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看吧 > 三国之小虫成神 > 第四百七十八章:袁军内乱
  当朕写好了冤枉焦触的字条之后,便从张南的武器架上找了一把跟鸣鸿刀差不多的钢刀,然后照着原样又从张南的喉咙里插进去了一次,让钢刀上沾满了鲜血。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此时朕给香云塔娜招呼了一声,就又从帐篷后面的那个破洞溜了出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朕和香云塔娜一路有惊无险的出了张南的军营,又再次潜入进了焦触的营区。这焦触的军营跟朕所预料的差不多,无论从岗哨的设置,还是巡逻的士兵上来看,都比张南的营区粗疏了不少。朕和香云塔娜没费多少功夫,就一路来到了焦触的帐篷之外。

  这时朕看到焦触的帐内已经熄灯,从里面还传出了阵阵鼾声,就知道他应该是已经睡着了,朕这次并没有再割开焦触的帐篷,而是顺着焦触帐篷下面的缝隙,就把那柄带血的钢刀塞入了焦触的帐之中。随后朕就对着香云塔娜微微一笑,又再次往军营外溜去。

  深夜,当朕和香云塔娜再次回到轲比能部落的时候,只听得袁绍那两万骑兵的营地中仍然一切如常,就像根本没有外人去杀了他们的一员主将一样。这时朕不由得一笑,心想这些袁绍的大头兵也够粗疏的,他们的一员主将死了这么长的时间,竟然都没有一个发现的。要是照这种情况看来,他们至少得等到明天的早晨,才能够发现张南已经死了呢。

  当想到这里的时候,朕就微微打了个哈欠,然后躺倒在了被褥之上。而香云塔娜也乖巧地依偎在了朕的身边,陪着朕一同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就在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的时候,只听得南面袁军的军营中一片喧嚣,中间还夹杂着零星武器碰撞的声音。此时朕不由得和香云塔娜对视一笑,心想那些张南的士兵终于发现他们的主将死了,而这时应该是他们已经去找焦触理论去了吧!

  “大哥!我是轲比能,我能进来吗?”此时轲比能的声音也从帐外传来。

  “呵呵,进来吧,我的兄弟!”朕道。

  “大哥,出大事了!”轲比能一进来就急匆匆的道:“今天早晨我发现袁绍的两万骑兵在紧急集结,就连忙召集了部落的战士防备。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袁绍的士兵似乎不是要攻打咱们部落,而是内讧起来了。刚才我从远处的地方看到,他们的军营里已经动刀子了,应该是死了好几个人了!”

  “哦,才死了几个人啊?看来我真是高估这些袁军士兵的血性了!”朕不由得摇了摇头,道:“照这么看来的话,他们也就是打闹一番了。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还得是咱们自己人!”

  “什么?大哥,那袁绍兵营的内讧,原来是你制造的吗?这么来,昨夜……”这轲比能的脑子转得不慢,朕刚刚了两句,他就料到是朕动了手脚。

  “只不过是略施计而已,没什么的!”此时朕笑了笑,道:“走吧!咱们先去看一看袁绍军队的情况,然后再决定怎么处理!”

  “好的,大哥你跟我来!”轲比能道。

  片刻之后,朕就与轲比能、香云塔娜等人来到了距离袁绍军营一二里的地方。由于这次是来悄悄观察袁军情况的,朕也不想引起袁军士卒的注意,于是就穿了一身普通的鲜卑族皮袍,甚至连马匹都骑的是一匹普通的鲜卑战马。这大草原上一马平川,并没有什么太好的观察,朕和轲比能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鼓起的山包,才大体看清了袁军营地内的情况。

  现在袁军的营地中已经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股部队,其中一股在一个粗壮将领的带领下,态度十分嚣张。朕已经远远的看到,这个带队的将领就是焦触。而另外一股则有几个校尉服饰的人领头,但看他们的气势就比焦触差得远了。只见他们虽然在大声呼喊着什么,但都没敢接近焦触的身边,显然是没有胆量拔刀相向了。

  当看到这里的时候,朕不由得摇了摇头,心想现在焦触已经把张南的部下给镇住了,他们两支部队发生火拼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看来这次不能指望袁军的内部狗咬狗了。这时朕就扭头对轲比能道:“轲比能,咱们的羯人部队训练好多少了?能够骑马上阵厮杀有几千人?”

  “大哥,最多只有三千羯人能够杀敌!”轲比能附在朕的耳边道:“其他的羯人也就是骑骑马、装装样子,但要是动手打仗的话,可能还不如咱们的女人有战斗力呢!”

