年初夏大水来时,家里人都忙着防水,无暇顾及她,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呜呜呜,妾身再也没见过她一眼了!也不知她是活是……”说到最后,妇人已泣不成声了!

  “可有令爱贴身之物?”董策问道。

  妇人闻言一愣,哭声也止住了,她想了想最后急忙从腰间掏出一裹丝帕,打开后递到董策面前道:“这是她小时候妾身给她买的玉佩,她十分喜爱,****佩戴,不过前几年不小心弄碎了,不知可否?”

  董策看着丝帕上的几块碎玉,不由眉头一皱,急忙掐指一算,最后长叹一声道:“不妙啊!”

  “什么!”妇人呆傻的看着董策。

  “宁可玉碎,不为瓦全,令爱看似柔弱,则是心性刚烈,若与歹人,必然宁死不屈啊!”

  “啊!”妇人惊得身体一倒,一屁股坐在地上,但紧接着她便慌忙坐好,无比凄苦的对董策哀求道:“老先生可否算出妾身女儿身在何处?不论……不论是死是活!”言罢,妇人急忙掏出一锭银子放到案上。

  董策却没有收钱,只是摇头一叹道:“老夫大限将至,已无法折寿为夫人算出令爱所在,不过夫人无须担心,是否能找到你女儿,就要看你能否遇到有缘人了,令爱因水而失,水往东流,这有缘人定在东方,并以水为生,夫人可差人携此碎玉,沿大江河畔一路东行,期间尽量莫要与人谈论,更不能问人可见你家女儿,待到轮折日升,缘则将近!”

  董策说完,便将那锭银子拿起,和碎玉一起放到丝帕上,将其折好,递到妇人手中,劝慰道:“这锭银子,待遇到有缘人时,送与他吧!”

  言罢,董策长身而起,对着围观的众人拱拱手道:“今日到此为止,要卜卦的明日请早!”(未完待续。)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