  “这已经很不错了!”朕了头,道:“咱们从阴山回来的时间并不长,你能从这些羯人中训练出三千人来,已经难能可贵了!这样吧,咱们先不要打扰这些袁绍的士兵吵架,等到他们真要拔寨离开的时候,再去攻击他们。你派几个机灵的族人盯着他们,只要他们有所异动,就随时给我汇报!”

  “是的,大哥!”轲比能答应了一声,就去安排人手监视了。

  这时朕又看了一眼袁军营中的情况,虽然张南的那几个校尉仍然在声嘶力竭的叫喊,但焦触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那几个校尉也是拿焦触没有办法。朕不由得又摇了摇头,就一夹马腹,重新向轲比能的部落奔驰而去。

  在回到轲比能的部落之后,朕就去羯人的营地中转了一圈。发现果然像轲比能所的那样,能够上马征战的羯人只有三成,而其他的羯人还在恢复健康的阶段。只不过这些羯人基本都是青壮男性,假如突然出现在袁绍军面前的话,还是能够吓唬他们一下的。这时朕就找来了专门负责羯人部队的苴罗侯,让他给所有的羯人发下武器,只要是能够骑马走两步的,就准备去袁军的阵前晃荡两圈。

  当天下午,轲比能又来给朕道,袁绍军的一万骑兵拔寨向西移动了两里地,而另外一万骑兵和那些辎重部队则没有移动。朕略微一想就知道,应该是张南那一万军马和焦触分营了。

  本来轲比能还想着趁着他们两军分开的时候,先连夜吃掉张南的一万军马呢,但是朕给轲比能,袁绍军有营地的驻守,对鲜卑战士十分不利,真要攻打起来的话,必定损失严重!而且现在部族内能够征战的士兵不多,还是等他们真的行军回撤的时候,再在草原上和他们开战吧!而当轲比能问朕,他们会在什么时间撤退的时候,朕则微微一笑道:“最迟明天中午,他们就一定会拔寨南撤!”

  第二天上午,果然像朕所预料的一样,张南那一万骑兵在几个校尉的带领下,开始把帐篷、物资装上车辆,已经准备回幽州了。这时朕命令轲比能部落的所有战士紧急集合,一共凑出了八百名鲜卑战士、三千多名羯人战士,还有五千名装样子的羯人骑兵。

  而在部落中的所有人整装待发之后,袁绍军营的情况也传了过来。现在张南那一万骑兵已经开始行进,而焦触那些部队因为行动较晚,仍然在不断集结之中。此时朕听到了这种情况就当即下令,让成律归带领五千名没有战斗力的羯人,堵住焦触南归的道路,不求战斗,只要先把焦触吓唬住不动就行了。而剩余的所有部队,则由朕、轲比能、香云塔娜、苴罗侯分头带领,每人率领两百名鲜卑战士、八百名羯人战士,准备分四面围攻张南的所属部队,剿杀所有这一万袁绍骑兵。

  此时,朕看到轲比能部落的所有人集结完毕,而成律归已经先带着五千羯人出营了,就骑在马上大声呼喊道:“鲜卑族的战士们、乌丸族的战士们、高句丽的战士们、汉族的战士们!你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曾经受过匈奴人的凌辱,被他们当做了奴隶,被叫着羯人的名字,但是今天你们已经不同了!今天你们将再次骑马征战,用手中的长枪赢得自己的尊严!现在我就以东鲜卑单于的名义,发布第一条单于令!凡是今天能够杀掉一名袁军骑兵的战士,就从此摆脱羯人的身份!从此成为轲比能部落中的一名族人!”

  这时朕“咔啷”一声拔出了鸣鸿刀,冲着所有的羯人战士纵声狂喊:“现在你们翻身的时机已经到了,用一个袁军骑兵的头颅,换回你们的荣誉和尊严!从今天起,做一名勇敢的草原战士!”

  “杀光袁绍军!”轲比能紧跟着就高声喊了起来。

  “杀光袁绍军!做草原战士!”羯人们也嘶声喊了起来。

  “呜呜~”轲比能族内的号角之声已经响起,无论是鲜卑族的战士,还是羯人的战士们,都像是群狼一样涌出了部落,西面八方的向张南那一万名骑兵包抄而去。而就在鲜卑战士纵马驰骋的时候,“龙胆所向,有死无生”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包括轲比能在内的几名鲜卑人都开启了“龙胆”属性。当轲比能和数名鲜卑战士开启了“龙胆”之后,就连那三千多名羯人战士都受到了感染,顿时变得狂放豪迈起来,开始呼喊着各族的语言,向着张南那一万名骑兵杀了过去。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